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貴的回憶──在7.20的日子裏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6月30日】從99年「7.20」開始,邪惡勢力對大法的迫害至今已四年之久,大法弟子經歷了四年的魔難。助師正法中,少有的閒暇中,常回想起在99年「7.20」剛過時我們在北京遇到的一些感人的小故事。

「7.20」開始時,我和我們煉功點的幾個同修一起去北京上訪,被劫持回本地。非法關押在派出所十來天。出來後每天都能看到媒體中惡人對大法和師父造謠、誣陷的宣傳,我心想一定要再去向政府講明情況,要為師父和大法討個公道。於是8月下旬,我又一次踏上了去北京的路。

有正念的大哥

在北京,我們抱著法不正過來不回家的想法,在郊區租了房子。可沒幾天,警察在那片兒大面積搜查,沒法回去住了,只好在外面風餐露宿。

北京軍事博物館附近有一片長椅。晚上,我們幾個同修在一起切磋,後半夜就在那兒隨便躺一躺。但警車常在街上過來過去的,很不安全。

長椅旁邊有個車棚,看車的有位大哥(不是修煉人),那天晚上過來和我們聊天。他知道我們是煉法輪功的,來上訪,很同情。大哥見聞很廣,談古論今,還談了「反右」,「文革」和「六四」。從他那裏我們知道了很多關於「六四」的情況。他說:「那麼多孩子。老百姓都很氣憤,可有甚麼辦法呢?現在才幾年,又對法輪功下手了。逼得老百姓沒有活路了。你說這煉煉功,身體好了,給國家節約多少醫藥費。可這放著正事不幹,就是跟老百姓過不去,這國家讓他(指江××)給折騰完了。」我們看他這麼有正念,就給他洪法,講了很多大法的事。

很晚了,大哥說:「你們在這兒太不安全了,這樣吧,你們到我車棚裏邊睡,我在門口守著,他再查也不能到裏邊去查。」就這樣,大哥每天值夜班,我們每天夜裏就有了睡覺的地方,雖然蚊子很多,但對當時的我們來說,夜裏有呆的地方,已經很不錯了。夜裏天很涼,大哥還把車棚的小屋讓給我們兩個身體比較弱的同修睡,他整夜都在門口坐著。

後來我們被綁架了,被送回了本地。但我們幾個同修還時常想起那時的事,想起那位曾經幫助過我們的好心的大哥。

好人一定會有好報的,所有在魔難中幫助過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人一定會擁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無私的同修

有一天上午,我和另一個同修到天安門,出了地下通道口不遠,我們就在花池邊坐下來等別的同修。這時,從地道口出來一男一女兩人,他們每人肩上背著一個很大的提包。他們個子不高,提包很重,背得很吃力。他們看見我們後直接向我們走來。

到我們面前就把提包放下了,問我們,「是大法弟子吧?看著你們就像。」聽他們的口音是四川人。他們告訴我們是成都來的,坐了好幾天的火車。我們說:「背這麼大行李,是不是先找地方存下?」他們說不用。說著就打開提包。從包裏拿出幾包方便麵,和兩小袋蘋果分給我們一人一份。我們不接受,他們急得眼淚都快出來了,我們只好收下。

他們告訴我們:「在老家,聽說在北京的大法弟子們風餐露宿,喝不上水,吃不上飯。錢也都花光了,還在這兒堅持著。我們心裏急呀。我倆一商量,就把我家幾棵樹上的蘋果全摘了,把現有的錢都買了方便麵,我們儘量地多帶,才帶了四個提包,我們坐了好幾天的火車,想著你們都在這兒沒有飯吃,真想馬上趕到北京。今天一下車,趕緊把另外兩個包先存到車站,把這兩包先背來了。」沒等他們說完,我們已被感動的淚流滿面。

我們看到了大法弟子一顆顆純淨、無私的心。幾千里地呀,他們為了同修們少餓肚子,把這麼多的方便麵和蘋果帶到了北京,背到了天安門。作為這麼無私、善良的群體,大法弟子還有甚麼困難不能戰勝,甚麼魔難不能闖過呢?

他們問我們別的同修都在哪兒,我們告訴他們這廣場上大部份都是。他們向我們告別,說還要趕緊把東西送給別的同修。我們幫他們把很重的提包背上肩,看著他們向別的同修那兒走去。

我們拿出送給我們的蘋果咬了一口,真甜,一直甜到心裏。

有緣分的大姐

一天早晨8點左右,我們到了天安門。剛坐下,一個大姐向我走來。只見她皮膚白淨光滑,面色紅潤,漂亮而不失莊重。我覺得很眼熟,似曾相識。

她直接走到我跟前坐在我身邊說:「我一看你,就知道你是大法弟子,好像和你很熟,似乎早就認識。」看來我和大姐之間的緣分還真不淺呢。

大姐告訴我:她家在重慶,60歲(我以為她也就40多歲),是一個區輔導站站長。「7.20」被劫持了,關了一個多月,一星期前才被放出來。出來後,警察仍對她監視很嚴,門口老有人盯著。儘管這樣,就覺得在家怎麼也呆不住,應該上北京。於是就想辦法與別的同修取得聯繫,講了去北京的想法,很多同修都贊成。大姐在當地一直把大法工作搞得很好,同修們都信任她,都說:只要你去,我們就跟著去。

一天她們終於避開了監視,乘上了去北京的列車……

大姐告訴我:「我們一行20多人,沒有一個人去過北京,大家都靠我,我也沒來過,不知道該怎麼辦。在車上我就心裏對師父說:師父,讓我一到北京就能碰到大法弟子。今天早晨一下車,我們就找了一個小旅館住下,把東西一放,我們就來了天安門。沒想到一來就碰到了你,還有這麼多的大法弟子。我真高興。」

我和大姐真好似久別重逢,有說不完的話。我們講了各自修煉的體會,也談了要助師正法的決心。我們互相鼓勵,一定要走好正法中的每步。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大姐把她家的地址和電話號碼都留給了我。希望我能有機會去她們那兒。臨分手時,我們約好每天上午在天安門廣場見面。可第二天早晨還沒來得及去廣場,我們就被綁架了。為了大姐的安全我把她的地址銷毀了,從此再也沒有辦法和大姐取得聯繫。

四年的風風雨雨我終於走了過來。無論在被抓、被打,被關押、勞教時,我都沒有忘記與大姐的約定,我相信大姐也一定不會忘記我們短暫的相逢,我們雖不在一起,但會共同精進,在助師正法這條路上堅定地走到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