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省鳳城市弟兄山鎮派出所兩惡警出車禍,一人殘廢,一人成植物人

【明慧網2003年5月23日】
  • 遼寧省鳳城市弟兄山鎮派出所兩惡警車禍,一人殘廢,一人成植物人

  • 河北廊坊文字打手車禍暴死

  • 河南省太康縣符草樓鄉槐寺大隊周莊不孝逆子暴死

  • 河南省淮陽縣臨蔡鎮大何村工商代辦員得惡報

  • 河南省淮陽縣臨蔡鎮大何村父子行惡,殃及三代

  • 看守所惡人遭報應二則

  • 遼寧省鳳城市弟兄山鎮派出所兩惡警車禍,一人殘廢,一人成植物人

    遼寧省鳳城市弟兄山鎮派出所惡警周君(男,40多歲)、曲福良(男,40多歲),緊隨江氏流氓集團瘋狂迫害大法弟子,99年7月24、25日左右到大法弟子家中強行收書,二人騎一摩托車返回途中在廟嶺發生車禍,二人當即被撞成重傷。事後經醫院搶救,周君一直處於植物人狀態,曲福良被撞成殘廢,至今仍拄雙拐。


    河北廊坊文字打手車禍暴死

    崔景華,生前曾任職於河北大城縣人行、縣宣傳部、縣人委、縣水電局、省水利廳、大城縣政府、人大、政協等部門,退休時任廊坊市水利局正處級調研員。此人一貫緊跟潮流,人稱官場「不倒翁」。常趕時髦亂寫一些詩詞來邀功請賞。法輪大法被邪惡迫害後,此人大肆以詩歌形式攻擊誹謗大法及創始人,並於2002年1月自費出版詩集1000冊,到處兜售散發,毒害了許多人。於2003年春節期間廣結舊友新交,散發流毒,再返回等車時被撞死,崔曝屍街頭。

    請與崔景華有交往之人多多反思。


    河南省太康縣符草樓鄉槐寺大隊周莊不孝逆子暴死

    河南省太康縣符草樓鄉槐寺大隊周莊一姓周的學生,極度仇視大法,極力反對父母修煉法輪功。2001年3月,趁父母沒在家時把大法資料送到鄉派出所,並舉報了當地的幾名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每人又被處以近三千元的罰款。他這一大逆不道的惡行受到當地百姓的指責。同年,他考上大學後落入水中淹死。大家都認為這是蒼天有眼,是對不孝逆子的懲罰。


    河南省淮陽縣臨蔡鎮大何村工商代辦員得惡報

    河南省淮陽縣臨蔡鎮大何村工商代辦員何慶新,不但善於鑽營,而且凶殘強悍,欺行霸市,將舉報大法弟子作為一項經濟來源。一次賭博輸錢後氣不忿,向村民撒野,被人痛打一頓,遍體鱗傷,極其狼狽。圍觀者眾多竟無一人勸說,其兩位兄長見狀也轉身離去。


    河南省淮陽縣臨蔡鎮大何村父子行惡,殃及三代

    河南省淮陽縣臨蔡鎮大何村村長何鋒,橫行鄉里,無惡不作,特別是對大法及大法弟子,更是恨之入骨。多次在村裏高音喇叭上吆喝,舉報一個大法弟子獎勵多少多少錢。因大法弟子佩戴法輪章及在家煉功,多次伙同鄉派出所綁架大法弟子,多人被拘留,並遭罰款。其父何明靜,曾是一屠夫,更是凶殘霸道,無事生非,常無緣無故地罵大法及李老師。一次大罵大法後,突發心臟病,急送醫院搶救,險些傷命。其弟何向陽也是一個遊手好閒,無事生非之徒,2001年8月從看守所出來後,半個多月便暴病身亡,死因不明。其子何小偉十三四歲,先天弱智,數九寒天丟失。早就嫌棄其子的何鋒本不想尋找,在家人及外界輿論的壓力下,才迫不得已張貼尋人啟事,找到時已奄奄一息,全身多處凍爛。


    看守所惡人遭報應二則

    東北某縣看守所裏有一個邪惡的刑事犯。他經常毆打法輪功學員。有時他一邊打大法弟子還一邊說:「我就是打你,把你打成肺氣腫。」有的大法弟子告訴他,你這樣做會遭報應的,他不聽仍然繼續作惡。幾天之後,他感到上不來氣、氣悶。獄醫來了一檢查:他得了肺氣腫。本來他快刑滿釋放了,可他病成這樣。到他被釋放那天,他的家人直接把他抬到了醫院去治療。看守所的大法弟子都知道,他是遭報應了。從此這個看守所的其他刑事犯,再也不敢打人了,他們知道:打大法弟子是要遭報應的。

    一個看守所有三個所長全遭到報應。其中之一的一個副所長是一個大法弟子的表弟。這個大法弟子去看他,發現他無緣無故地眼歪嘴斜,還嘴巴痛得要命。通過交談得知,他們看守所的三個所長都因為迫害大法弟子而遭到報應。正所長和另一個副所長騎摩托撞到大樹上都住院了,他是最輕的,就是嘴痛的厲害。大法弟子說:「你也一定做了對不起大法弟子的事了。」他說:「我沒打過大法弟子。」大法弟子說:「那你一定是跟著咋唬了,別人打人你用嘴幫腔,所以你才嘴痛。」他這才承認:「是的,我跟著咋唬了。」大法弟子拿出隨身帶來的真相材料給他看,他當即表示:再也不幹有損大法弟子的事了。幾天以後,他的嘴也不痛了。有一天,一封真相信寄到他們看守所,大家圍在一起看,看完了有人問他,你說煉法輪功的人怎樣,他豎起大拇指說:「他們都是好人。」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