鶴崗市惡警綁架七百餘位大法弟子及非修煉人並肆意勒索折磨

【明慧網2003年6月27日】從2002年4月22日起,黑龍江省鶴崗市公安局在市委書記張興福的公安工作會議的指示下,瘋狂抓捕全市的大法弟子。六天中綁架了700多人,還不包括80多個不修煉的人。其中有很多是99年7月20日之前就不修煉的,還包括家屬。有個老太太95年時學了幾天,只因家中有個坐墊是打坐用的,就把她非法抓進監獄,還有一個人一進到監獄就哭著說:「我只看過四講錄像帶,還沒有煉過功。」有的被非法抓進監獄的沒等提審,教養通知就下來了。有個叫韓秀英的以前煉了幾天功又改信基督教了,這次也被綁架來了,同樣不能倖免。李麗華從來沒有煉過功(只看過書),因其同學丁鳳蓮被惡警追得到處躲,想在李麗華家躲幾天,身上背著大法書剛進屋,包還沒放下,惡警就跟進來,丁鳳蓮連同李麗華一同被綁架了。這些人全部被非法判勞教了,而且被送到外地各勞教所和教養院,哈爾濱戒毒所目前已經人滿為患,都不接收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了。第二看守所投到外地各勞教所和教養院,還要給這些地方送禮,才能把人送走的。因為第二看守所條件太惡劣,有8個女大法弟子的家人托人送禮才將自己的親人送到了其他條件比較好的勞教所和教養院,這真是前所未有的奇聞啊!

由省「610」頭子張金峰出面送到哈爾濱戒毒所的一部份人中,有30多個老太太在那裏被非法關押了20多天就給退回來了。這裏有20多個不煉功的,沒被綁架之前就不煉了,這次退回來前,還得違心的表態。女管教吳豔飛和張福宏所長騙她們說:「回到鶴崗就放人。」可是一直到2002年12月20日才從第二看守所放回家10個人,而且是被迫表態放棄修煉的。張興福在第二看守所會議室內叫嚷著:「我們鶴崗市在轉化的工作上取得了很大成績,在全省第一,全國第一!」其實,20日那天放的10個人都是那些當初就不煉功的。

12月,牛淑芹(也是所謂「被轉化」的)的孩子托人接見告訴她:「快放人了,我已經花了1萬5千元了。」這些不煉功的家屬都不同程度地花了很多錢和送禮,她們才被所謂的「保外就醫」。

有個堅定的大法弟子劉金英,她兒子也托人來接見,見到她說:「媽,快說不煉了,說不煉了就放人,我都托好人了、花了1萬多元了。」不法之徒就是利用這種方式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的。

鶴崗市東山區的張淑霞、王忠清、孫雲傑是2000年被非法判勞教的。2001年7月,釋放時已經是被所謂「轉化」的。這次4月20日又給綁架進來了,他們是曾經背叛大法了,而且在監室裏還幫助惡警迫害其他堅定的大法弟子,但是即使這樣,他們不但沒被放,還給批捕了,實際是為了湊數給張興福爭第一的。將2000年之前非法教養的移到2002年的名單上,許多人至今仍被非法關押在第一看守所。春節的前幾天,才將剩下的所謂「被轉化」的放出去,而至今,那些抓進監獄之前就不煉的,有的根本就沒有煉過的,還在各地勞教所,教養院幹著重體力活,每個男勞動力每月1000元,女勞動力每月800元全部為第二看守所創收。

這就是鶴崗市「轉化」全國第一的幕後真相。

在這期間,公安部來人,第二看守所將不煉的說成是煉的,從而向公安部要經費,向國家要錢。女管教吳豔飛為了穩住那些不煉功老人們的心,撒謊說:「公安部為不煉法輪功的事情來的,來解決問題來了,誰有心理話可以跟他們講,有冤訴冤,到時候我來安排你們和公安部的人談話。」用這些話來穩老人們的心。結果公安部人走了,這些人才明白過來自己上當了,第二看守所是財也發了,「名」也出了。

被所謂「轉化」好了的老太太們放回家時,每人還要交給第二看守所3000元的伙食費,第二看守所真是「名利雙收」,張興福不僅撈到了金錢、「榮譽」、而且還撈到了政治資本。

2002年4月22日起,鶴崗市公安局在市委書記張興福所開的公安工作會議的指示下,瘋狂抓捕全市大法弟子,每個片警還給了4-5個指標。2002年4月21日深夜,瘋狂的惡警砸門撬鎖,翻牆和跳板杖子,騙開門,進屋就翻,不論在誰家見錢就搶走,連股票也拿走,說是當經費,小孩的卡通碟硬說是法輪功光碟,給搜走了。惡人將王風傑家炕洞都給扒了,有的家甚麼都沒有搜到,就連唬帶騙說到派出所談個材料就回來,結果法輪功學員全被送進第一看守所和第二看守所,兩個看守所裝滿了大法弟子。人沒有睡覺的地方,只能坐著睡覺。全市公安局六天共綁架700多大法弟子,還不包括大法弟子的家屬和抓錯的。事後有幾個給大法弟子搜身的刑事犯說:「那幾天給煉法輪功的搜身手都累木了。」還有30多個早已經放棄修煉法輪功的人也抓來了。

5月份在第二看守所中,為了不讓大法弟子們睡覺,女惡警吳豔飛說:「抓幾個典型,誰閉上眼睛,就是煉法輪功呢。」14監號的女大法弟子立掌發正念被管教知道後,在所長李樹林指使下給大法弟子戴上支撐棍,第二看守所的支撐棍不夠用,所長李樹林親自開車把全市拘留所和第一看守所的支撐棍全拿來了,還不夠用,所長李樹林又去買手銬,將這些大法弟子的雙手與支撐棍銬在一起。14監號的大法弟子高喊:「法輪大法好!」第二天,13監號的女大法弟子發正念,所長李樹林氣急敗壞的又去買鐵管,做了幾十個支撐棍,又去佳木斯借來手捧子(三個環的),就這樣50多個女大法弟子,不分老少都被戴上支撐棍和手捧子,手銬腳鐐,不分晝夜坐在地上,不讓睡覺,由賣淫的女犯們和其它刑事犯看著。邪惡管教又對這些女犯們訓話:「看著這些煉法輪功的,不許煉法輪功的睡覺。」發現有睡覺的就給這些女犯也戴上支撐棍,而且還承諾給監視法輪功學員有功的提前釋放或減刑。在所長李樹林、副所長遊傑和女管教吳豔飛的淫威下,這些女犯們肆無忌憚,用各種方式折磨迫害大法弟子,看見誰閉眼睛就往臉上澆冷水,抓住大法弟子的頭打嘴巴子,給其戴上支撐棍,(支撐棍長1.2米)因為雙手被銬在支撐棍上,生活不能自理,大小便全靠別人幫助,一個監房40多人,有25人戴著支撐棍,坐在冷水的地上,為了減少麻煩,她們每天減少進食進水。有個叫安玉霞正趕上來月經,每天夜裏冷風都吹在她的濕衣服和褲子上,身體像被蟲子咬了一樣難受,在身體承受不住的情況下寫了不煉功的保證,才把支撐棍卸下來。這些女犯們不分白天黑夜,只要看見誰閉眼睛,就往臉上澆冷水,大法弟子們的衣服和褲子總是濕淋淋的,坐的地上都是水,有的身體十多天就開始潰爛。一個有善心的幹警一天晚上把銬子給鬆了松,把包袱放在地上,讓她們靠著休息一下,由於幾天沒有閤眼,大家很快就都睡著了。因為手銬鬆了手就可以拿出來了,不由自主地把手放在了頭上,這時被夜裏來巡視的所長李樹林在監控器看見了(2002年2月第二看守所在每個監房都安上了兩個監控器,監控器的鏡頭連廁所都盡收眼底,有道德敗壞的幹警故意將廁所位置放大,更是一覽無餘),當時所長李樹林氣勢洶洶帶著值班的惡警們,手裏拿著皮管子(一寸粗)衝進女監房,抽打已經熟睡的大法弟子,每個人都被抽得渾身青紫,直到第十七天,最後一個支撐棍才被卸下來。

5月份的那些天裏,在第二看守所院裏,慘叫聲連天,全市各個派出所,分局都在提審大法弟子,上百名大法弟子,不論年齡大小,都要遭受到各種酷刑逼供,讓監獄裏的犯人們都提心吊膽,各個心驚肉跳的。

大法弟子陳明珍是鶴崗市興安台的,兒子是警察,為避免包庇之過,她兒子將她送到第二看守所,陳明珍在第二看守所被迫害得有點神志不清,有時「啊、啊」的喊叫,被副所長遊傑用皮管子抽了30下,後背當時全紫了,又給其戴上了支撐棍,讓她坐地上,不許躺下,不讓睡覺,閉上眼睛就澆冷水,20多天後,陳明珍臀部就潰爛了,醫生給她換藥時,看見她臀部已爛成兩個大洞,醫生當時的淚水就流下來了,站在醫療的角度上,醫生一再請求看守所把陳明珍的支撐棍卸下來,陳明珍有點神志不清,好多天不能穿褲子,臀部在外裸露。直到6月末送到哈爾濱時,臀部的兩個膿塞子才掉下來,留下了兩個大坑。

大法弟子郝淑賢,59歲,是鶴崗市工農區的,4月20日,片警寵維峰和所長張成清與另外兩個惡警,在郝家翻了4、5個小時,連煤棚子也翻了,結果甚麼也沒翻到,在這期間,郝淑賢不離他們左右,知道他們最能栽贓陷害了。但在郝淑賢沒有留神時,他們拿出塑料袋,說是在連煤棚子翻的。郝淑賢說:「沒有。」他們將郝淑賢非法送進第二看守所,在看守所他們強迫郝淑賢「坐鐵椅子」、「上繩」──用細繩勒胳膊向兩側拽,惡所長用皮鞋踢郝淑賢的小腿,打嘴巴子,邊打邊問郝淑賢資料是誰給的,郝和誰聯繫,郝淑賢拒絕回答,一直打了一個多小時,在被打得堅持不住時,郝淑賢喊了一聲「師父」,就昏過去了。這時惡警才住手。

郝淑賢被架回監房後,右手被捆得不自主地振顫,兩個月後,才能自理。

大法弟子張豔,55歲,是鶴崗市興安台的,被惡警吊起來毒打,雙手被戴上手銬後惡警往其雙手上猛踩,手都被踩腫了。

大法弟子丁鳳蓮是鶴崗市東山區的,被惡警非法綁架到第二看守所後,在審訊室被剝去衣服毒打了一夜,第一次審訊是走著去的,回來時是抬回來的。回來後不能動只能躺著。第二次審訊是抬去的,又被毒打一頓抬回來。

大法弟子趙玉玲是鶴崗市向陽區的,被向陽公安分局的惡警察剝去衣服(只穿胸罩和內褲),被侮辱和毒打幾個小時。後來,惡警還用報紙將審訊室的玻璃擋上,打了她一夜,並威脅她不許往外說。

大法弟子譚延軍是鶴崗市工農區的,曾遭到嚴刑逼供,工農公安分局副局長李樹江說:「你不說我就把你206塊骨頭一塊一塊的查著打,上面說:‘打死有名額,打不死留口氣就行。’」譚延軍被打昏後,在工農公安分局自己填的詢問材料上給其按手印。譚延軍被迫害得耳膜已經穿孔,又被打出心臟病(有鑑定)。

大法弟子曲傑,57歲,家住鶴崗市工農區。被工農公安分局綁架,在工農公安分局,被副局長李樹江刑訊逼供,並叫囂著:「你知道老張頭吧,死了又怎樣,死了白死,上頭有人給擔著。」

大法弟子司尚雲,55歲,家住鶴崗市工農區。被非法抓到第二看守所,由於心臟病犯了被送進醫院。在醫院司尚雲的雙腳被鎖在病床的一個床頭,雙手戴著手銬被鎖在另一個床頭,不能活動。

大法弟子黃詩生是鶴崗市工農區的。被綁架到看守所審訊時,他被工農公安分局副局長李樹江用電線把手捆到背後,吊在暖氣管上,李對其進行毒打逼供。現在手腕還留著傷痕。

在監獄還有這樣一幕:毒打女大法弟子的惡警說,「你是劉胡蘭,我們是偽軍。」

大法弟子姜鶴軍,50歲,是一條褪的殘疾人。被惡警抓來後,被非法判了三年。生活不能自理,每次大小便都需要人攙扶,家人來每次都聽得見哭聲。

大法弟子王秀芝,59歲。被劫持到第二看守所時,體重160多斤,面色紅潤,到看守所一個月後開始吐血;被非法判勞教三年,並送到哈爾濱戒毒所。因在哈爾濱體檢不合格,又被送回到了第二看守所。第二看守所想「轉化」她,拒絕放人。在看守所,王幾乎天天吐血,胃黏膜都吐出來了,體重下降了50多斤,看守所帶她去醫院檢查,做胃鏡,檢查結果是胃黏膜全部脫落,多處出血,大便紫色,十二指腸全部潰瘍,看守所讓其住院,拒絕放人。

大法弟子譚國義的女兒因煉法輪功被非法判勞教。之後,不法惡人又把譚國義劫持到第二看守所,因檢查後,發現其有病,看守所不收,惡警答應給看守所交錢,就這樣被非法關押在第二看守所。

大法弟子藏風芝,69歲。4月20日被劫持,被非法判勞教2年。現已經骨瘦如柴,被送進醫院時,已經不能行走。

大法弟子邢淑清,70歲。剛進監獄時,走路生風,現在腿腳都已不聽使喚。

大法弟子姜允敬被興山公安分局劫持。經保隊隊長信德軍帶領分局的幾名惡警對姜進行毒打(用打張景亮的招)。用他們的話講:「206塊骨頭一塊一塊用手摟,用手按肋骨之間的肋神經,」一夜之間就折磨不成人形了,之後又把姜允敬吊在高處水管子上進行迫害。因為姜允敬拒絕按手印,信德軍指使喝得兩眼通紅的惡警踩姜的手。姜允敬的手都被踩爛了,姜被折磨得5天5夜沒吃沒睡,後送進監房,又給其戴上腳鐐,長達3個月。姜允敬進行絕食抗議,幾天後才將腳鐐給拿下去。

現在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有20多名老太太,均被教養2至3年。最大的71歲,其中有10多人被投到外地又給退回來了。容納20多人的監房擠了40多人,最多時擠45人,人多得立身睡覺,全睡滿了。一天吃三頓飯,有兩頓是窩頭,有的老太太沒有牙,吃東西很費事。看守所一兩大醬和點鹽水賣5元錢,一個榨菜賣5元,幾角錢的醋賣5元,一袋豆粉20元,奶粉20元,一箱方便麵50元,就這些東西不高興還不賣;這些老人由於長期被非法關押,嚴重缺乏營養。看守所不讓家屬送吃的,從2002年4月20日進來,一直沒有見到家人,直到11月下旬,有六個老人絕食六天,主管看守所的張春青副局長來了,大法弟子提出要與家人見面,從12月初才被允許和其他犯人一樣,正常接見家人。20多個老人普遍血壓都在240~170之間,所長和管教找來家屬,讓家屬保證:出現一切生命危險後果自己負責,第二看守所不負任何責任。並讓家屬簽字。這些老人日漸消瘦,有的吃的很少,瘦成皮包骨了,看守所就是不放人,就這樣煎熬著這些老人們。

大法弟子杜桂傑在2002年1月在單位向人講清真相時,被單位(市人民醫院)送到派出所,被非法判勞教2年。同年3月,在第二看守所出現嚴重貧血,生命垂危,看守所將杜桂傑送到醫院搶救,並主動給辦取保候審。要求家屬作保人,在身邊看護的姐姐杜桂華給簽了字。4月20日,鶴崗大規模非法抓捕大法弟子,杜桂傑知道後被迫流離失所,在外租房子住。9月初,在出租房屋內,被非法闖入的惡警強行綁架;因杜桂華是杜桂傑的擔保人,也被劫持,非法拘留了15天,理由是「包庇」妹妹,明明是派出所強迫家屬簽的字,用惡警們的強盜邏輯,受害人反倒成了「包庇」。杜桂華被放回後,手機一直被市局刑警隊非法監控。第二看守所又設了圈套,讓杜桂傑往出打電話,電話通後,杜桂華沒出5分鐘就被惡警劫持,並到其家中搜查。只搜到一本真相小冊子,杜桂華就被帶到第一看守所,惡警們把會議變成刑房,毒打杜桂華,並用細繩勒胳膊四次,讓她承認修煉法輪功。杜桂華否認,第二天又把杜桂華吊起來進行拷打,杜桂華實在承受不住了,被迫承認自己修煉法輪功才把她放下來,寫了材料。這些惡警們這才滿意地走了。杜桂華家中被翻得亂七八糟,全家維持生活的服裝店被迫停業了,孩子和丈夫陷入困境,家中72歲的父母終日以淚洗面。

在鶴崗,有多少家庭被逼得妻離子散,又有多少孩子父母被抓無人照顧,是誰在禍國殃民,誰在殘害百姓啊?

現正告鶴崗所有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不法人員趕快懸崖勒馬,停止你們的暴行,善惡有報是天理,江××馬上被推上審判台了,如果你們還執迷不悟,那麼你們也逃不脫歷史的審判,到時候悔之晚矣。要知道除了人間法律外,迫害大法的惡人還要遭到天理的嚴懲。

鶴崗市惡人榜:張興福 任銳忱 張春清 金龍錫 李樹江 還有各個分局和「610」歹徒、第一看守所、
第二看守所: 李樹林 吳豔飛 遊傑;

電話(鶴崗市公安局區號是0468)

局長室 3340126 副局長室 3353909 3342233 3340257 3344591
政治處主任 3357799 工會主席3340908 居民身份證辦公室 3348473
刑警支隊支隊長 3349216 防暴支隊 3350206 自行車管理所 3431610
收容審查站 3343362 警犬工作站 3384380

工農公安分局
局長室3423113 副局長室 3422575 政委3450508 辦公室3423115
治安科 3418558 法制科 3415757 刑警隊 3419118 3423798
防暴大隊 3436110 團結路派出所 3422137 文化路派出所 3342066
紅旗路派出所3343833 站前治安派出所3228668 湖濱派出所3422149
新南路派出所3345008 解放路派出所3438386

向陽公安分局
局長室 3224647 副局長室3222336 3237544 辦公室3220860 經保科 3236493
法制科3236049 治安科 3222066 刑技大隊3283234 防暴大隊3230110
北山派出所 3221018 光明派出所3224860 3225557 紅軍派出所3224678
南翼派出所3284854 勝利派出所3222544

南山公安分局
局長室 3333777 副局長室3333977 政委辦3336888 政治處3332110
經保科3333969 刑警隊3332118 3333987 3333388 防暴大隊3344110
六號派出所3336476 富力派出所3383661 鐵東派出所 3308555
鐵西派出所 3305108 麓林山派出所 3383768

東山公安分局
局長室3567777 副局長室3563700 報警電話3569110
東山派出所 3532194 三街派出所3533711 新一派出所3562888
東方紅派出所3564732 工人村派出所3572787 蔬園鄉派出所3431587
新華鎮派出所3682215 紅旗鄉派出所3623523
興山公安分局 3529930 3529970
溝北派出所3523430 溝南派出所3529110 嶺南派出所3523232

興安公安分局
局長室 3621601 3621718 政工科3626991 刑警隊大隊長室3622854 3628110
值班室3622110 刑警隊3702110 3621580 刑警隊辦公室3621662 經偵科 3623110 峻德路派出所3702084
新建路派出所3623183 興安路派出所3621774 興長路派出所3621546 河東路派出所3601333

鶴東分局
局長室3220087 政委室3226121 辦公室3222195 刑警大隊3233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