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角度看待「訴江案」和各類營救行動及其他


【明慧網2003年6月30日】近來,全球各地區大法弟子形成廣泛共識,大家已經充份認識到推進「訴江案」、各個營救行動和其他一些必須要做的正法工作的重要性,這是正法進程對全體大法弟子的要求之一,應該真正做好。這裏,想從另一角度談談個人的認識,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一、注重實效和過程,不執著想達到的結果

目前人類社會的一切事情已經是完全為大法而存在了,當然很多事情不是師尊安排的,是頑固的舊勢力衝著眾大法弟子的各種心而來的。以前,對於大法弟子來說,在舊勢力安排的一些事情中,一定程度上我們表現出的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的在不斷向內找、提高自己的成熟中清除邪惡、破除舊勢力、助師正法的這麼一種狀態。

「其實作為大法弟子啊,你們還巴不得他搞點事兒呢。(眾笑)他搞事你們好有機會講清真象、揭露邪惡嘛,是不是?你邪惡一來我就抓住你,我叫世人知道,正是暴露它們的時候嘛。」(《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

現在,我們已經相當主動地在講真相、證實法了,很多事情已經明確意識到也有能力積極主動推進了,包括想要推進達成的結果。我們已經在創造大法弟子在正法中證實法的歷史了。但是,事件推進、願望實現的過程首先是證實法的過程,包括大法弟子自身提高的過程。而此時舊勢力看重的偏偏是後一項,它們把大法弟子的提高看得超過了正法,把大法弟子在救度世人工作中的修煉提高部份不顧正法大局地單獨拿出來「挑毛揀刺」,也是因為它們自己才恰恰是正法所要解決的一大問題。所以正法工作過程中如何的不被舊勢力鑽空子至關重要。

個人認為首先應該用大法審視想要達成的結果、願望中是否有人心、人情在浮動;其次看在具體事件的推進過程中是否真正達到了大法所要求大法弟子應該做到的實際效果,以及過程中是否有人心、人情帶動的行為。避免「為結果而過程」的現象。

「我做事最注重過程,因為在這個過程中能叫人認識真象,在過程中能救度世人,在過程中能揭示那真象。最後把其判了刑、塞到監獄去,得看能不能達到救度世人、揭露邪惡的最好效果,也叫人看到了邪惡的後果,從而震懾它。當然啦,在常人中判他錯了,那對世人來講,就證明了我們是對的了。這當然好。達到那樣的效果,那更好,師父也同意。但是大家往往重視結果,不注意在這個過程中把你們應該講到的真象都講到位。應該叫人知道的人都知道了,那才是真正的證實法、講清真象。問題出在哪裏你們就去講,並不是單單為了推動官司才這樣做,而是為了講真象;但是官司誤在哪裏了,那裏一定是需要講真象,也許那個官司自然就推進了。……我是從慈悲救度眾生的角度來講,主要是重視過程中該做的一定要做好,那個結果是甚麼樣就是甚麼樣。」師尊在《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

二、正念正行,主動推動天象變化從而帶動人間的表現

師尊在《2003年加拿大溫哥華法會講法》中講:「因為人類這個地方發生的任何事情都不是孤立的,它是天象的變化在最低層次的反映。」師尊在《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中說過:「我過去講過,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

那麼從另一方面理解,大法弟子純正的正念在很大程度上又可促成常人社會的一些事情,而根本上是促成高層空間天象的變化,因為我們在證實大法。做正法具體工作時注意力主要應在另外空間:對舊勢力安排的破除、舊勢力對大法弟子要做的正法之事阻擋的破除、對被利用的邪惡的清除以及對眾生的毒害和邪惡操縱的清除。大法弟子所要做好的三件事:學好法修煉提高、發正念、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實質效果也大都體現在另外空間。

所以在具體事情中,我們應注重實質、實效、內涵,而非單單人間表面的表現、狀態或結果。反之如果被常人世間的假象、假理迷惑,就會把正法之事摻雜進憑著感覺做事的人心、人的行為,而這恰是舊勢力的干擾、阻撓、迫害的藉口。

舉個例子,自2003年1月13日控告江澤民「群體滅絕罪」一案以來,原定法官與控方律師的下一次會議日期是3月13日,因控方律師要求推遲到4月14日。隨後等待兩週後進一步法律程序的實施。此後,受到江氏外交壓力的美國方面由司法部出面,準備並向法庭提交證明該案不成立的材料。法官確定的遞交材料截止日期為5月8日。隨後法官將在4到6週的時間裏,依據雙方材料判決此案是否成立。法院判定是否接受該案的決定時間是6月22日。6月12日法官宣布接受了由38位美國會議員聯名支持繼續受理「訴江案」的法律辯論陳述書,同時也准許了有關方面遞交回應材料的請求,這樣,法官判決此案是否成立的時間很可能就順延到6月20日至6月底。如果有的大法弟子把對此事的關注放在「時間」、「結果」、「法官」等等上,而忽略了自己力所能及的應該在此事上發揮怎樣的正法作用,那舊勢力就會在諸如「時間」、「結果」、「某人」等問題上製造它們所認為的大法弟子應該提高成熟、去掉此心的針對性的「操控」和「安排」。反過來又會使不太理智的學員在開始階段表現得「轟轟烈烈」、「熱火朝天「,而在舊勢力的「操控」和「安排」出現時又表現得「心灰意冷」、「垂頭喪氣」,而這些忽冷忽熱也都是人心執著引起的人的行為表現。

常人社會的事情也不要固定地看問題從而引起人心的執著急躁,例如甚麼甚麼時間是截止日期了,要趕在甚麼甚麼時間了等等,那是人的理,人的理解。在該做的時間做該大法弟子做的正法之事。

「其實我剛才講的這種層層的生命啊,我剛才已經不是在講那些個龐大的天體裏邊的生命了,我是在講不同龐大的天體的那些個主體、王、更大的主體、王上之王,我是在講那些生命了。……師父一講啊,就講得很大、很高,因為我現在面臨的都是這些問題,我正在處理的也是這些問題。而反映到常人世間上的,也都是那麼高層次上生命幹的事情反映下來的。」師尊在《2003年加拿大溫哥華法會講法》

如果大法弟子能夠緊跟正法進程的話,我們也許或多或少會體悟到一些。

最近的個人體悟是在正法工作的過程中持續保持高質量的正念很重要,稍一放鬆就有干擾出現,非常明顯。而且在發正念時體悟只有凝聚最最強大的正念才能一下清除掉邪惡和舊勢力的安排,否則就感到哩哩啦啦得拖很長時間,也許是越來越觸及和直接牽扯到更高層舊勢力「安排」的因素了。(具體講在開始保持正念時有的時候凝聚力不夠,就「鉚大勁」集中思想和念力,大腦和身體裏外稍感緊張,沖過一個極限後就會體悟進入到師尊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講到的「非常舒服,好像甚麼都靜止了,身體完全被能量包容著。」的狀態,身體也完全放鬆了,正念也隨心源源不斷、強大無比。過程倒有點像長跑運動員在前期需要衝破一個極限而後倍感輕鬆的過程。僅個人體悟。)

三、各學員之間、各任務之間、各區域之間的拉動關係

「在三界之外開始正法,一路往上去,不是一條線,是四面八方,微觀洪觀同時向外擴散,往上做也往下做,因為越微觀也越洪觀它是一個概念。……上面被法正了龐大無比的天體,可是在人這兒,卻像刮掉了一層薄薄的皮。」「空間被外來天體搞得太複雜了。它們把那個粒子都間隔成一份一份的,你把它們確實消滅了,可是清除的是被間隔的一份兒。正法中我清理掉一層龐大的生命的時候,爛鬼就又露出一份來,所以老像清理不完。實際上,我們清理的也是大面積的、快速的,而且總體數量清理得也很多。」(《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個人理解,有些事情可能比較複雜,正像三界內被「安排」和「攪亂」的空間結構一樣。有些事情可能是孤立的,有些是區域的,有些是整體的;有些事情是一個層次的,有些是貫穿諸多層次的。而它們又可能相互混雜、交叉、立體。大法弟子整體提高、互相配合好就顯得尤為重要。各學員之間、各任務之間、各區域之間就會出現拉動牽扯的關係,做得好就是良性互動。

對於貫穿很多層次的事件,也不一定會在短期內指望出現一個甚麼結果。因為沒正完法的更高層空間可能還有針對此事舊勢力的「操控」、「安排」的因素。這就像目前還沒有完全修好的我們「發願」今天放下所有執著明天就「立地成佛」一樣不切實際。所以理智地做好大法弟子目前該做的並做到位就好,大法弟子是參與正法的主體,在該清除的、該做的還沒有做到之前也不要指望常人會給我們甚麼。

個人體悟,請指正。

最後,以師尊的一句詩與同修共勉:「大戲誰是風流主,只為眾生來一場。」(《零三年向大法弟子問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