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警察:法輪功真神了

【明慧網2003年5月21日】我是一個警察,無論社會閱歷和人情世故及書本知識知道的也不少,對江××一意孤行地鎮壓法輪功,我也是隨波逐流。

拋開這個官職、這個職業,我也不是那麼情願地幹這些事,因為我的母親也是煉法輪功的,儘管電視、報紙上整天是法輪功「自焚」、「自殺」、「殺人」等等的言論,我並不是那麼相信。我也偶爾翻過法輪功的書籍,看到裏面沒有電視上說的那些反人類、反科學、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等,只是教人做一個好人。

2000年8月中旬,我的母親感覺身體不舒服,看她的樣子很難受,我和妻子出於孝心,逼著母親到市立醫院去檢查一下。在我們全家人的逼迫下,母親拗不過我們,只好到醫院去做了個CT,醫生說:你母親肺上長了一個長3公分、寬1公分的腫瘤,需要動手術切除。就這樣定在3天後正式做手術。

到第3天時,我和爸爸幫媽媽收拾好了衣服等,準備到醫院去做手術,妻子是市立醫院的醫生,早在醫院裏等著我們了。按照正常程序,動手術前必須進行複診。非常奇怪的是,到胸透科一檢查,母親肺部原來的那個腫瘤已經無影無蹤。我們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以為是醫生跟我們開玩笑,就問醫生:你們是不是搞錯了?醫生說:沒有錯,千真萬確,這些事情開不得半點玩笑,你們回去吧,甚麼問題也沒有了。好在妻子是內行,說不會錯,我們才相信。事後,聽妻子說,醫院為我媽看病的那幾個醫生議論紛紛,都說出現了「醫學神跡」。

我們高高興興地回到了家,我禁不住喊了起來:「法輪功真神了!」要不是我親身經歷,我真不相信這是真的,我就跟我爸爸說:「爸爸,你也煉法輪功吧,你看我媽這幾年省了多少醫藥費!明明檢查出來是壞病,轉眼就沒了!你也煉吧!我全力支持你們!」

回想一下,我母親煉法輪功好幾年了,以前的很多沉痾舊病都沒有了,精神也爽快多了,閒暇的時候就讀那本比她命還親的《轉法輪》。作為她的兒子,老人家有個健康的身體,是她自己的福氣,也是我們做兒女的福。儘管從99年7月20日以來,對法輪功極盡手段地打殺和鎮壓,學煉法輪功的不但沒少,相反越來越多,不但沒有屈服,相反越打越勇,一如既往。他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我們這地方就有不少這樣的人,還真沒見過這樣的「恐怖組織」,比比電視上,謊言是不是扯得過頭了?

我回到局裏跟我的部下說:「以後不准為難煉法輪功的了,不准打罵煉法輪功的,他們確確實實從法輪功中得到了好處。」我就把我母親的事講給了他們,告訴他們,報紙、電視上說的以後不要相信了。

請諒解我不能用真實姓名和地址來寫這件事情,因為我的上面對法輪功還很敏感,壓力很大,我看有些「黔驢技窮」、「氣急敗壞」了。在對法輪功處理的態度上有些像希特勒時的蓋世太保,簡直禍國殃民。我的同行們,不要再相信江×××、羅幹之流的構陷了,去了解了解法輪功的真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