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色慾之心,嚴肅面對大法弟子的神聖稱號


【明慧網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七日】在明慧網4月29日文章《真正除去執著,同化大法,不辜負師父的慈悲》中,一位美國西人學員提到很少有同修在談心得體會時提及如何去色慾執著的問題。而這雖然讓人感到羞於啟齒,但對有的同修來說,又是一個需要認真面對的問題。況且在現在這個特殊時期,我發現邪惡的舊勢力也想在這方面鑽空子,從而毀掉大法弟子。我感到不能再沉默了。特別是看了師父的《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後,我的心情非常沉重,也受到很大的震動,終於下決心寫出我這個情況,既是讓我自己從中能更好的提高和去執著,堅決與過去一切晦暗、骯髒、變異的,有辱師父與大法的,連人都不應該有的思想觀念與行為決裂,也是希望從另一角度把邪惡敗物揭露出來,讓與我有類似情況的同修驚醒,更能看清問題的嚴重性,從而徹底清除這些執著和邪惡敗物。

由於修煉前有一段時間曾經沉迷於色慾之中,得法修煉後,這個問題就成了我的一大障礙,甚至一度在男女關係問題上沒有做好。每一次當我沒有守住的時候,我都非常後悔,心想自己怎麼可以這樣。然而往往下一次也很難守住。有時對此感到灰心喪氣,就拿人的變異觀念來欺騙自己,掩蓋自己的過錯。其實,雖然周圍的人很難知道這些事情和我的執著,但自己很清楚這種思想行為是非常不好的,也是無法面對師父與眾神的。後來,隨著修煉中的慢慢提高,主意識的不斷加強,以及去執著的決心的不斷增強,我能夠更好抵制邪念的干擾了。但自己也知道還不夠,並且看到了這個「守不住」背後的一些原因。下面談的是我所在層次中看到的情況,但是不涉及正常的夫妻生活和不動邪念的情況下出現的正常生理現象。不妥之處請同修們嚴肅地批評指正。

師父說:「由於人迷於常人之中,時常在思想中產生一種為了名、利、色、氣等而發出的意念,久而久之,就會形成一種強大的思想業力。因為在另外的空間一切都是有生命的,業也是一樣。」(《轉法輪》

當人執著於色和欲的時候,這個思想業也隨之形成。沉迷於色慾的執著越強,由此產生的思想業的破壞力就越強。同時,末法時期的變異人類社會對色和欲的放縱,也在人類社會這個層次的空間中整體加強著這種物質的能量。對於個體的人來講,不僅是人與人之間不正當的性關係,還有個人不好的性行為習慣,以及這方面不好的思想念頭,都與這種物質有關。我看到的「色慾和性慾」,當它能量強的時候,在某個空間表現出的是醜陋骯髒的低等動物的形象,其實是同一種邪惡敗物。下面仍然以「色慾」稱之。在它沒有被徹底清除之前,它會讓我不能靜心學法、煉功、發正念。一旦我沒守住,它就從我這裏獲得了生存的能量。

然而,是不是說不好的思想行為與另外空間不好的物質有關,自己就沒有責任了呢?師父說:「你想要的誰都不管,這是這個宇宙的理。」(《轉法輪》)一個人(不管是修煉人還是常人),當你接受了社會上這些不好的東西的時候,相應的不好物質就會到你身上來,與你自身產生的思想業力相輔相成。所以從根本上講,有這種不好的思想行為,還是源於自己對色慾的貪戀和放縱,沒有按照神給人規定的道德標準去約束自己。

另一方面,我也看到邪惡企圖加強這方面的執著,從而毀掉大法弟子。有幾次我回憶起自己做得不好時的狀態,發現有一些邪惡在另外空間干擾和操縱我人這不清醒、不理智的一面。最危險的是,在現在變異的觀念中,往往會把這種思想行為導致的生理感受視為「快樂」。修煉人如果還存有哪怕一點這個觀念的話,都會導致對此的默認和允許,從而意識不到自己其實已經處於極其危險的魔難之中了。

那麼,如何與這些骯髒的思想行為決裂呢?我的體會是:堅定自己去執著的決心非常重要和關鍵。「誰能強制你轉變你的心呢?你得自己去要求自己。」(《轉法輪》)而如果自己去執著的決心不堅定,對色慾有哪怕一點兒的貪戀和接受、默認,都容易導致自己在過關時守不住。

同時,無論如何必須堅持每天的靜心學法、煉功、發正念,特別是對色關沒過好的同修來說,這三件事缺一不可。靜心學法是破除執著的根本保證。在靜心學法和煉功中,自己的層次提高後,更能認清「色慾」骯髒醜陋、邪惡的真面目。發正念可以清除一切企圖利用自己的執著來干擾和破壞自己正法修煉的邪惡。同時,當「色慾」企圖垂死掙扎、用邪念來干擾自己的時候,自己的主意識以強大的正念將其清除就顯得極其重要。當自己在色關中守不住的時候,一般都是沒有做到堅持每天靜心學法、煉功、發正念的時候。

師父說:「當人要修煉正法時,就要消業。消業就是把業消滅、轉化。當然業力就不幹,人就會有難,有阻力。然而,思想業力會直接干擾人的大腦,從而在思想中有罵老師、罵大法的,想出一些邪念和罵人的話。」(《轉法輪》)

還想提醒一些同修的是,有的修煉人雖然對色慾沒有太大的執著,但由於情放不下,對於別人不好的要求明知不對仍然半推半就,同樣導致自己犯下嚴重的錯誤。這也是不行的,同樣是神不允許的。

最後,請允許我和大家一起重溫師父的幾段講法:

「在歷史上或在高層空間中,看人能不能修,看人的慾望、色這個東西很主要的,所以我們真得把這些東西看淡。但是我們在常人中修煉,又不是要你完全杜絕它,最起碼在現階段,你要把它看淡,不能再像過去那樣。做為一個煉功人就是應該這樣的。凡是在煉功中出現這個干擾,那個干擾,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甚麼東西還沒有放下。」(《轉法輪》)

「大家知道,西方人對中國人男女之間還那麼拘謹不理解。我告訴大家,那才是人哪。性的開放,混亂了人種,混亂了人倫,神是絕對不允許的。所以做一個修煉人,你們絕對不能幹這樣的事情。你可以有你的妻子,有你的丈夫,這是正常的人的生活。如果他不是你的丈夫,不是你的妻子,你和他(她)發生性的行為,就是犯罪。東西方任何正的宗教,神在這方面講的都是非常的重。在規範人的時候,講得非常的重。」(《在歐洲法會上講法》)

「另外我再說一件事情,學員中有許多的年輕弟子,你們在生活上要注意,在男女關係上絕不能流於常人社會那敗壞了的行為,你可以有你的妻子、丈夫,那是正當的。你們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社會去修煉,這沒有問題。有你們自己的夫妻之間的生活,這沒有問題。如果你們不是夫妻,你們要有性行為,這樣做你就是在幹一件最骯髒的事,是神絕對不能夠認可的,任何一個神都不能認可的。所以大家千萬注意這樣的事情。一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一個修煉人的歷史,無數無量無計的神都在看著大法弟子的每一念、每一行為,一個修煉者有決心走向圓滿,為甚麼就過不了這一關呢?」(《在美國東部法會上講法》)

「問:許多在北美的弟子未婚同居,甚至已經有了小孩兒,是否應該補辦一下結婚證書?
師:應該。我告訴你們最大限度符合常人去修煉。咱們換句話講,在中國過去人結婚要天地承認的,所以叫拜天地;要得到父母承認的,要拜父母。在西方社會要得到他們的主和神承認的,所以要上教堂向主發誓,主或神做你們的證婚,證實你們的結合。現代的西方社會,破壞了這些了,甚麼形式也不履行了,兩個人湊到一起,沒有任何約束,高興了在一起,不好了再換一個,這不行。做為大法學員這一點道理你們應該懂啊。在西方社會裏性開放造成的業力非常之大,東方來的人我看更厲害。你們得注意這些事情。說人不好了,修煉的人做得還不如常人,那還不是個問題嗎?當然,你們心裏頭想:我們雖然沒辦理手續,但是心裏與行為上就像已經結婚了一樣,有了孩子了,我們也不可能分開了。但是你們沒有履行過手續,你覺得能夠做到相互負責任,我說這一點不錯,但是為甚麼不去辦一下手續呢?最起碼叫常人社會認為你們是合法夫妻。我想是這樣的吧?就是說你們不能在這些問題上太隨便了。不多講這個問題了。大家以前做的不管怎麼樣,過去了就讓它過去,重新做好。」(《在美國東部法會上講法》)

「還有一些人哪,還在做著一些不可告人的、很骯髒的事、對不起大法的事、對不起大法弟子稱號的事,我也沒有把你另眼看待。在最後你走不向圓滿的時候,你自己要對你自己負責!師父不是在嚇唬誰。誰錯過了這個歷史機緣,誰錯過了這次機會,當你明白了你錯過的是甚麼的時候,叫你活你自己都不想再活了!不要覺得師父老是慈悲,你們就拿師父的慈悲來不當回事!大法弟子是有標準的,法也是有標準的,不是大家在一起混混事就能過關的。每個人的心靈都在觸及著,每個人都在切實地修煉著自己,每個人都在想著對自己的生命怎麼樣負責!你們有些人為甚麼不能?!師父看你真著急呀!師父看你真著急呀!別看師父今天這幾句話說得重,也許我不用重錘已經不行了。我救不了你也是我最大的遺憾。你要能像我這樣著急就好啦。」(《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