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的音樂時刻伴隨著我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6月17日】不知從甚麼時候起,大法的音樂慢慢地融進了我的每一個細胞當中。它伴隨著我在修煉的路上,走過了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記得在大法沒被迫害之前,我們每天可以在煉功點上煉功。晨曦中,我們聽著大法的音樂煉著五套功法,那種祥和,那種寧靜,使我有了一種超凡脫俗的感覺。

又多少人循著大法優美的音樂而來,從此加入到這些追求真、善、忍的修煉人群中。

那時,我們真充實啊,我們聽到了宇宙的法理,我們找到了回家的路,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義是「返本歸真」 。

99年7.20,對大法瘋狂的迫害開始了。江魔利用軍、警、特務,和一切宣傳機器,對大法和師父造謠、誣陷,對大法弟子進行慘無人道的抓捕和屠殺。大量的書籍和各種光盤、錄像、磁帶等都被抄走。全國處於白色恐怖之中。

大難壓頂,也不能改變我對大法的信仰。狂風巨浪,吹不走大法在我們心底埋下的萬道金光。那是我們回家的路啊!我們怎麼能放棄?

清晨,我照常起來煉功。靜靜地……我想起了師父,淚水止不住地流:師父,您在哪兒,大法遭難了,您千萬要保重啊!

忽然,我的耳邊響起了大法的音樂,那麼清晰,那麼優美。我的心顫慄了。分明是師父在鼓勵我,在這大難之時,師父就在我的身邊。我激動不已,泣不成聲。

我明白了自己的責任,知道了該怎麼做。從那時起,義無反顧地一次次踏上了為師父、為大法討公道的上訪之路。

在天安門廣場,我和我的同修們,踏著堅實的步伐一步一步向廣場中心走去。儘管有惡警、便衣的盤查,可對這些迫害大法的惡人我們不屑一顧。為了大法的清白我們已將個人生死置之度外,昂首挺胸,感覺自己頂天立地。這時,只有大法的音樂聲依然環繞在我的耳邊。它召喚著我。

我們把橫幅高高舉起,喊出了心底的最強音:「法輪大法好!」那聲音直衝雲霄,使邪惡喪膽。

在被迫害的日子裏,大法的音樂依然伴隨著我。無論在我被抓、被打、被酷刑折磨,被叛徒圍攻時,我都能隱隱聽到那優美的音符響在耳邊。

記得在勞教所時,因為惡警要給我們洗腦,不讓睡覺,幾天下來,搞得我疲憊不堪,意志消減。昏昏沉沉之中,忽然,大法的音樂飄進了我的耳際,震動著我的耳膜,清清楚楚。我一下精神起來說:「你們聽,大法的音樂聲,多好聽啊!」

幾個猶大怔怔地看著我,從她們的眼神中我明白了,她們根本就沒有聽到。過後她們彙報到惡警那兒,說我的神經有點錯亂了。背叛大法的人,怎麼能理解大法弟子對師父、對大法的那赤誠的心。

大法的音樂激勵我戰勝一個個困難,衝破一次次魔難。

現在,我們在繼續完成著我們的史前洪願──「助師正法」,救度著被邪惡的謊言矇蔽的眾生。我們不辭勞苦,無論嚴寒酷暑,大雨傾盆,千難萬險都不能阻止我們講真象的腳步,因為我們明白,那是歷史賦予每一個大法弟子的神聖使命。

說實話,有時我也真是感到很累,很睏。這時我又會聽到那優美的音樂聲自天外飄來,由遠而近,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在修煉的路上不能停息,要勇猛精進。因為我們的時間太少,太緊。還有無量的眾生等著我們救度啊!我們怎麼能停?

四年了,師父帶著我們終於從巨難中走了過來。普天「同慶、同祝、同頌」的一天即將來臨。到那時邪惡將灰飛煙滅,「世間眾生將回報大法與大法徒救度之恩。」(《大法之福》)可是,誰又能知道,我們偉大的師尊為了我們為了眾生到底吃了多少苦?主佛的慈悲呀,用人間淺白的語言又怎麼能敘述得清?

師父啊,我們無法表達對您的敬仰。可您為我們所做的一切都在我們的心裏呀。是您洪大的慈悲呵護才使我們在巨難中堅定地走到了今天。

我們將不負師父的重託,不負眾生的期望,堅定地走好這最後的一段路程。在不久的將來正法結束時,我們將跟隨師父,伴著大法優美的音樂,返回我們那離別已久的家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