罌粟禍水篇,哲母佛學篇,雲帆滄海篇之序言

反思現代人類道德精神系列三篇


【明慧網2003年7月24日】到了江澤民這一代就力不從心了,趁心的手段和趁手的武器不多了,何況要與佛法為敵!他「崽賣爺田」不心疼,不惜拿中共的身家與誠信當賭本,向法輪大法發動了長達四年的謊言轟炸和凶殘殺戮。想當初,他是何等地不可一世,甚至以反人類定人罪名,結果呢?仁義不施攻守異,原告坐上了被告席。整個過程極具諷刺性,充滿戲劇性,他和他的同伙活像一串惹火焚身的小爆竹:聲聲震得人方恐,回首相看已成灰!

在這場以無道伐有道的酷劫中,江澤民統共動用了兩件重型武器:一曰反人類,二曰偽科學。前者是法律量級的利器,我們在法庭領教了;後者則是精神量級的核武,粗粗看去像一件鎮山法寶,細細考究起來不過是個銀樣蠟槍頭。更要命的是科學教掌門人反偽科學,等同毒販緝毒妓女掃黃,虛晃一槍唬唬外行或可蒙混一時,倘若是動真格的揮舞起來,豈非未及傷人先已傷己?江澤民不提科學也罷,既然提起,就給了我們刨根問底,揭露科學教的權利。

何況,以神聖科學名義而戕賊人類精神,就成了精神毒品:精神毒品而被裹以科學裝潢,就比薩斯更可怕。何以見得?

首先薩斯不搞陰謀詭計,它公開向人類挑戰,堂而皇之宣告:瘟神我,取命來了!科學教則打扮成人類的良師益友,吹噓自己是「靈丹妙藥,可以補腦」,使用的是迷魂香蒙汗藥手段。其次,薩斯瘟神攻肺,科學教魔君病腦。腦中樞失陷,整個人的命魂就捏在魔君手裏,連一個生命的命運與未來都一古腦兒拜託了!相比之下,區區薩斯的肆虐就是小巫見大巫了。第三,薩斯襲人機會均等不分貴賤,據絕對可靠消息,三月人大會後,薩斯已經殺到江澤民的城門下,將兩員軍隊中將斬落馬下,嚇的江家幫鞋底擦油倉皇逃竄;科學教害命則極具智能性選擇性,首先麻翻人類的知識菁英,再及其餘,帶頭羊一旦迷失,整群羊就沒有了指望!第四,科學教封裝嚴密,幾可亂真,雖歷百餘年風雨而迷幻面紗未揭,是故毒根深重,流毒遠播,為害國人,於今為烈。

因此對付科學大教,幾把匕首數桿投槍誠不足以撼動它的陣腳,實在需要卡秋莎巡航導彈以及超巨集束子母彈之轟鳴。不過,解毒還是第一步,醫治精神創傷,重建人類道德,還有更長的路要走。

人們要問:聖藥何在,何以療傷?月暗星沉,何處可覓生命的真理之光?可見,揭露科學教引發的宇宙人生思考,題目何等重大,不可不深論之。況且,作為人類精神帶頭羊之知識分子最講究以理服人,理不直,則偽論難滅,真理不彰。故不揣冒昧,反思近代人類道德精神之變遷,做罌粟禍水,哲母佛學,雲帆蒼海三篇,權當是筆者衝擊科學大教陣腳的三顆巡航導彈,拋磚引玉而已!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