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講不出理,他們完全是沒有理的」


【明慧網2003年7月24日】王先生是我們餐館的老主顧,今年六十多歲了。個頭不高,卻極精明強幹。他出生在中國,當年他的父親在中國有一間小作坊,鄉間還有土地和房屋,解放初期就被政府充公了,小康之家一夜之間變得一無所有。十幾歲的王先生不得不和他的父親來到香港,幾經輾轉王先生又隻身來到英國。當時的倫敦還沒有唐人街,沒有中國商店,僅有二、三家中餐館。王先生艱苦創業幾十年,打拼出一付不菲的家業。他現在已經退休了,但每天都要到我作工的餐館裏消磨時光,我們自然成為了朋友。王先生非常佩服我的師父李洪志先生,翹起大拇指說:「這麼年輕就有這麼多人煉他的功法」、「五十歲還是很年輕!」,當他第一次聽了《轉法輪》的錄音後,又翹起大拇指說:「你師父真了不起,知道的東西真多!」。

7.20 那天,我來到中國大使館對面和平請願,之後又去唐人街遊行、講清真相,回來後王先生很關心我的安全,問大使館有沒有照相,我告訴他大使館很害怕法輪功,照相都是躲在窗戶後面不露面兒,我們從來不理會它。王先生大睜著眼睛問:「你們從來都不害怕?」,我說:「只有它怕我們,我們從來都不怕它」。王先生鄭重豎起大拇指開心地說:「他們最怕法輪功,就連法輪功的信都不敢接。」王先生又問:「你們遊行的時候有沒有打橫幅?」,我說:「有,我舉了一幅‘天理昭昭,邪惡難逃,全球公審江澤民!’」,王先生聽了後把拳頭用力地在空中一揮興奮的說:「雖然我不煉法輪功,有機會我也去參加你們的活動!」,我驚奇地看著他,他接著說:「我要打抱不平!中國政府為甚麼這樣對待法輪功?你們都是那麼和平、善良、從來沒有暴力的」 ……看著王先生顫顫巍巍的身子,和他揮舞有力的拳頭,我發自內心的笑了。

我還向他講訴了那天在領館前發生的一個小故事: 一位英國紳士來到我們展板前告訴我,他就在附近工作,天天看到我們在這裏非常感動。他說他特意去了中國大使館,問他們為甚麼不允許法輪功在大使館外面請願煉功?使館謊稱大使館外的人行道太狹小,紳士奇怪地問:對面的人行道不是一樣「狹小」?為此他特地過來告訴我們:大使館非常害怕我們,所說的話讓人覺得幼稚可笑。聽了之後,王先生肯定地說:「對!他們講不出理,他們完全是沒有理的!」。

是啊!四年的殘酷鎮壓,並沒有消滅法輪功,反而使世界上更多的國家;更多的人民認清了中國政府撒謊,殘暴的本性。真可謂:善惡自有公理在,孰是孰非分得清。

(原載正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