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人談電視劇《生命無罪》顛倒黑白

我所經歷的北京新安勞教所的真實情況


【明慧網2003年7月27日】當看到同修寫的文章電視劇《生命無罪》顛倒黑白──北京女子勞教所的真實生活 後,我被震動了,特別是驚聞有電視台放映以北京女子勞教所為背景的電視劇《生命無罪》來誣蔑法輪功、粉飾勞教所惡警摧殘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行,我流淚了──

親身經歷了在北京朝陽看守所、北京勞教所調遣處、北京新安勞教所的一切的我,要把親眼目睹、親身經歷的許多掩人耳目的事情揭露出來。同修所講的那四方面的情況我是親身經歷過的,真實情況確實如此,在此我只是補充我所知道的另外的情況。

關於我個人的一些背景情況

我1996年得法修煉法輪大法,1998年12月隨丈夫工作來到法國,1999年12月底回國,想借探望父母的機會去天安門護法證實大法。2000年春節因去天安門證實法,被強制關在北京天安門派出所(當時被抓的法輪大法學員至少有2千多人),又連夜把我們轉送北京十三處,後又把我送到北京朝陽看守所被無故關押1個月,被單位擔保才被釋放。2000年9月底我們有幾個功友去同修家交流,因警察無故要搜同修的家,同修不讓其進門搜查房間而被兩個保安24小時守在家門口,樓下有便衣警察和一輛麵包車守在樓門口,只要出門就會被抓,這樣持續大約4-5天,後來我們因不想被警察看住衝下樓,我被抓,送北京朝陽看守所被無故關押近1個月。

2000年11月23日北京八寶山派出所姓魏的警察到我家,騙我說北京朝陽公安分局要找我了解情況,在八寶山派出所等我,說也就20分鐘一會就回來了,沒想到北京朝陽呼家樓派出所姓郭的警察把我騙進北京朝陽看守所,被勞教1年,在北京新安勞教所第三大隊,勞教期間因人心不去而邪悟走向大法反面,2001年11月26日釋放。2003年3月20日辦理學生簽證來到法國學習。

來到法國後,脫離了那個邪惡的環境我逐漸清醒過來,主動又找到功友,重新走向修煉法輪大法的路。是師父的慈悲給了洗清自己講清真象揭露邪惡的機會。我是在這場邪惡迫害中的見證人,我有責任去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講清真象揭露邪惡救眾生。我會不斷地把我所切身經歷的一切迫害原原本本講出來。

新安勞教所和團河製造的迷惑

我是2001年11月底期滿離開北京新安勞教所的,當時我在裏面時就聽說要搬遷到新建成的北京女子勞教所。為了讓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據說江澤民和610讓國家花費了非常大的投資。所指的北京女子勞教所宿舍樓像童話中的宮殿,大院子種滿了美麗的花草,但這一切都不能掩蓋其比監獄還要殘酷的對大法弟子的迫害真象。確實如此,我所在的北京新安勞教所當時也是如此。

還有北京團河勞教所,據我認識的學員親身經歷,都是用那種看似寬鬆的優美的環境來殘酷迫害從精神上麻痺大法弟子。比如為了「轉化」法輪功學員專門投入大量資金裝修了勞教所──像花園一樣,還在院牆上畫滿壁畫,撤掉宿舍樓房門窗的鐵柵欄電網,撤掉房間中的監控器,每個房間養花,每人養一條金魚,每個房間有電視,食堂的飯菜改善每天有變化,有娛樂活動唱歌跳舞及各種文藝競賽等手段,就連吃飯前都要唱首「改造歌曲」。總之,這些被用來在北京裝門面的勞教所,都是靠塗抹出一種歡樂的假象來麻痺大法弟子的思想。

各個隊普遍在向大法弟子灌輸欺世謊言,宣傳灌輸甚麼「政府對法輪功的政策是教育、感化、挽救」,「勞教所是一所特殊的學校不是監獄」,「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只是思想問題,需要改造轉化思想」等謊言,這些都是混淆黑白、正邪、用來迷惑法輪功學員、進行強制洗腦的手段。目的是讓法輪功學員在被剝奪人身自由的情況下,接受從方方面面不斷而來的軟硬兼施,在不知不覺中接受洗腦、放棄修煉。

邪惡的目的就是利用這粉飾包裝的假象、偽裝起來以欺騙的手段掩蓋其真正殘酷迫害大法弟子的實質、迷惑大法弟子,特別是對於有這方面執著的人,就會被邪惡利用了人的思想(這也是它們所謂的攻心術的一種),就利用這一點人為地製造假象,從心理上讓一些學法不深的大法學員那個還沒有去掉的變異了的人的思想觀念形成一種很大的心理反差,而這種看似平淡合理的欺騙手段實質是用了最卑劣、最邪惡的手段製造假象來迷惑被剝奪人身自由的學員,對他/她們進行一系列的迫害與強制洗腦。

由於從精神上麻痺了,又因我們不能站在法上認識面對的魔難,本身的執著更看不清真象,所以大部份被洗腦的學員,其中一個原因也是被粉飾的假象和欺世的謊言迷惑。因為修煉是嚴肅的,如果不能站在大法的基點上來認識發生在身邊的事情,就會被假象迷惑走入人的變異的思想觀念之中被邪惡利用,致使在不知不覺中被洗腦,這種從精神上入手的摧殘致使許多人直到走出勞教所的大門後,還不能明白邪惡迫害的本質是──從根本上摧殘人的正念正信,讓人脫離大法,讓人自己走一條毀滅的路。對修煉的人來說,如果被物質世界的假象迷惑,後果是很可怕的。

如果用看到的假象的那雙眼睛去看待邪惡的迫害時就不會識破其真正面目,而且還會站在邪惡的一邊為邪惡說話掩蓋其迫害的真象,這也是為甚麼很多從勞教所出來的被洗腦的人對別人說「勞教所裏邊挺好」的一個原因,這也是邪惡想要達到的目的,從根本上起到了毀滅眾生的目的。

造假欺騙浮誇早已成了××黨的偽善理論的體系不可分割的核心內容,他們向來以「謊言重複十遍就成為真理」的流氓手段宣傳灌輸迷惑愚弄中國人民。××黨政府的腐敗習氣和欺騙手段的流氓行徑也同樣欺騙著全世界人民。為了讓人們看清真相,在真正知情的情況下做出自己的判斷,我認為自己有責任把在北京新安勞教所真實情況講出來,以正視聽。

一、欺騙國際媒體

這是我親自經歷的在北京新安勞教所的一件欺騙美國一家媒體機構的採訪的造假拍攝。據說是為了人權組織關於法輪功人員在勞教所受虐的情況而來,當時美國一家媒體機構來採訪新安勞教所(具體時間記不清了,印象中是夏天),當時美國記者拍攝了警察們專門布置好了的虛假的一切──所謂的我們娛樂生活圖書館等內容。

當時情況是警察找人專門騰出禮堂旁邊從來不用、從來沒有人去看過書的所謂圖書室。這件事是新安勞教所第三隊我所在的勞教隊參與的(新安勞教所共7個隊),警察找了幾個認為可靠又形像好的法輪功的勞教人員參加。我們是在美國記者來採訪拍攝前大約10分鐘前被警察帶到所謂的圖書館拿書坐好,等待採訪。被採訪的人×××也是按照事先警察規定的要求去說。美國記者的拍攝全是在警察用欺騙手段掩蓋真實的情況下拍攝的。美國記者拍攝完了,我們就被帶回到住所繼續勞動。

由此我們這些知情者都明白:拍攝電視劇的人也是在捏造事實,在用欺世的謊言侮辱和玩弄中國人民。

二、繁重的勞動

像同修講的一樣,警察經常違反所裏的作息時間的規定。一方面他們為了私利和社會上一些不正當的企業掛鉤,利用勞教人員廉價的勞動力做出口貿易來牟取暴利,曾經給雀巢公司做小兔子等玩具,還粘布拖鞋,強烈難聞的膠水,瀰漫整個房間(所有的活全在寢室裏做),鉤坐墊等全是出口的物品。這些要做的活每次都是大量來到,幾天內必須要交貨,每個班每個人都限時定量,他們用相互脅制的辦法讓我們快速完成勞動額,一個人做不完常常被逼迫要加班加點到深夜,根本不是正常人能承受得了的。坐在小板凳上不停的幹活,不允許走動,不允許說話。上廁所需要請求,是集體限定時間個人不能隨便去。一天下來到睡覺大家很累期盼的就是能早休息。就是這樣警察們還總會用一些偽善的冠冕堂皇的話語如:甚麼工資低,國家撥款不夠,人多為了讓你們吃好,需要自給自足等等理由欺騙、無償地壓榨我們的勞動力。

他們的手段也都是××黨的偽善理論體系的產物──欺上瞞下。要是上級突然來檢查,就趕快讓我們把活快藏起來,讓我們馬上坐好或睡覺;領導來參觀就讓我們準備好,不讓我們幹活或幹點手工活、看看電視、改善改善伙食等,製造假象掩人耳目。這種事情是經常發生的,包括勞教所要達標評選甚麼先進勞教所等都是用欺騙的手段來達到目的的,因為標準勞教所是有規定的每個房間多少人,每人應該展多少面積,都有規定。

警察們為了達到標準,就把多餘的、年齡大的、身體不好的人搬到別的地方不讓檢查團或達標團來看到,那些多餘的、年齡大的、身體不好的人是不允許出去的,有人專門從食堂帶飯回來。就是這樣用欺騙的手段來達到勞教所達標目的,因為達標評為先進是和它們的獎金掛鉤。為了一點利益就可以瞞天過海,而這一切都是在貌似美麗的謊言和欺騙下進行。

另一方面,正如同修所講的,警察採用這種非法強加的繁重勞動除了想為她們自己多榨取一些獎金外,最主要的是在這種充滿欺騙和謊言的環境中通過灌輸邪惡言論和這種疲勞戰術對大法弟子系統的洗腦,使我們無暇思考對大法的認識或背經文,在不知不覺中接受邪惡強加的迫害,以致被假象欺騙麻木了,忘記了正法時期修煉的實質,用人的思想想當然的為自己的執著找一個它可以生存的藉口,卻不能真正站在法上認清非法被關押、勞教是邪惡鎮壓迫害大法的結果。

正如師父《道法》中所說「每當魔難來時,沒有用本性的一面來認識,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麼邪魔就利用了這一點沒完沒了地干擾與破壞,使學員長期處於魔難之中。其實這是人的一面對法認識的不足所致,人為地抑制了你們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們已經修成的那部份,阻礙了他們正法。還沒修成的一面怎麼能抑制主思想、抑制已經得了法的一面呢?人為地滋養了邪魔,使其鑽了法的空子。」 這也是在魔難之中不能過關的一個原因,人為地滋養了邪魔那也是默認了承受的是邪惡對大法的破壞、對大法弟子的身心摧殘的迫害,天理不容的敗壞大法的行為。對法理解不清而迷失也是對自己生命真正意義的迷失。

三、惡劣的衛生條件

在北京(天堂河)新安勞教所也有專門的浴室,但對於我們來說去浴室洗一次澡就像一次施捨,夏天每星期在允許的情況下只是在洗漱時沖擦一下身體,冬天很少讓洗澡,而且去浴室洗全所七個隊在半天之內全都要洗完。警察們把這說成是為了我們好、「怕我們感冒」。回來後又催著大家以最短的時間把所有的衣服洗完,因為平時是不能隨便洗衣服的。

由於很少讓洗衣服,洗床單背罩有人得了疥瘡,怕傳染才讓洗被罩和曬曬被褥。每天早晚的洗漱小哨都掐著表吆喝,催促快洗漱,在規定的幾分鐘內將近20多人在十個左右的水龍頭上洗,說是甚麼軍事化管理,云云。

在這種惡劣緊張的氣氛下很多老年人(60多歲)只能每次洗一隻腳或不洗腳,有時利用洗漱時間,不洗臉不洗腳而洗洗內褲,還要偷偷掛在隱蔽的地方不讓發現。真實生活是在這種強制高壓下洗腦完全失去身體自由、精神自由讓人時刻處於精神緊張和人格喪失而扭曲的心理狀態下,任憑邪惡的擺布迫害。

正如同修所說的,這裏的緊張壓力使很多人患上了高血壓等病,警察誣蔑說是大法弟子煉功身體沒好,政府關心法輪功還給藥吃,但事實是這些人被非法關押之前基本都身體健康,而且無論在勞教所時病得多重,只要回家後恢復正常的煉功,身體馬上就好。在勞教所裏的所謂醫藥費正是勞教所對大法弟子迫害的鐵證。

有些人被徹底洗腦後完全落回到常人生活中,但是很多人在勞教所犯的病,進入社會後同樣被病痛折磨,原本因為煉法輪功獲得了身體健康而不再需要的藥罐子又被拾了回來。更可悲的是,由於洗腦後精神受到摧殘而產生的害怕、迷茫,使很多人在茫然和苦痛中無所適從。

四、越來越差的伙食

天堂河新安勞教所伙食在一些人眼裏看起來好像很好,這一方面是××黨的偽善理論策略的變化手段,其目的是達到對大法弟子進行洗腦的前奏,另一方面是因為許多大法弟子都經歷過看守所、調遣處,那些地方條件非常惡劣,與任何稍微好一些的地方都能形成很大反差。

其實在大法弟子沒有進勞教所之前這裏各方面條件都很差,伙食很差,其它罪錯的犯人都說是沾了大法弟子的光,江澤民這個流氓頭子強迫國家專門為了轉化法輪功而投資,所用的藉口說是要改善勞教所的生活條件。

許多大法弟子都經歷過看守所、調遣處。那些地方條件非常惡劣,吃的是窩窩頭和帶有泥渣的菜湯。還因為中國有許多地方的人生活水平很差,來到勞教所後,這裏的生活條件比她們家裏還要好,對於來到勞教所能吃到在家很少能看到肉、菜裏也很少放油的菜,就已經滿足了,從心理上感到了溫暖,覺得在這裏除了沒有人身自由和精神自由外過得比她家裏還舒服,甚至有些人都不願意走了,這也是許多被洗腦的人出去後說「這裏邊挺好」的一個因素!

這一切都是邪惡的假善手段洗腦的戰略,灌輸和強加於人的是不分對錯善惡的謊言和欺騙,人們沒有了正念也不會去在意事情的真假,作為剛開始不久或者學法不深的法輪功學員更忘記了自己是個修煉的人以及為甚麼被無故強制關押!

即使食堂黑板的菜單上寫的和真正做出來的菜有很大差距,大家也麻木了,也覺得它的存在是正常的,從這些不正常的思想表現和不正常的事情都可以看出被迫害洗腦後人們扭曲麻木的心靈,××黨幾十年來的發家史就是以謊言和欺騙發跡的流氓史,整人的手段和方法是貫穿在它的整個過程中。

變相榨取大法弟子的錢財,一是由於伙食不好和急需的日用品,大家不得不買新安勞教所小賣部的東西,很多都是假冒偽劣產品,價格比外面要貴一半;這樣即使是生活最困難的人也不得不買些勞教所的鹹菜等日用品。二是以開設電腦學習班為由斂取大法弟子的錢財,藉口是為了回歸社會有一技之長,學完後頒發證書,實際上警察看到誰的家人送的錢多就給報名上電腦學習班,學費每人100多元,但實際上因為要幹活沒有上過幾次課,也沒有證書。勞教所通過這種方式聚斂錢財,加重她們家庭的負擔。這可能也是江澤民和它那個610「經濟搞垮」政策的實踐吧。──很多大法弟子本來在社會上都是有工作的,是被剝奪了工作非法關押在這裏,根本不需要在被強制的條件下在勞教所裏上甚麼名不符實的電腦課!

五、殘酷的「挽救」

我是被迫害洗腦親自經歷並參與新安勞教所如何對待法輪功學員的真實情況,當時我在第三隊,隊長焦學先副隊長槐春紅,警察霍某某杜某某電話0086-10-60278899轉5301(三隊)。

一隊、三隊、五隊和七隊普遍採用「熬鷹」的刑罰剝奪睡眠。剛被綁架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只要不妥協就休想睡覺。我是這樣經歷的,我當時所在的三隊是不轉化不讓她們進入寢室,多少天一直待在大廳、筒道或水房裏。正如同修所說的事實如此(相同的我也不再重複),再不放棄信仰,就罰蹲、罰站、罰飛,或讓被洗腦的邪惡幫教打她們;還不妥協就讓吸毒或賣淫的犯人毆打,犯人們打人很黑,都往要害部位打。最後惡警就把堅定不屈的大法弟子送進集訓隊(籠子)。

2001年10月份,三隊隊長讓吸毒人員和邪悟者多人一起連夜整一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張亦潔(國家經貿部的一位處長,是610頭子李嵐清親自點名勞教1年半),把她的眼睛打得烏青,她所承受的是非人的折磨。之後因三隊隊長怕出事,又改換措,施軟硬兼施等等手段用盡都不能改變她的信仰,令三隊隊長頭疼。一般情況下臨出所時,邪惡都不會放過被洗腦和邪悟的人,讓她們不停地做洗腦工作,用這種被洗腦而走入邪悟的人去整堅定的大法弟子,其邪惡目的是讓這些人徹底毀掉的同時自相殘殺,從這些表現中都可以看到××黨的偽善策略、整人的手段和方法是多麼卑劣。

由於我的當時的邪悟,邪惡又利用讓我來迫害法輪功學員張亦潔(對於詳細的過程我會單獨揭露講清真象)都以失敗告終,這一切都是邪惡最卑鄙的手段戕害無辜的生命。但大法弟子是打不垮,壓不倒的,她心中的信念真善忍永遠都不會磨滅。即使有些人在強壓洗腦後,被迫走上邪悟,一旦脫離了那強權政權下的迫害環境,終有清醒的時候明白真象的時候!我就是這樣走過來的活生生的例子,法輪大法給了我新生,真善忍在我心中。

我以歷史見證人、被迫害洗腦人和被邪惡利用迫害大法弟子走到大法對立面的人及醒悟重新修煉法輪大法人的身份勸告人們:《生命無罪》中把這樣的腥風血雨說成是春風化雨實在是用欺世謊言顛倒黑白。勸告所有參與製作此電視劇並為它捧場的人,好自為之,自古以來善惡有報是天理,肆意歪曲事實、誹謗高德大法的生命是有罪的!

以上所寫是清醒過來我重新修煉法輪大法後,想起我的親身經歷和體會,有不符合法與不妥之處懇請指正,我還需要加強學法在法上提高認識,及時揭露邪惡講清真象跟上正法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