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故事:瘋僧掃秦


【明慧網2003年6月23日】蘇州西園戒幢寺五百羅漢堂裏,有個泥塑瘋僧的立像。他有十樣毛病:歪嘴、駝背、鬥雞眼、招風耳朵、癩痢頭、蹺腳、抓手、斜肩胛、雞胸、外加歪鼻頭,因此叫「十不全」和尚。這座泥塑雖然相貌奇特,但殘而不醜,塑造得十分出色,特別是腰裏束的那條帶子,做得像真的絲帶一樣。

傳說,這瘋僧原來是個窮書生;他平時喜歡議論朝廷弊病,抨擊天下大事,幾次去考科舉,總是在文章裏面冷嘲熱諷,大發牢騷,因此儘管他有膽有識,滿肚皮的詩詞文章,可是到了三十多歲,連個秀才也沒撈上。後來他曉得這個世道不好,看破了紅塵,就出家到廟裏去當了一名燒飯和尚,一天到晚瘋瘋癲癲,胡言亂語,因此,大家都叫他瘋和尚。

有一年,金兀術發兵侵犯中原,先後使出了連環拐子馬和鐵浮陀兩條連環惡計。精忠報國的岳飛帶兵出擊,一一識破了惡計,把金兀術打得落花流水。正當這時候,陰險毒辣的秦檜,與金兀術暗中勾結,和他的老婆王氏在東窗下密謀策劃,假傳聖旨,把岳飛召回京裏,對他下了毒手。大年初一大清早,秦檜帶了他的老婆王氏到廟裏來燒香。他們在廟門前停下來,只見大雄寶殿前的廣場上,幾棵松柏青翠蔥鬱,直插到半天裏,旁邊有個穿得破破爛爛的叫化和尚,正在砍一棵檜樹。秦檜一看這檜樹青翠翠的,不像是棵病樹,可這和尚為啥要把它砍掉呢?就走過去問道:「大年初一的,要討個吉利呀,為啥要把這好端端的樹砍掉呀?」瘋和尚抬頭一看,原來是秦檜。只見他身穿紅袍官服,裝得雍容大度,可面孔上一副奸相,一雙三角眼滴溜溜在打轉。就慢吞吞地回答說:「這樹裏生了黑心蟲,把樹身都蛀空了,再不把它砍掉,說不定旁邊的松柏都要遭殃。秦檜道:「那就把它鋸了算了,何必花這麼大的力氣把根挖光?」瘋和尚撇撇嘴說:「啊呀,你這位大官怎麼這點道理也不懂?老話講,打蛇打七寸,砍樹先砍根。我出家到這裏來,就看透了這檜樹不是好東西。你看,這檜樹葉子像柏樹,樹幹像松樹,不三不四,非驢非馬的。」秦檜一聽這和尚話中有刺,心裏老大的不高興。他想:年初一頭香還沒燒成,倒被這和尚當頭打了一記悶棍。於是露出了一副尷尬相。他老婆一看苗頭不好,輕輕地對秦檜說:「快去燒香吧。」

秦檜啐了一口唾沫,大搖大擺地踏上佛殿。王氏給他在如來佛前點了紅燭,燒了檀香。秦檜恭恭敬敬地跪在蒲團上,連連叩頭,嘴裏念念有詞。燒過香,看看時間還早,就在廟裏兜了個圈子。當他們來到寺院的伙房,迎面飄來一股香噴噴的味道。朝裏一看,只見裏面那燒火和尚一手抓了隻狗腿,一手拿了杯老酒,歪著頭,咧著嘴,正在大口大口地吃肉。一邊吃,一邊還咂咂嘴說:「這黃狗肉好香呀,還是只雌狗呢!」秦檜的老婆心裏一怔,拉拉秦檜的袖子,指指說:「你看這燒火和尚要作孽,竟吃起狗肉來了!」秦檜心裏好氣呀!心裏想:黃狗肉,不是暗指他的老婆嗎?但是此黃非那王,可又扳不著這和尚的錯頭。正在尋思,他老婆卻開口了:「佛門清地,戒殺眾生,你這和尚怎麼吃起狗肉來了?」瘋和尚接口說:「你這女人怎麼不曉得,張大帝吃凍狗肉,老早有這規矩了。何況我吃的是惡狗肉。這黃狗心腸惡毒,好人被他咬死了不少,大家巴不得把它斬成肉醬,我只吃狗腿,算便宜了他!」那王氏又挨了一棍,連忙同秦檜往外走,回到了廟門口。正要上轎時,秦檜忽然看見牆上貼著一張黃紙頭,上面歪歪斜斜地寫著一首詩:「伏虎容易縱虎難,東窗密計勝連環,可恨彼婦施長舌,痛煞老僧心膽寒。」秦檜呆住了。王氏順著秦檜的目光看去,哎呀!那詩裏說的,不正是風波亭發生的事嗎?秦檜夫妻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弄得六神無主。秦檜嘴哽骨頭酥,半晌,才嘀嘀咕咕地說:「反了!反了!這還了得!」這時候,正好廟裏當家的和尚走來。秦檜面孔鐵青,喝問當家和尚:「這詩誰寫的,快找他!」當家和尚一聽話音,覺得這人有點來頭,不能得罪他,索索發抖地說:「讓我去查查看。」

不一會,當家和尚領來了一個和尚,這人一手拿著一根棍棒,一手掮著一把竹掃帚,一蹺一拐地過來。秦檜夫妻倆一看,這不是那個吃狗肉的和尚嗎?故意衝著他說:「我道是誰寫的,原來是個蓬頭垢面的髒和尚!」瘋和尚冷冷地回答說:「我道是誰在叫喚,原來是專門吃裏扒外的七石缸。」秦檜恕氣沖天,吼道:「你這叫化和尚狗肉吃昏了,見了老夫怎麼不下跪?」瘋和尚兩手一抖,兩腳一瘸,指指膝蓋頭說:「凍瘡時發,不能下跪。」秦檜一聽這瘋和尚實在厲害,他眼珠一轉,盯著瘋和尚身上的破袈裟,呵斥道:「看你衣著這樣破爛來見我,成何體統?做和尚的難道一點禮節也不要了?」瘋和尚嘿嘿一陣冷笑:「你這位大人錦衣玉食,知書達禮,怎麼說得出這種話來?你不要只重衣衫不重人哪!別看我外形難看,內心可光明正大。不像有些戴紗帽、穿大紅袍的老爺,看起來好看,心裏卻刁鑽惡毒,光做虧心事。」秦檜一時答不上話來。那王氏見他狼狽不堪,心裏難受,忽然發現瘋和尚手裏拿著一根擀面棍,以為是吹火筒,像撈到救命稻草,面孔一板,對瘋和尚吆喝道:「你別裝瘋賣傻!怎麼吹火筒也沒有洞眼?」瘋和尚見王氏想在象牙筷上扳隙絲,不禁從鼻孔裏哼了一聲,回答說:「我這吹火筒不能有洞眼呀,有了洞眼就要私通番邦哪!」這句話像一柄利劍,刺中了秦檜的心窩,惹得他暴跳如雷,大聲喝道:「看你掃帚簇新,不是個懶和尚是甚麼?」瘋和尚也厲聲地說:「你說我懶嗎?我這把鐵掃帚可不是掃地用的,是要掃盡天下一切賣國賊!」說著,揚起那把掃帚,裝瘋賣傻地朝秦檜掃去。王氏站在一旁,嚇得直喊救命。那秦檜急忙閃向一旁,才沒有被人掃著,猛地,他竄過來拉住瘋和尚的腰帶。秦檜這一拉,自己卻嚇呆了,原來那帶子被他一抽,結子脫開,捏在秦檜手裏,馬上變成了一條長蛇,張開了大口,那血紅血紅的舌頭一吐一吐的,直向秦檜臉上伸過來。秦檜夫妻倆嚇得魂不附體,當場昏了過去。等到甦醒過來,那瘋和尚早已不知去向了。

這件事,後來就叫做「瘋僧掃秦」。人們非常敬仰瘋和尚為人,就把他奉為菩薩,塑了像供在西園羅漢堂裏,千秋萬代讓世人瞻仰。

文章來源:《中國名城蘇州的故事》(花城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