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省合肥工業大學學生溫燕被迫害經過

【明慧網2003年7月11日】我叫溫燕,女,1979年出生,現年25歲,合肥工業大學學生。因修煉法輪功,被學校非法開除已有三年了。我因講清大法真象,被惡人跟蹤、綁架,受盡了折磨。現流離失所,有家不能回。下面談一談在中共「十六大」召開之前,江氏流氓集團對法輪大法弟子的又一次迫害

2002年10月30日下午4點多,我到一電腦培訓學校去拿考試通過的會計電算化證書,剛到校門口就被兩個便衣惡警綁架。它們光天化日之下幹著這見不得人的勾當,沒有任何證件、手續。我問惡警:你們是幹甚麼的?為甚麼為樣對待我?那兩個惡警一句話不說,反而還打我,我被打得兩眼冒金花。我被綁架到鴻興賓館後,才知道當天我們好幾個同修如:李剛鋒,楊景芳,畢小俊,李君,伍靜青等都被綁架了。

惡警把我銬在椅子上,每天24小時不斷換人來審問我、折磨我,我來例假也不放過,我痛苦不堪。我用絕食來抗議它們這種違法行為,它們就對我進行野蠻灌食。十幾天後,它們乾脆把胃管插進去就不拿出來。一次,它們把我雙手反銬在椅子上,使我的身體向後仰著動不了,手銬銬進了肉裏,我的一隻鼻孔被插上胃管,另一隻鼻孔被粘胃管的膠布粘住,我只能用嘴呼吸,不時的反胃想吐。就在這種情況下,看管我的公安一處的惡警還審問我,並說:「你還想睡覺呀,今天再不談問題就別想睡。」我閉眼不理它們,那惡徒就用手敲我的前額。我就這樣坐在椅子上痛苦的承受著。在看管我的兩個巡警睡著後,我用兩腿把那長管拽掉了,可在我掙扎中,手銬卻越銬越緊。第二天,我的手全腫了。後來,它們又找來女教所的那些邪悟的人輪番的、整天不停的給我洗腦。後來,在它們的威逼、恐嚇、精神摧殘下,我的意志慢慢開始崩潰,我違心的寫了「保證」。那不是我的本意,是我在萬般無奈之下寫的。70多個日日夜夜,我被雙手銬在椅子上,不給睡覺,還被威脅、恐嚇。惡警們揮霍著老百姓的錢放著大案、要案不管,來迫害這群手無寸鐵的只想修煉真、善、忍的好人。我現在聲明我所說的、寫的背離大法的一切作廢,堅決抵制江氏惡警強加於我們身上的任何罪名。

據我所知,江氏惡警迫害大法弟子採取的形式是:蹲坑,監控電話,跟蹤等手段,各個路口都有它們的攝象頭(一位巡警告訴我的)。它們把大法弟子非法綁架後,關到賓館,每個大法弟子一個房間,公安一處派一人,公安分局或派出所派一人,當日值班巡警兩人,共四人看管迫害一個大法弟子。

直接參與這場迫害的惡人是公安一處的丁濤(可能是處長),陳松,羅健,梁文明,姜怡(女),史XX,張XX,王XX。在此我要正告這些人:不要再繼續迫害我們修煉法輪功的這群善良的人們,不要再繼續在無知中作惡了。否則面臨你們的是正義的審判,那時後悔已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