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不法警察圍困的6名大法弟子正念脫險的經歷

【明慧網2003年5月21日】首先感謝師尊的慈悲呵護;感謝各地大法弟子的鼎力相助。在大法弟子整體正念的作用下,5月15日早晨起,被大批不法警察圍困的我們6人在17日晚8點前已經全部脫險。現將事情經過整理如下,與大家分享。

5月15日早,我和同修Y(女)從某農村講完真象回到我母親家,把同修H(男)也約到了母親家(我的母親和兩個妹妹也都是大法弟子),打算一起學法。剛學一會就有公安局的人來敲門。後來得知是在回來的路上被惡人跟蹤並舉報給了那個農村的G派出所、我們家這邊城裏的J派出所、縣公安局、「610」和縣政法委。

當時是早8點45分,我們6人達成共識:堅決不給歹徒們開門。我們邊請師父保護,邊靜下心來發正念,同時打電話把情況告訴外面的同修。歹徒們在外面瘋了一樣地敲門,見我們不開,就用萬能鑰匙把門鎖打開了,門被它們拽開了20釐米寬的大縫,同修H馬上把門又拉上了。在這千鈞一髮的瞬間,妹妹迅速拿來鑰匙插到了鎖眼裏,然後聽到外面的惡警說:「怎麼又關上了?繼續開!」但開鎖的人無奈地說:「不行,萬能鑰匙插不進去──鎖眼裏有東西。」事實上,妹妹當時並不知道這個辦法管用,這完全是正念的威力啊!

惡人見門開不了,就向縣政法委、政府、610彙報。縣長、「610」頭子、公安局副局長、政保科科長、副科長、110警車都來了。當時它們人多勢眾,非常囂張。因為我母親家住一樓、前後陽台的窗戶都有鐵欄杆,它們就找了錘子、钎子,下令撬欄杆。城裏的J派出所沒人動手,只有政保科的副科長張××帶著農村的G派出所惡警動手砸。張××非常邪惡,我妹妹上前阻止他,它竟然用錘子砸我妹妹的手。欄杆眼看就要被砸開了,這時我發正念也靜不下來了,就想:必須直接面對它們,制止它們的惡行了。我到陽台邊上,告訴它們:「你們住手!否則如果我有個三長兩短就是你們逼的,你們誰也逃不了幹繫。」當時政保科科長和縣長都在窗前,它們顯然被鎮住了。我又說:「你們這是強盜行為。」可政保科科長竟然大言不慚地說:「是,我們就是強盜。」

那時院裏、院外、路旁站滿了圍觀的人,還有平時難得見到的縣長、農村的村幹部、大批警察和老百姓,我意識到這正是揭露邪惡、講清真象的最好時機,就開始向所有人講真象,告訴那些惡警:「你們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天理不容。」我奉勸它們不要再作江澤民的幫兇了──江澤民已經在海外被起訴了,各國都在譴責江澤民的暴行了;告訴圍觀的老百姓:「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記住這些,你們就能在劫難中免於被淘汰。」然後我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真善忍好!」我感到我的喊聲震天動地!(在這之前我的嗓子都講啞了,但喊的時候聲音卻出奇地響亮。)它們找來錄像的,我就對著鏡頭喊,心想:你們錄吧,錄吧,讓世人都聽到,都看到。圍觀的人越來越多,我們看到很多同修都在外面,都在近距離幫我們發正念!

歹徒們把人都攆到院外,鎖上大門。院裏只有警察了。這時他們的手機開始接二連三地響,他們有的看信息,有的接電話,然後氣急敗壞地掛斷。我知道一定是外面的同修把消息告訴了周邊各地,各地同修都在給惡人打電話了,我們非常振奮。不一會就到了中午12點,正是全球大法弟子集體發正念的時間,前面陽台的欄杆已經撬開了,但它們沒人進來,都在忙著接電話,有老百姓問一個警察:「都撬開了,你們怎麼不進去?」他沒回答,灰溜溜地走向一旁。

12點15分,只留下了幾個J派出所的警察,剩下的都走了。它們走後,我也接到了一條手機短信:「我們大家都在幫你們,你們一定要堅定信心,邪惡真的甚麼都不是。」還有同修打來電話告訴我:「放心吧,大家都知道了。」我們6個人都深深感受到了大法的威力和整體的力量。

下午1點多,同修Y被家人接走了。奉命留守的J派出所警察怨聲載道,一個說:「G派出所真不是東西:惹這麼大的禍,又都走了,這算甚麼事!就把我們留這兒了。」另一個說:「我以前也煉過法輪功,我也知道法輪大法好。」我說:「你既然知道法輪大法好,就別迫害法輪功。」他忙說:「你看我們哪動手了,都是G派出所那幫人幹的,叫我們來,我們都不知道怎麼回事。」還有一個說:「別的縣都不管了,咱還管甚麼?電視都不演了。」我讓一個警察喊「法輪大法好」,他就喊「法輪大法好!」

局勢雖然已經有所緩和,但邪惡還沒有滅盡──他們還沒全撤。我們知道一定還有我們沒認識到、沒做到的地方。我們都靜下心來,認真地找自己的問題。發現主要是近來學法少、發正念少,常人的名、利、色、氣都出來了,還有爭鬥心、妒嫉心、求安逸心,等等;今天還暴露出了不同程度的怕心,還有惡的一面,缺乏善心。我們悟到:我們應該完全用善的一面,用「熔化鋼鐵的慈悲」去向他們講真象。

晚上8點多,我妹妹先來到陽台,對著警察高聲唱起了《法輪大法好》、《登歸途》等大法歌曲,隨後我和母親也過去一起唱了起來,院裏又聚了很多人。唱完後,我們一起背《洪吟》;向人們講自焚真象、國外的正法形勢。之後又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晚上9點多,同修H說:「我該走了。」我們又齊聲喊大法好。在這驚天動地的喊聲中,在師父慈悲的呵護下,他憑著正念堂堂正正地從警察眼皮底下走了。在院門口值班的警察一邊溜達一邊背:「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16日下午1點多,他們就全都無聲無息地撤了。

鄰居們向我們豎起了大拇指,說:「你們真厲害,當初我們都為你們捏了一把汗。」我們告訴他們:「不是我們厲害,是我們的師父偉大,我們的大法法力無邊。大法太正了,一正壓百邪。」到下午8點,我們已經全部脫險。

但這次我們的損失也很大:兩個在外面幫我們發正念的同修被惡警綁架了,至今還被劫持在縣看守所裏。這讓我們非常痛心。我們呼籲大家繼續發正念,把她們營救出來。

事情的整個過程中,我最大的體會就是師父講的「好壞出自一念」。當時我的一念就是:不能讓它們進來,它們誰也動不了我們。今天另外空間出洞的迫害我們的邪惡因素,一個都別想回去,把它們全部清除。我們堅信有師在、有法在,不會出現任何問題,而且這一念非常堅定。我們自始至終沒有過任何不好的念頭。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