以我的親身經歷揭穿中央電視台的焦點謊談


【明慧網2003年7月29日】昨晚看了焦點訪談「殺害拾荒者」嫁禍法輪功一案,我想任何一個人都很清楚,這無疑又是在給迫害法輪功找藉口。試問:那麼多為法輪功上訪者,為甚麼沒有一個被請到電視台單獨採訪,詳談認為法輪功好的原因?為甚麼無數受益者被打、被關、被判刑、被罰款,就是不讓說出各自受益的經歷?有的甚至被強迫送進精神病院,把已煉法輪功後日益健康的身體又摧殘得精神分裂、家破人亡。那麼多事實電視台不錄用,偏偏隔一段時間就製造個栽贓案說法輪功如何不好,這豈不太牽強了嗎?試問:無數手無寸鐵的法輪功修煉者面對惡警的暴打、關押,都能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這與「不真、不善、不忍」的殺人犯有多大的天壤之別?難道他一句莫名奇妙的「反修」就把別人都否了?!他已經「不真、不善、不忍」了,連「煉功人不能殺生」(出自《轉法輪》)這個最基本的修煉原則都不懂、不能遵守的人能是大法修煉者嗎?

下面以我自己的親身經歷跟大家講一講。我從小身瘦體弱,頭髮稀少,打針吃藥是家常便飯,用母親的話說,「兩天不感冒,三天早早的」(上醫院排隊)。別人打了針發燒就退,我是越打針越重,竟然發展成肺炎。上了學,手腳開始一層層脫皮,先是起水皰,接著水皰破了皮又裂開,奇癢痛難忍,只能看著出血卻百藥無效。我從小還有一個最可怕的病──便秘,其嚴重程度真是讓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每到那時,我都在想,「讓我用甚麼換一時的健康我都幹,別這麼折磨我了!」當雙腿蹲得麻木無知覺,全身痛苦不堪時,我真想:「要死快點死吧,我受不了了。」媽媽為我又心疼又無奈,只好幫我摳,每次都是摳出很多血,痛苦至極!記得一次大年三十的下午,看著別人過年看電視時高興得哈哈大笑,而我卻躲在廁所裏倍受煎熬,別人過年,我過生死關,哎,那滋味只恨自己以前做過甚麼孽,遭這份苦罪!上師範學校後,又患上了胃病,越來越重,又是甚麼藥都不好使,母親背著我來回走,想分散我痛苦時的注意力,我知道我愧對父母愧對家人……親戚看到父母親在我身上費了那麼多心,就叫我「小多」。參加工作後,一次剛進辦公室就虛脫了,像馬上要死的樣子,同事趕緊給我家人打電話,媽媽五十歲的身體背著二十多歲的我,我又不省人事,多虧同事找來車把我送進醫院找急診……

我父母信佛,又練各形各類的氣功,曾聽別人說過誹謗大法的話,但單位裏修法輪大法的人給我的印象卻完全相反。每次分菜分東西,當別人為拿大的多的那份爭得面紅耳赤時,她們都坦然地解了圍:「我家也吃不了那麼多,那我要這份吧!」說著,拿起別人挑剩的小的壞的那份。我很欽佩她們,覺得她們人好,後來又知道她們原來身體很不好,有的甚至肝部長過瘤,有的曾常年手腳冰涼,過夜如年。煉了法輪功後,不但身體健康,走路輕盈,而且工作質量很高。冬天都可以在辦公室把腳放在鞋幫上涼快涼快。那時我好羨慕,因為我從來沒體驗過身體這麼好的感覺。別的教師要每天對學生發頓脾氣,包括我在內,有時打罵也難治服學生。可我真敬佩煉法輪功的同事,她每天從不對學生挖苦、諷刺,常面帶笑容,工作輕鬆愉快,學生尊敬她,喜歡她,她班的紀律常受校長表揚,真讓我羨慕!常私下想:「甚麼時候,我也能學會‘不打罵學生就出成績、出效率’這一招?」

九九年七二零過後,我的兩位好同事為說句「法輪大法好」這句良心話,去了北京讓所有人了解事實,回來後被無理剝奪了工作的權利。當她們班的學生被分到別的班後,他們很為自己昔日裏慈母般恩師抱不平,寫作文寫從前那位老師怎麼對他們關心得無微不至,平時別人一說他們老師壞話,孩子們就像被說到自己媽媽一樣,感到剜心地難過。有一個分到我班的學生就是不寫作業,說甚麼時候還讓那位好老師教甚麼時候就寫。我被孩子這顆真摯純潔的心打動了。當看到數學老師狠狠地打這位學生的時候,我的心痛極了!這怎能怪孩子!難道他的話不是真話嗎?難道他的老師去北京說的良心話不是真話嗎?說真話的人卻要被迫害,這是甚麼世道啊!當時的我多想對這個孩子說:「孩子,你知道嗎?我也是和你的老師一樣,也是一位修煉大法的人啊!」

其實,我已在七.二零之前得法了,只是別人還不知道。現在因為我的心很堅定,父母也漸漸認可了,只是怕心使他們常叮囑我要注意安全。回想起當第一次翻開《轉法輪》時,《論語》中第一句「‘佛法’是最精深的,……」就深深吸引了我,想起小時候,常聽別人講的修煉的故事,我很平靜地看了下去。並沒想過通過看這本書會得到甚麼,只覺得這本書很好,但沒想到隨著看書漸漸提高了心性,提高了道德標準,身體竟很自然地好了。以前胃病重,剛吃幾口飯胃就又酸又脹,現在竟像肚子裏沒底一樣,吃多少都不再有胃疼的感覺。同事問我:「你給上帝送了多少禮?那麼能吃體形還那麼好?我們減肥又要針灸又要挨餓,還瘦不下去。」因為煉法輪功,我的皮膚也細嫩得讓以前的自己做夢都不敢想,以前一年兩次的手腳裂皮、出血、癢痛難忍的滋味,現在都和我永別了。二十六歲的我,別人常認為是剛畢業的中學生。我曾消過兩次業,連拉帶吐,師父把不好的東西就這麼給我清理出去了。

這麼好的師父,這麼好的大法,讓包括我在內的無數生命受益無窮!我要告訴身邊的親朋好友、甚至不認識的兄弟姐妹、天下所有的人們,法輪大法真的是正法!是最正的!如果江氏邪惡政治集團不造謠、不誣陷,他根本找不到迫害的藉口。如果沒有這場迫害,會使更多的人受益無窮。我親眼見過母親練附體功後被附體的樣子,很讓父親擔心,但又沒辦法。自從我修煉後再沒有出現類似現象。我知道這正是一人煉法輪功,全家受益啊!但因練假氣功時間較長,母親至今身體虛弱,2000年做了子宮大手術,那時父親也剛做完大手術不久,他們的身體客觀上與我形成明顯對比。以前我是全家最擔心的病簍子,現在竟成了眾人可望不可及的唯一的健康人!

偉大的師父為了救度我們,卻被誣陷,被蒙受不白之冤!作為弟子,我必須站出來為師父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被江氏邪惡政治集團打死人數還在增多,寫到這我的心在流血,任何一個人性尚存的人都不忍心!他們是用自己的生命為無數受謊言欺騙的人們的未來負責,讓大家明白真相,選一條光明之路。讓我們珍惜這份萬古機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