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勞教所惡警暴行錄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6月18日】上海女子勞教所位於青浦區市郊,成立於1999年7月,郵編為:201701。它剛成立時是專管隊,後又改為五大隊,是上海專門非法關押迫害大法弟子的集中營之一。

主要惡警有:

惡警頭子許潔潔:五大隊任大隊長,負責整個大隊迫害法輪功的所有事務。此人50歲左右,長相惡毒,大臉盤,戴眼鏡,說話拖裏拖拉,咬字不准,易激動。

惡警蔣××:30多歲,負責洗腦,曾被評為上海市勞教局「抓思想積極分子」,並上過「光榮榜」。此人不達到其邪惡目的決不罷休,多次到所外進行所謂的「學習、交流」。專找大法弟子執著處迫害,然後灌輸邪惡。

惡警李××:30多歲,負責洗腦;戴眼鏡。

惡警曹××:50歲左右,身體狀況不好,有心臟病。曾經做過教師,轉到勞教局多年。負責大隊的生產勞動;專門用所謂的『情感』來欺騙大法弟子,並用小恩小惠打動人。

惡警沈××:滿臉橫肉,大臉盤,膚色較黑;手段陰險毒辣,專門背地裏搞見不得人的小動作。

自2000年到2002年,特別是在2001年每星期都有大法弟子從各拘留所轉押到這裏。然後她們的起居、一切舉動和言行都由幾名社教人員(即勞教犯人,如吸毒、偷搶、賣淫者)24小時負責監督,並隨時向惡警彙報。五大隊分9個組,後又增加1個組;每組約有16人左右,房間約有20左右平方;最多時有20人為1組。平時保持有200人左右(不包括期間有進來和出去的)。

勞教所剛成立初期,約有30名左右的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大法弟子齊心協力堅定地抵制邪惡,衛護大法,堅持煉功。

對於堅定實修的大法弟子,邪惡頭子許潔潔就用軟硬兼施的辦法逼迫背叛信仰,每2小時洗腦一次,讓猶大灌輸邪悟;還讓家屬和其它惡警以偽善來欺騙。

硬的一手有:把大法弟子單獨關在狹小黑暗密不透風的禁閉室中,每晚12點後睡覺,很早叫醒;強化勞動,勞動量大得驚人,產品都是出口的,主要有各種文具用品等等,活兒非常繁瑣;轉到其它社教大隊讓幾十個社教人員看管著,並不時地受到各種人身侮辱和肉體折磨;吊起來,不讓上廁所,讓社教人員謾罵和侮辱。

即使如此,隨著師父不斷正法和大法弟子發正念,2002年下半年以後被綁架進來的大法弟子大多看清了邪惡的伎倆,堅持抵制迫害,惡警沒辦法,只能把她們單獨關在房間裏。

目前仍然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的部份大法弟子有:

柏根娣,單身,曾是部門經理。1999年被非法判了2年送進勞教所,拒不妥協。2001年出去後不到一月又被抓進來,被非法判了三年。惡警頭子許潔潔狂稱:勞教所的大門永遠敞開著。

張英,丈夫被非法判了8年徒刑,2002年她進了勞教所後拒不背叛信仰,惡警派和她同校的同濟的猶大給她洗腦,她流淚了,為她們被邪惡矇蔽而痛心。之後,她被拉到二大隊吊了六天六夜,胖胖的身體一下消瘦下來。

在惡警的長期迫害下,導致個別大法弟子精神失常,李小英就是其中的一個,她和丈夫(也是大法弟子,現被關在監獄,音訊皆無)從貴州來上海開裁縫店謀生。她的一個2、3歲大的女兒也不知下落。她因不放棄修煉,而受到同監房的一些猶大的迫害、摧殘(這些猶大是在惡警的支使下所為),輪番給她洗腦,同時人身攻擊、百般侮辱,導致精神失常。

期間惡警把堅定的大法弟子關禁閉,俞培英就是其中之一,她是上海女子勞教所年齡最大的一個,66歲。她在禁閉室和嚴管室度過了2/3的勞教生涯。

惡警還經常加重邪惡灌輸,請來所謂社會上的『知名專家』和『學者』作「報告」和「揭批會」。這些所謂的「學者」不學無術,沒有任何學術水平,不過是學術界的一些敗類而已。

另悉,目前隨著上海男子勞教所內大法學員解教日益增多,所內大法學員越來越少,邪惡迫害手段也越來越忘乎所以。以洪××(專管中隊指導員)、孫××和項××(中隊長)為首的惡警按上面的旨意以肉體折磨手段來迫害大法弟子,如:以長時間不讓睡覺(有近一個月),讓社教人員任意毆打堅定信仰的大法弟子,送嚴管組等手段妄圖摧毀大法弟子的意志。惡警們膽敢這樣做是因為它們的上級:大隊長惡警王××(正)和顧××(副),勞教局局長汪××等惡人縱容的結果。

正告那些惡警:不要以為自己的所作所為無人知曉,立即停止犯罪,否則必將受到法律的制裁和天理的嚴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