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某地區大法弟子的正法歷程(上)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5月8日】當我帶著我們地區眾多同修的囑託,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歷盡艱難終於踏上飛往北美飛機的時候,心情是平靜的。當飛機衝上雲端,回首望著這片古老而又神秘故土的時候,思緒萬千:我離開的這片國土上正在發生著前所未有的、對人類未來具有重大影響的事件!我為甚麼能夠在此時離開我從來沒有想過要離開的祖國。當我第一次堂堂正正地站在領事館門口煉功、發正念的時候,近四年來我所在地區大法弟子的正法壯舉一幕一幕地展現在我的眼前,止不住的淚水一次一次地模糊了我的眼睛。我明白了在這一特殊歷史時期我來到北美的目的,我應該儘快將他們寫出來,將在國內無法實現的願望完成。由於網絡的嚴密封鎖,我們地區在收郵件方面沒有問題,但在發郵件方面一直很難突破,眾多弟子感人的正法經歷幾乎在網上沒有報導過。

一、佛恩浩蕩、修者日眾

自95年年底到96年年初之後,修煉法輪大法的人越來越多,許多二級甚至三級單位都有了自己的輔導站,煉功點更是遍地開花,隨處可見佩戴法輪章的大法弟子。通過對幾次交流會所租借禮堂的座位情況,我估計本地區的煉功人數超過5000人,由於我們沒有組織、也沒有名冊,所以具體人數誰也無法知道。某個研究院,煉功人數就達近百人,我所在的75人的研究室擁有《轉法輪》的人數超過20人,堅持到各煉功點煉功的也超過了10人,該研究院裏的功友有很多根本就不認識,甚至還沒有聽說過,因此「7.20」以後,今天這個到北京上訪被抓回來了,明天那個散發真相材料被拘留了,同修之間也對不上號,有的被關在一起時才第一次見面。

邪惡之徒更是暈頭轉向。一次本單位的書記(為洩私憤主動將本單位大法弟子送到610非法關押洗腦2個多月,惡人榜上已留名)對我說:「我以為都把你們看起來了,不知道又從哪裏冒出一個老魯?他是甚麼時候開始煉的?」邪惡之徒們哪裏知道大道無形勝有形的道理?上述事實說明,鎮壓之初邪惡所宣傳的所謂「嚴密的組織」、「全國煉功人數只有200萬人」純屬無稽之談,就連它們自己都不相信。

由於這個企業知識分子相對密集,因此大法弟子的文化水平普遍較高,具有大學及其以上學歷的弟子佔有相當大的比例,很多都是當時某一級別的領導(當然現在都已被迫離開了原來的工作崗位),他們無論是業務能力、還是為人都在社會上產生了很好的影響,並為以後的正法打下了堅實基礎、致使惡人在我們跟前無話可說、自愧不如,只好在暗地裏搗鬼,當然這是後話了。由我們地區的情況可以想像到當時全國修煉的壯觀景象,因此惡人對法輪功的鎮壓從人類這個角度講,說到底就是那個邪惡頭子發現好人太多了,大法弟子像一面面鏡子照出了他自己的醜陋和低下,從而不舒服、繼而產生了妒忌心和恐懼心,如此而已。

二、天傾地覆、坦蕩正法

邪惡之徒對大法有組織地干擾破壞,我們在98年年初就有了明顯的感覺。煉功點屢次被取消,我們當時也只好經常遷移;組織部門也開始秘密調查,尤其是對擔任一定職務的大法弟子更是「關心備至」,找我們「談話」、說是要注意「影響」了等等,我曾質問它們:「煉功做一個好人,鍛煉身體,工作也幹得很好,怎麼影響不好呢?」它們無言以對。也就是說,暗中的迫害,我們知道的,從98年初就開始了。「4.25」萬人和平上訪後,它們只是加速了迫害的步伐而已。

記得在99年6月10日前後,中央電視台剛剛播發了關於中央政府從來沒有反對煉功,人民有煉的自由也有不煉的自由,不傳謠、不信謠等等,第二天一位副院長就拿著一張既無文件頭、又無落款、日期的所謂秘密文件給我們宣讀,內容、口氣與後來「7.20」的宣傳完全一樣。我就問,院長,你這是從哪裏弄來的?昨天中央「兩辦」剛剛說了不信謠、不傳謠,你怎麼還給我們傳達這個?這絕對是謠言,不要再傳播了。結果當時的這位院長啞口無言。可見,邪惡之徒對大法的迫害自始至終是荒唐的、見不得人的,完全是靠自相矛盾的謊言開道,是見不得陽光的,當然也是註定要失敗的。

1999年7月20日是人類永遠都不會忘記的日子,也就是從這一天邪惡開始了對宇宙根本大法──法輪大法的公開迫害。當時真有天傾地覆的感覺,但是由於師父為弟子承擔了來自宇宙高層的一切邪惡因素,而且把所有的弟子都推到了最高位置,因此才有了當時波瀾壯闊的正法之舉,在當時我們地區紛紛走出來的弟子也都成了後來正法的中堅力量,除極個別的走向反面外,絕大多數弟子都在魔難中、在磕磕碰碰中走了過來。但是由於正法剛剛開始,在鋪天蓋地的邪惡宣傳中都經過了一個認真思考的過程,在相互交流中逐漸認識到大法修煉是絕對正確的,師父教我們真善忍的法理沒有錯!也就在這個時候,丁延「讓生命在正法中輝煌」一文在大法弟子中廣為流傳,對大家的影響非常大,很多人是含著淚水讀完的。

到99年的9月份,我們地區的大法弟子普遍走出了低谷,從此以後開始了驚天地、泣鬼神的正法歷程:五位大法弟子成功地登上了天安門城樓,打出了「李洪志老師是宇宙真理的傳播者,法輪大法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橫幅,據說在當時的美國之音有過報導。當時很多常人都在說,法輪功真了不起,你們師父培養出這麼好的弟子,你們師父也一定了不起。

成百成百的大法弟子走上了天安門廣場,僅僅在2000年的元旦我們企業就有300多弟子去北京證實大法;2000年年初200多人的集體煉功,是省內最大規模的一次集體煉功,給予邪惡以極大震動;大法真相橫幅、傳單一批一批地出現在大街小巷、居民樓內。由於本地區的經濟條件相對較好,電腦比較普及,常人也幾乎都看到過真相材料,明慧資料根本無法封鎖。

與此同時,大法弟子也遭受了殘酷迫害,據今年年初的不完全統計,先後有一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700多人次受到非法判刑、勞教、拘留或關押,被記錄在案的大法弟子大都被迫開除、免職、辭職、買斷,少部份留在工作崗位上的也被監控、受到不公正地對待。下面我就將我所了解的本地區正法中的點點滴滴寫出來,我知道無論我如何努力、用何種詞彙都無法表達大法弟子驚天動地的氣勢。

◇天安門城樓喊出千萬年的誓言、獄中兩年仍堅定不移的老洪

提起老洪(化名)在當地算是響噹當的人物,令邪惡為之膽寒。老洪是某研究院的工程師,業務水平很高,擔任幾個課題的負責人,是眾口皆碑的好人。99年12月25日他同另外四位大法弟子機智地避過警察的搜查成功地登上了天安門城樓,打出了橫幅,喊出了「李洪志老師是宇宙真理的傳播者,法輪大法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我無法表達這響徹天宇的吶喊所代表的巨大力量,只是回來以後他們說橫幅持續近一分鐘,城樓上的警察目瞪口呆。後來老洪被非法判刑兩年、兩位被判刑一年,另外兩位被非法拘留。

2001年12月25日,老洪堂堂正正地走出了北京某監獄。當單位的保衛科長在監獄門口接他的時候,他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兩年我在裏面一直煉功」,這一句話使原本想好好表現一番抓幾個「轉化典型」的單位領導和當地公安垂頭喪氣,只好乖乖地將其送回家,再也沒有提過所謂的「轉化」。單位同事到家裏去慰問,師父的法像就掛在客廳。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心邪惡躲都來不及,哪裏還敢猖狂?!

當我去看他並將兩年來的全部經文、資料送給他的時候,問起獄中的情況,老洪淡淡地說:「凡是能夠想像到的折磨我都經受了」。在前半年左右的時間為了開創合法的煉功環境,受盡了折磨,越是折磨越是煉,後來同一牢房的刑事犯都自覺地保護他,警察一來馬上通知他、並擋住警察的視線,每當這個時候,他就說「你們讓開,我就是要讓他們看到」。最後獄警所有的招都使盡了,也無法動搖他對大法、對師父的堅信!獄警長最後當著眾人的面伸出大拇指,說:「了不起,人家是修煉的人,就讓他煉吧,不要再管了。」從此,開創了整個監獄的公開煉功環境,贏得了從犯人到獄警的普遍尊重,甚至於同牢房的犯人搶著為他服務,為能夠替他幹點甚麼而感到光榮。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