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今生:冤孽難解


【明慧網2003年5月31日】編者按:人與人相識、相遇源於一個「緣」字。談緣離不開「輪迴轉世」。人在輪迴中不僅會轉生成人,還有可能轉生為動物、植物或其它的生命。這個故事來自中國古代的典籍,希望我們能從中得到啟發,善待我們遇到的一切。

唐朝貞元年間,有個叫李生的人,家住在黃河的北面。李生從小就很有體力,行俠仗義。常和一些說話舉動不規矩的青年在一起遊玩。二十多歲了才改變了平日的行為開始讀書。他所作的詩歌,人們都很稱讚。後來到了深州作錄事參軍。李生有風度,儀表堂堂,並且喜歡談笑,為人廉潔謹慎精明能幹。

當時王武俊率領成德的軍隊,憑藉著功勞大而凌壓眾人不顧忌法令制度。支郡守害怕而不敢正眼看他。武俊曾經派他的兒子士真去屬部巡視。士真到了深州,深州太守準備了豐盛的酒食,而且還在他住的地方安排了樂舞,大擺宴席招待士真。因為太守害怕武俊,所以侍奉士真的禮節也就非常謹慎。太守又擔心有人喝酒時觸犯到士真,因為這個原因,官吏和賓客一個都沒敢召集來。士真非常高興,認為別的郡都沒有能比得上的。酒喝到了晚上,士真就說:「很高興出使到你們郡招待得這樣好。我想要在今天晚上盡情歡樂,不能沒有嘉賓,希望能把他們召喚來。」太守說:「偏僻的小郡,沒有名人,又害怕副大使您的威風,所以不敢讓其他的賓客奉陪出席酒宴。只有一個錄事參軍李某,可以讓他陪伴侍奉您,與您一起談論說笑。」士真說:「可讓他來。」於是太守召喚李生進來。

李生上前叩拜,士真看見他,就變了臉色,非常憤怒。不一會士真就讓李生坐下,這時李生的態度更加恭敬了,可是士真卻越來越不高興。他瞪著眼睛看著李生,捋起袖子,伸出了手腕,沒有剛才那樣歡樂了。太守很害怕,不知道為甚麼。看看李生,已嚇得臉上冒出了虛汗,連酒杯都不能端了。滿座的人都十分驚慌害怕。過了一會,士真命令身邊的人,把李生捆綁起來送到牢獄裏。身邊的人立刻拉著李生的袖子快速離開,押到牢獄裏。一會兒士真又像當初那樣高興的喝酒了,等到天亮酒宴才停止。

太守又驚訝又害怕,就偷偷的派人到獄中訊問李生說:「你的態度非常恭敬,並且不曾說甚麼,本來對王君不是不順從,你自己一定知道怎麼得罪了他。」李生悲痛哭了很長時間才說:「常聽釋家說有現世之報,我明白它的意思了。我小時很貧窮。沒有生活的來源,因此喜歡和那些講義氣的人在一起交遊。常常到鄰近那些有錢的人家掠奪一些財物,騎著馬帶著弓奔馳,來回在大路上,每天要走一百多里。一天遇見了一個年輕人,趕著一匹好騾子。騾背上馱著二個大口袋,我想奪取他的錢財,看看左右都是山崖,這時天色也漸漸的黑了下來,於是我就用盡全力把他推到了山崖的下邊,騎上了他的騾子急速的奔跑到了一家旅館裏。我打開了那口袋,得到了一百多段美麗漂亮的絲織品。從此家裏就漸漸的富裕了,我因此就把弓箭折斷,關起門來讀書,最後就做了官,到了現在這樣。這事到現在已經有二十七年了。昨天晚上君侯叫我陪王公飲宴,進去以後我就看王公的相貌,是我從前所殺死的那個年輕人。當我向他叩釋以後,我心裏就很慚愧也很謹慎小心。自己知道死已免不了。現在我就伸著脖子等待斬首,又有甚麼好說的呢?」過了一些時候,士真酒醒,就急忙召喚身邊的人,去把李生的頭拿來,身邊的人就到牢獄裏砍下李生的頭。

不久士真又和太守在郡上的齋捨裏飲酒。酒喝得大醉,太守看他很高興,就站起來說:「敢問一問李生犯的是甚麼罪嗎?希望能得到您的指教,好在將來做為警誡。」士真笑著說:「李生也沒有罪,只是我一看見他,就非常氣憤,使我激怒。就產生了要殺他的想法,現在已經把他殺了。我也不知道是為甚麼,你不要再說了。」等飲宴完了,太守就秘密的詢問了士真的年齡,確是二十七歲。正是李生殺死年輕人的那年,士真在王氏家裏出生。太守嘆息了很久,就用自己的錢,將李生厚厚埋葬了。

(資料來源:《宣室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