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中開始,中國發布的數字不再可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6月5日】據亞洲時報及其他海外媒體報導,自中國非典數字最近呈直線下降以來,外界的疑問和猜想聯翩。首先,自中國採取一套自己的非典定義和標準後,5月中旬以來中國所有官方對非典的報導和公布的數字都顯示一直的統一的下降口徑,顯然這是××黨的典型做法。

一位中國內地醫生告訴亞洲時報在線說,「從5月中旬開始,中國發布的SARS數字不再可信了」。因為中國政府內部有一套數字稱為「觀察病例」。他說,「可以這樣理解:由5月11日起,國內的觀察病例其實就是國外疑似病例,而國內的疑似病例其實就是國外的確診病例。至於說國內的確診病例,前一陣子的定義是已經證明有傳染他人,現在最新則是可免就免了」。

一名湖南男子的非典檢查過程可以更好地幫助理解以上陳述。據亞洲時報稱,湖南省縣級市湘鄉一名40歲男子從廣東返鄉後高燒39.4度,5月5日被金石鎮衛生院收治。湘鄉市急救人員迅速前往金石醫院,發現該病人有發燒、頭痛、流鼻涕、乏力現象,有輕咳及腹瀉。醫護人員當即用隔離辦法把病人帶回。5月6日,在湘鄉人民醫院對其第二次胸片複查,發現左肺出現新病灶,同時血樣複查發現白細胞大量減少,按說,該名男子應為疑似非典病例。由5月5日該名男子入院到25日康復出院,醫院內部一直稱其為疑似病人,但湖南省的官方公布說該省自5月3日沒有新的疑似病例。醫院也始終沒有交代該病人體內有無SARS病毒。

報導說,湖南的這種非典檢查方式並非首創,上海早有自己的一套,儘管世衛對上海的標準早已提出質疑。上海方面其實耍了一套技術花招,即將臨床診斷和病源學確診混為一談,從而取消了臨床診斷的公布數字。

另外,中國一直擔憂非典傳染到農村,但有關農村的非典情況甚少報導。寧夏回族自治區涇源縣縣長4月底告訴來訪的北京記者,「我們是國家極貧困縣,10萬人,縣財政只有300多萬,全縣加上鄉鎮醫生不過幾十個,凡是外地來的一律隔離觀察,一旦出現非典,馬上包圍隔離,等他自生自滅,然後一把火燒了」。他還補充說,「你想想,按我們現在的條件,這是最負責任的辦法」。

這樣的官方要求,數字怎能不下降?一把火燒了,當然也就沒有甚麼可公布了。××黨真是「人有多大膽,地就有多大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