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好人關在監?為何有家不團圓?

【明慧網2003年6月5日】在上大學時,我曾經患胃潰瘍,上班後身體素質漸差,胃部再度疼痛,經常發燒,全身乾燥不適,夏天手腳都不出汗,檢查結果為氣血循環紊亂,還不如老年人;而且還常失眠、神經衰弱。97年春天,我問一位修煉大法的同學:「我想了解你們功法的情況。」他告訴我,要修煉,有病的地方師父會從微觀上給清理,但是要真正地修煉。我想要煉就得聽師父的話,何況我本來就不是為治病而煉。當我第一天隨著他們學法小組學法,念到「真修」那篇經文時,師父的慈悲、大法的純正、聖潔,深深地打動了我的心,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從此以後我的胃不痛了,涼菜、米飯甚麼都能吃,全身輕鬆潤暢,而且躺下幾分鐘就能入睡,再也不受神經衰弱和失眠之苦了。

當年我的男友是一直對我很好的大學同學,他曾經很支持我,知道大法救了我,從不忍心耽誤我集體學法。

然而結婚不久鎮壓便開始了,小區片警從4.25後天天找我,背後找他進行威脅,他單位對他及部門領導也施加壓力。當時我們臨時住在他哥不用的房子裏,然而他哥的單位卻點名批評,要求他哥讓我們搬走,在這樣的壓力下我們生活了幾個月。直到7.20後,他害怕被迫害和株連,他打我,我默默承受,他跪下求我,我停煉了幾天,天天半夜哭醒,於是接著天天煉。於是他不吃我做的飯,不說話。後來我做好一桌飯問他,他說他寧願找一個不夠好的、只要不煉功能讓他安穩生活的妻子。當時我認為,作為夫妻不能同甘苦共患難,卻如此逼我,於是便在一週內協議離婚。但是內心很痛苦。我失去了家,獨自一人回到單位集體宿舍。

99年10月底,我寫了信給單位和派出所,並請了假,再次進京上訪,想請國家領導明辨是非,不再擴大禍國殃民的栽贓陷害。然而一進信訪大院,不問原由便被押送到了省會駐京辦事處。那夜寒風刺骨,風好似野狼吼叫。被凍餓一天後,我被單位的車接到單位所在地派出所。警察所長首先收了我168元車費後,把我銬在大樹上,晚上又銬在一個小破屋內。因為當時我的戶口還在我愛人家,第二天便被轉接到另一派出所,收車費100元。當時單位書記一見我便破口大罵,不予理解,他回去後我單位便著了一場大火,倒了兩座樓,那是那年全市最大的火災。我又被押送到某縣拘留半月,後被單位接回。單位向我哥收車費300元,給我記大過處分。我告訴他們我沒有錯。之後單位對我嚴密監控,不准私自出廠區和宿舍大院,直到後來遇到我現在的先生。然而在婚前,派出所竟讓單位領導問我婚事在哪辦?想派警車跟著我,被我嚴辭拒絕。

我們真正組成了一個美好善良的家。然而雙方單位不斷談話施加壓力,逼寫保證。在我懷孕期間,把我從輕鬆的崗位調換到特別緊張的崗位上,我需要整天彎著腰幹活,直到我懷孕5個多月時,已無法跟上快節奏的小組協作勞動,有時心慌氣喘,吃不下飯,身體不支,可他們還不許我請假,說是煉法輪功的請假得上級領導特批,妄圖逼我放棄信仰。我想這樣下去對孩子不好,也不應該這樣下去,便寫信說明被逼不得已辭職,抗議迫害。然而段長卻在家裏對前來看望我的老父親說:「工作是小事,主要是煉功的問題。」並對父親施加壓力。第二天我父親回家便住進了縣醫院,從此憂心忡忡,我再也沒看到父親笑過,而且一直頭暈站不穩。部門書記還對我愛人說:「要辭職不能如實寫,得寫成自己身體不好,自己不想在單位幹了,否則派出所通不過。」我們拒絕,因為我們是被逼寫辭職信抗議迫害的。

我愛人也經常被單位領導找談話,逼迫放棄信仰。我們在家安靜地生活,做一個善良的人,卻招來沒完沒了的各種壓力。在這種形勢下,我愛人決定趁年假他們放假一個月,去北京上訪反映真實情況,因為孩子出生後就更離不開他了。然而一去就沒了音信。他的單位領導送來了開除信,我不接受。在孩子生下前十幾天,他單位或是派出所三名便衣,深夜10點,私闖民宅,未出示證件便進屋搜查。說我丈夫受刑不過,又惦記我,便報了姓名,後來又跑了。想利用盯著我來抓他。我當時身心受驚,把鄰居們喊來揭露他們。告訴他們我決不會縱容他們專門迫害好人的行為,經過兩個小時的交談和較量,他們道歉而歸。但我身體已疼痛難忍。我公公趕來,把我接回老家。

後來孩子難產,我痛了一天一夜,愛人也不在身邊,這都是迫害所致呀,因為我丈夫受迫害無力顧及我,所以當時我也不敢讓娘家知道,避免他們痛苦和惦記我倆。孩子出生了,長的靈秀可愛,我痛苦的心剛剛恢復了正常的生活,誰料孩子在40多天時,有點著涼送進醫院,兩天後病好準備出院。因為沒有丈夫在,我身心疲憊去水房洗臉,臨床一位阿姨好心逗孩子餵奶,誰知她不會喂,竟幾乎把孩子嗆死。我聽到哭聲回來後,便是連續幾次搶救。然而,孩子受了很多苦和罪後還是安靜地走了。我是修煉人,沒有埋怨誰一句,卻忍不住心中酸痛,兩個最親的人連續兩場大難,叫我如何面對?

休完產假後我市已開始辦洗腦班。我同事、大法弟子小齊在夏季休完產假後回到單位,便被主任送到了洗腦班。於是我寫信告長假,說明個人的痛苦及受迫害的形勢不得已請假休息。然而單位寫在通知上的要我上班的那天,找來幾個警察守在門口伺機抓我,所以我再沒回單位。於是在2000年秋,主任伙同單位領導單方面給予我開除處理,並把另一位功友送進了洗腦班。保衛科戶籍警張××還趁人之危,不斷讓人找我,想讓人把我的戶口遷走,不知是否另有圈套。

後來警察多次去我雙方老人家,尋找愛人和我。並從我老母親手中搶過電話號碼。他單位派出所警察從我婆家鏡框上私自偷走我和愛人僅有的結婚照照片。

去年夏末秋初,我到某縣參加法會被抓,在大院內,多名警察圍起來打,用皮鞋踢,用煙頭燙。但我始終堅定正念和善念,毫不屈服,不配合。在刑警隊銬了我三天,我絕食三天。第一次照像時,惡警隊長把我頭往牆上撞,另兩個人按住我,照相的用鐵板砍我不許穿鞋的腳。第二次妄圖逼我照像時,身體出現危險被送進醫院搶救,三隊長騙我說身體好後就放人,可第二天把我送進看守所。

因為我沒有犯任何罪,不是犯人,所以多次絕食不吃看守所的飯,拒絕背監規,並善意耐心地給他們講真相,採取其他方式抵制照像、審訊和關押。絕食期間被強行灌食,因食管太細,早先曾破裂過多次,所以多次插不進管幾乎憋死。他們便一次次整我,一名功友已被野蠻灌食致死。就這樣他們還不肯放人,而且不許家人會見,不給送衣物,銬住手腳,按住手給我輸液。

後來我身體越來越差,心衰、氣喘,呈冠心病症狀,在寫完最後一封勸善信後,眼睛也看不清了。我本不想讓家人分擔苦難,親人們理解了我的善良和苦難,再也不忍心看著我被關押,哥哥被叫來,花了4500元將我保釋,而且沒給收據。縣公安局為辦取保手續,所有親朋寫在我名下的所謂雙書我聲明全部作廢。後來我聽說裏邊的在押犯人沒有說一句不好的話,因為都已知道大法好,不願意再犯天罪。

在長期的關押過程中,我動過心,有過痛苦,也曾多麼盼望能回家學法修煉,可是我知道不能用妥協來達到。我本該幸福美滿、事業有成,然而這一場迫害卻幾乎耗盡了我一家的生命。這是善良老百姓的一場災難,迫害正信、迫害修煉人更是中華人民的悲哀,也必將帶來無可挽回的悲慘報應。眾生啊,趕快清醒吧,請伸張你們的正義,捧出你們的善心,為自己選擇個美好的未來!

在獄中我曾寫詩一首,表達我當時的心情:

新春寄語

慧晨本是農家女,
無端受屈入牢籠;
失去自由五月整,
新春佳節在獄中。
高牆內,念親情,
九霄雲,傳兒聲;
鐵窗前,盼黎明,
迎恩師,普天慶。
為了洪願助師行,
堅定正信講心聲;
歷經魔難心不改,
刀口浪尖見真性。
不畏浮雲遮望眼,
不知前路山幾重;
為何好人關在監?
為何有家不團圓?
何日天理能歸正?
盼望眾生是非明!
亂世冤緣得善解,
笑看新宇天地清。

(註﹕在新年春節聯歡會上,我拚力念出後,一位警察副所長當眾說:「功德無量,難修!」)

幾年的修煉中,我親身體會到了大法的超常和博大精深,他是更高的科學,每一個人啊,請你給自己一個機會,客觀地了解、評定!歷史上每一次正信的傳出都伴隨著巨大的災難,同時敵視迫害正信修煉者的作惡者也必被上天嚴懲。其實小的個人報應或天災人禍是對人的慈悲警示,是責其醒悟、盼其悔過彌補的方式,如其不悟,更大的災難還在後頭。法輪大法是一方淨土,修煉者是最好的人群,我們是正義的善良者,以善待惡,但我們相信一正壓百邪。明辨是非、維護正義、支持善良是每一個正直善良人們義不容辭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