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氏集團脅迫單位、雇主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

【明慧網2003年7月16日】我原來是政府部門幹部。我是1996年5月底走進大法修煉的。修大法以來,身體得到強健,至今未花過一分錢的醫藥費;更重要的是道德得到昇華,心靈得到淨化。我從內心對我們的師尊無比崇敬。然而1999年7月20日以江XX為首的邪惡之流操縱著中國大陸的國家機器,對法輪大法及我們的師尊進行恣意地誣陷誹謗,對只為修心向善、於國於民於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大法弟子進行慘無人道的瘋狂鎮壓,我和許多大法弟子同全國各地的大法弟子一樣,只因為堅持自己的信仰、依法行使憲法和法律賦予公民應有的權利、揭露江氏之流的罪惡行徑,而遭受到非法打壓迫害。以下是我和其他幾位大法弟子受迫害的事實。

一、在經濟和名譽上的迫害

從1999年7月20日起,中國大陸各級報刊刊登的和電視、廣播滾動式播放的都是惡意製作的誣陷大法的謊言內容,並肆意斷章取義《轉法輪》和其他經文的內容,對我們師父的講法錄像刪節、曲解,對不知真相的觀眾進行誤導,煽動仇恨。我修大法三年多,《轉法輪》和師父的其他經文到當時已看了百餘遍,師父在大連、濟南、廣州等地講法錄像也看了不知多少遍,不法人員對大法的誣陷、惡意宣傳逃不過我們大法弟子的眼睛。看到一個有著五千年文明的泱泱大國被惡人操縱著利用各級國家宣傳機器向自己的人民進行著公然欺騙宣傳,作為親身實踐著法輪大法之「真善忍」法理、對大法修煉有著切身體驗的大法弟子,我們不能忍受江氏邪惡之流這種無視天理、無視國法、視國法如兒戲、視人命如草芥的卑劣行徑。作為高德大法的見證人和實踐人,1999年11月,我們冒著遭受迫害的危險寫了聯名上訪信,用我們的親身經歷去告訴人們法輪大法是教人向善的正道大法,把真相告知有關部門,希望他們正面了解大法,停止對大法的誣陷宣傳和迫害,還大法師父的清白,還大法弟子自由修煉的空間。

就因為這樣一封和平表達大法弟子意願的上訪信,我被開除黨籍、撤銷辦公室副主任、主任科員職務,每月七百餘元的工資下降一百五、六十元,每兩年一次正常增資連續5年來沒有得到。儘管如此,市委書記XXX認為處理得還不夠,認為我是當時全市寫上訪信行政職務最高的,又勒令縣委將我調離公務員隊伍。我妻子是中學教師,也因聯名上訪被行政降級,連續5年沒有正常增資,達到中級技術職稱的評定標準而不准參加技術職稱評定。面對我們遭受的迫害,我的母親無奈對我說:當娘的知道你是個好人,在單位人人都說你好,在家裏你是最孝順父母的,但是在這裏(指中國大陸)沒有你說理的地方哪!我母親本來就有高血壓,這下一被刺激,一病臥床不起,三個星期不能下床,差一點性命難保。所有參與這次聯名信的大法學員都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

二、非法拘留、強制洗腦

2001年元月19日晚我在單位值班,夜裏11點多鐘610辦公室惡警尤XX同一名公安一起到單位找我,叫我以文字的形式表態與法輪功「決裂」,保證不煉法輪功。我堅決予以回絕,並正告他們,法輪大法是教我們修心向善的正道大法。尤XX當時像瘋子一樣,暴跳著、嘴裏謾罵著,威脅說「你等著,有你的好果子吃」。同一時間裏我的妻子也被強行從家裏帶到派出所,深夜裏家中只留下一個8歲的小女兒在家。當夜,在沒有任何證據、未作任何調查取證的情況下,只因我不放棄修煉法輪大法,就被以莫須有的罪名關押進了看守所,當時離春節只有幾天時間。由於我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本來應該是一個熱鬧的團圓節,我家的親人都在苦難中度過。不僅如此,我們父母不斷受到610惡警的恐嚇,老人變得更蒼老。7.20以來對我們的迫害沒有停止過一天,老人們也是提心吊膽度日如年地過著每一天。在牢中度過了一個月的時間,後來我被家人取保候審出來。

2002年11月610邪惡組織為了迫使我們放棄對大法的修煉,在一家賓館包下了七、八個房間,每天支出千餘元人民的血汗錢用來對我和其他四位大法弟子實行強制洗腦,十多天時間裏花去人民的血汗錢數萬元。每天強制看江氏邪惡之流操縱編造出的誣陷大法的錄像,強迫放棄修煉大法,對大法弟子的信仰自由進行肆意踐踏和迫害,並再次對我的父母進行威脅和恐嚇。

三、人權遭受踐踏,法律所賦予公民的權利遭受侵犯。

從1999年7.20以後,縣610辦公室採取株連恐嚇等威脅手段,指使所在單位對我和妻子的行蹤進行監視,如果不及時掌握我們的行蹤,將視情況給予單位負責人處分。在這種高壓政策下,我們的行動一直被秘密監控,家中電話被監聽。每到節假日,或惡人所認為的敏感日期,更是騷擾不斷。2000年國慶節我和妻子帶兩個孩子去外地,因我當晚值班,晚8點左右一下火車我就直奔單位,早有兩名公安等在那裏,問我去了哪裏。後來聽門衛告訴我:「他們已經來過好幾次來找你了」。只要是節假日單位負責人都要問我是否到外面玩,並要派車派人隨往,我知道他們所為也是受610脅迫出於無奈而為。節假日單位組織人員輪流值班,每天早中晚一日數次往我家中打電話監控我們的行動,有幾次我和妻子帶孩子到外面去爬山,電話打到我家沒人接就不停地打我的傳呼,弄得全家興致全無,我關了傳呼機後他們又往我父母家打電話,弄得父母提心吊膽,不知出了甚麼事。總而言之,家裏的正常生活秩序全被破壞,不得安寧。

四、妻子被非法勞教 弟媳被非法拘留

我的弟媳也是大法弟子,2002年3月因為向人們發放法輪大法及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相材料而被拘留。同日我的妻子也因印發大法被迫害的真相材料而被非法拘留,後因宮外孕外出就醫。但610的惡徒並未就此罷休,在我妻子手術後身體尚在恢復期間,於5月19日指使縣教委以找我妻子談話為幌子,將我妻子從工作崗位上(因妻子是一名中學教師,不願耽誤了學生的學習,在身體尚在恢復階段就去了工作崗位)騙出,強行將我妻子勞教兩年。此時離我妻子的手術才一個多月時間,刀口仍時常作痛。真相材料講的句句事實,是揭露那個禍國殃民的獨裁者的殘暴,又如何能扯得上違法呢?難道揭露江氏罪惡行徑就是反對政府反對國家嗎?江氏欺世卑劣行徑能代表國家的意志嗎?它迫害這麼多老百姓能是為人民好嗎?大法弟子完全是在行使法律賦予的正當的權利,在各種輿論工具都被江氏封鎖並且被江氏利用來誣陷法輪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毒害中國人民的情況下,大法弟子採取自費向中國人民印發真相材料這一和平善良的行動。這在任何一個法制的、民主的、重視人權的國家都是再正常不過的。然而,惡人是最怕它們的惡行曝光的。江氏邪惡之流及其操縱下的610邪惡組織以強權非法剝奪國家法律賦予公民的合法權利,公然踐踏國家法律。

五、非法抄家搜查

2000年10月、2001年元月、2003年3月縣610惡警及派出所公安,先後三次對我家實行非法搜查抄家,前兩次未出示任何證件而強制闖入。這些惡警之所以無視大法弟子的合法權利、執法犯法,就是因為有江氏邪惡之流為它們撐腰,大法弟子在中國大陸狀告無門,這些惡人有恃無恐、恣意妄為。

六、喪失理智的株連政策

由於大法弟子的善良行為是其周圍人有目共睹的,因此不法人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是不得人心。江氏流氓集團為了達到消滅法輪功的妄圖,採取的另一罪惡的手段就是高壓株連政策,脅迫其他人配合它們對大法弟子的迫害。通過降級、撤職、停發工資、停業等威脅手段,迫使大法弟子所在單位的負責人和大法弟子的家人對大法弟子進行騷擾。上述對我和家人實行的跟蹤等監視騷擾行為絕大多數都是單位在這種高壓的邪惡政策下違心所為。

有一位大法弟子是60歲的家庭婦女,因堅持信仰法輪大法,先後三次被非法拘留,其中最長一次是2001年12月底,因發放真相材料被非法在看守所關押4個月。出來後她繼續向群眾講真相,於去年七、八月間被送往勞教所非法勞教。縣610組織為了達到迫使其放棄修煉法輪大法、不要向群眾講大法被迫害的真相的目的,因其沒有職業,就指使其女兒所在單位以讓其女兒下崗相威脅;對其從事個體經營的兒子以吊銷營業執照相威脅。

另一位大法弟子家住農村,是一名廚師,因堅持對法輪大法的信仰先後於2001年元月、2002年3月兩次被拘留,他也長期被610指使當地派出所監控,派出所經常派人到其在縣城工作的飯店騷擾。雖然他的為人品行、廚藝受到雇主的稱讚,但雇主迫於公安的威脅,怕牽連還是解雇了他。迫於生計,他又換了一家遠離縣城的飯店,不久派出所又經常派人去騷擾,新雇主同樣怕受牽連而解雇了他。就這樣由於公安的干擾,工作無著落,經濟來源受威脅。這種株連手段卑鄙無恥,出在一個自稱「以法治國」的國家,用以對付一群只為堅持自己高尚的信仰、一心做一個道德高尚者的人,世人從中足見江澤民和610犯罪團伙迫害手段之邪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