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札記:容容的鋼琴比賽


【明慧網2003年5月22日】我閉目靜坐在等候室裏,漸漸地,超越了充滿忐忑不安、緊張期盼的家長們和等待參加比賽的孩子們的小小空間,融融地被溫暖清舒的能量擁著,進入了空靈的美妙之中……

「媽媽!」容容稚氣的呼喚把我叫「醒」。「彈完了?」看她腋下夾著兩本樂譜面色平靜地站在我面前,我輕聲問道。容容點了點頭。

過後的幾天,容容如常地專心讀她的書,做她的功課,練她的琴,把鋼琴比賽的事忘到了腦後。

比賽結果由容容的老師電話通知我們:容容獲得了所在年齡組2003年比賽的第一名,彙報表演和頒獎安排在紐約卡內基音樂廳舉行。

這個本不被放在心中、又並不太令人意外的消息,還是讓容容高興了一陣兒。她認真地對我說:「媽媽,我真的懂了,不把輸贏放在心裏就不會緊張;用心和NOTE(音符)做朋友,就會彈出好聽的MUSIC(音樂)。」我會意地對她笑道:「容容,媽媽最高興的是你通過這個過程,懂得了一個修煉的道理──凡事做而不求,不計較結果,只去靜心把該做的事情認真做好,結果是甚麼樣那就是自然的。」容容笑著點點頭。

兩個月前,容容的老師給她報名參加鋼琴比賽。容容雖然酷愛音樂,但如今小學生繁忙沉冗的功課,每天已佔去了她大量的課外時間,能夠用來練琴的時間並不充裕。隨著比賽時間日漸臨近,容容的老師對她要求越來越嚴格,每一個音符都不能有半點含糊,不僅要無誤,音的長短、強弱,音色控制和整個曲子的風格都要求必須準確到位。

容容感到了極大的壓力,演奏的質量不僅沒有提高,反而不斷出現問題,本來能嫻熟完成的複雜和弦突然變得生澀了,間斷、錯音、「冒泡兒」不時出現,10分鐘的曲子無法完整地彈下來。容容出現了從未有過的煩躁不安,手指也越來越不聽使喚。她終於流著眼淚來到我面前:「媽媽,我彈不好了,……我贏不了了怎麼辦哪?」

看著容容滿心苦楚的樣子,我意識到我這個母親沒做好,儘管修煉以後看淡了名利,但我卻忽視了幫助孩子通過這個過程懂得不斷淨化心靈、「做而不求」的道理。

想到這兒,我把容容攬在懷裏,對她說:「容容,媽媽爸爸送你去學琴是為了甚麼呢?」「是因為我喜歡音樂。」她喃喃地回答。

「對了。媽媽爸爸送你學琴不是為了讓你多一個和別人去比高低的本領,而是因為你喜歡音樂,媽媽爸爸只希望你學會一種樂器,可以在完成功課以後,在你喜歡的音樂裏得到快樂和休息。」容容聽著我的話,變得安靜了下來。

「老師送你去參加比賽,是因為老師覺得你琴彈得好。老師對你嚴格要求,我想就像媽媽爸爸要給你吃有營養的飯一樣。媽媽覺得,比賽能不能得第一根本不用去想,我們要做的只是把心放靜,踏踏實實把該做的做好,這就行了。」容容認真地聽著,臉上的愁雲飄然而逝。

我接著說:「容容,你還記得師父講法時給我們講的那個一心執著於上大學,而不用心學好自己的功課,最終上不成大學的道理嗎?你練琴和參加比賽也同樣是這個道理,心裏執著著拿第一而焦慮地練不好琴,又怎麼可能拿第一呢?」我翻開容容的琴譜,指著那些組合成動聽樂曲的小小音符們對容容說:「容容你看,他們像不像一個個小生命?如果你用自己純淨的心去指揮著他們在琴鍵上跳舞,就一定能跳出美好的音樂來。」

容容的眼睛一亮,甜甜地笑起來,「唔──我來指揮小NOTE(音符)們跳舞啦!」

從此,舒緩清麗、美好祥瑞的旋律從容容的琴聲裏流淌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