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善積德才能長壽──我祖輩的故事

【明慧網2003年5月3日】我的老家是山東省的一個農村。祖祖輩輩已經在那裏生活了十幾輩人了。從家譜上看,我的祖輩都有一個特點,一般都很長壽。我的老奶奶(曾祖母)活了92歲,我的奶奶活了83歲,我的父親和母親都80多歲了,仍然健在。我常聽老一輩的人講,我們家傳統的一個美德就是祖祖輩輩的人,都是做善事的好人,因此才能長壽。

我的老奶奶是個典型的農村婦女。那時的女人都裹小腳,可我老奶奶不裹,天生一對大腳。據說一輩子沒吃過藥。她從年輕時就做善事,誰家有了活計,不用你說,她會主動幫人幹。那時糧食都用土碾子,人工推碾子碾成米。村口有一個大家公用的土碾子,如果她在碾米,別人來了。她會說:「你去幹別的事吧,你家的米我幫你碾完給你送去。」鄰居家的小孩有個頭痛腦熱,她會自己做一些餃子、餅給人家送去。時間長了,家裏人有人反對她這樣做。她就說:「俺自己一頓不吃飯,省下一頓給孩子吃這行了吧?」她常常自己做一些好吃的東西,用一個竹筐吊在房樑上,每當有小孩從她家門前走過,她都把自己的這些食物送給孩子們。有一年,山東大旱地裏顆粒無收,許多人都背井離鄉逃難去了,鄉村裏一片荒涼景象。她硬是吃了幾個月的野菜,把糧食省下來讓家人吃,有時也接濟瀕臨死亡的鄉村人。

時間一長,遠近幾十里的屯子都知道,我老奶奶是個專行善事的大善人,一提起我老奶奶,幾十里內外的村裏人沒有不知道的。都豎起大拇指說:「真是個好人。」

我老奶奶在92歲那年,她仍然下地幹一些較輕的活。家裏人都勸她在家呆著。她卻說:「俺呆不住,俺能幹點啥就幹點啥,活動活動身體也舒服。」說來也奇怪,她90多歲了,一口好牙齒,還能吃花生。

有一天,她隨家人到地裏幹活,幹了一會就說:「俺不舒服,俺先回家去了。」她獨自一人先回家去了。當家人從地裏回來時發現,她已經躺在炕上死了。鄉村人都說:「她是‘老了’,自己去了。」我的老奶奶就這樣活了92歲無疾而終。

我的奶奶活了83歲。她從年輕時就有一個特點,願意幫人結成良緣。因此,她一生中做了無數這樣的好事,當了一輩子的紅娘。經她介紹結成美好姻緣的年輕人也不知有多少。她給人介紹對像,從不要任何報酬,都是自願的。為了給人介紹一個稱心如意的對像,她經常一人跑上幾十里路。有時,中午飯也顧不上吃。有時,年輕人發生了家庭矛盾也找她排解。

如今我的父親也81歲了。我的父親經歷了民國、日偽時期、國民黨、共產黨執政的各個「朝代」。他當過搬運工、商人、工人。他從不做虧心事,一生胸懷坦蕩。記得小時候,有一次,下了一場大雨,我家的後牆要抹泥。父親帶著哥哥和我到房後去幹活。因為雨水很大,地溝裏的水都滿了,一個三、四歲的小孩不慎掉進了一米多深的水溝裏,眼看就要淹死了,我父親跑過去把小孩提了起來,小孩吐了一陣髒水回家了。我父親從不提起此事。有一次,我提起這件事。父親說:「施恩不圖報,為別人做了甚麼,不能想著別人回報你。」我當時不知道這話的意思,大概地明白:為別人做事,不求回報。

我母親也80多歲了。一生吃了無數的苦,做任何事都先想著別人。1960年大飢荒,一家人靠僅有的一點麩子和糠加上野菜度日,僅有的一點糧食都給我們孩子吃。

我小時候,家裏孩子多,生活十分困難。母親每年養一兩口肥豬。每當快過年的時候,都要殺豬。通常在這個時候是我們大院裏最熱鬧的時候,我母親把全院的鄰人都請到我家來吃豬肉,這好像都成了全大院的慣例了。每當鄰居誰家有了活,母親就叫我們幾個孩子去幫助幹活。在我的記憶中,我母親的目光總是那麼善良。她似乎對任何人都那樣誠懇、友善,一頭白髮慈眉善目,鄰居們都喜歡和我母親說話。

我的祖先沒有達官顯貴,沒有權貴名人。而我們的祖上有一條從上貫下的傳統美德──與人為善、多行善事。因此,我們家的人都健康長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