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天城裏兩位大法弟子的修煉故事

【明慧網2003年5月14日】
  • 法輪大法救了我

  • 要經得起考驗

  • (一)法輪大法救了我

    我是航天工業系統的一名職工家屬,是一個二十多年的老病號,就是因為病魔纏身,生活無法自理,單位才照顧我辦理了農轉非。多年來,胃病、腸道病、婦科病、神經衰弱、貧血、風濕疼痛等多種疾病使我成了單位有名的老百姓病號,長期吃藥不間斷,一年要住幾次院。

    98年由人介紹得法,通過一年多的學法和集體煉功,師父經常幫助我淨化身體,消業,使我的身體一天天好起來,再也沒有吃過藥、住過院,與藥絕緣了。我深感大法的神奇,學法煉功信心倍增。

    就在這時候,邪惡江澤民發動的720迫害開始了。因為邪惡來勢洶洶,家人因為怕心從原來支持我煉功轉入反對我煉,我也因為學法不精起了怕心,開始自己在家偷偷學法煉功,後來慢慢地鬆懈下來,再往後就停止了學法煉功,於是原來的病又回到我的身上,正如李老師在《轉法輪》「有所求的問題」一章中講的「不按法的要求做,就不是我們法輪大法的人,你的身體還給你退回到常人的位置上去,把不好的東西歸還給你,因為你要當常人。」

    到2000年春節病發得更嚴重,去有名的大醫院住院兩次,花去醫藥費伍千元,自己身體遭了殃,家人也跟著受了累。在同修的幫助下,我認識到修煉是非常嚴肅的,不能再這樣滑下去,一定要堅修大法,堅持學法煉功,提高心性。於是我又捧起大法的書。以前由於我文化低,學《轉法輪》的時候是丈夫念給我聽,從這次開始我自己學念《轉法輪》,邊讀邊理解,不認識的字就問功友或家人。這樣一來,自己對大法的內涵有了更深的領會,學法的心也更加堅定。

    但是,我還是一個修煉中的人,還有一些心沒有去,又被邪惡鑽了空子:一次公安和保衛部門的人到家裏來清查,問我還在煉功沒有,自己竟脫口而出:「我沒有煉法輪功了。」話一出口,馬上意識到錯了,是自己有怕心造成的,十分後悔。就在那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像山一樣高的真相資料擺在面前。我明白是因為我已經知道錯了,師父呵護、點化我加倍彌補。從此以後,我更加堅定的學法煉功,向親友講清大法真相,揭露邪惡的謊言,向同修講自己的教訓。親友明白真相後確實有的走進了大法修煉的門。同時不論天晴下雨,堅持到各地去散發真相資料。現在也不知道經過我的手發的真相資料有多少了,反正只要能起到救度世人的作用,我就要努力去做。

    由於自己堅定信念,真修大法,身體得到了淨化,不但與藥無緣,還承擔了每天的家務,買糧的時候,能扛著四十多斤的袋子爬上四樓,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每天還要跑很多的路去散發真相資料,做的事很多,時間很緊,卻從不感覺累。單位裏和鄰居中知道我原來是老病號的人都覺得奇怪:以前你成天病怏怏的,現在怎麼這樣精神?因為沒了怕心,每當這時候我都能正氣浩然的回答說:「這是法輪大法救了我。」同時也用他們能接受的話說:「你們要想身體好,也趕緊學法輪大法吧!」


    (二)要經得起考驗

    我是航天系統某單位裏的一個大法弟子,識字不多。二十幾歲時疾病開始多了起來,特別是97年出現關節炎,治了一年多沒有效果。到98年更嚴重起來。就在這時,一個煉法輪功的功友給我談起了法輪功,我越聽越想聽,覺得這正是我需要的,於是當天下午就參加了第一次學法煉功,那是98年8月16日。在學法過程中,越學越感到大法洪大,越煉越想煉,心裏越來越亮堂。每天早上很早起床,參加集體煉功學法,晚上從單位回來,有時飯也顧不上吃,洗把臉就趕著去參加晚上的集體學法煉功。雖然很辛苦,但得到這極其珍貴的大法,心裏總是樂融融的。

    學法煉功兩星期後,我的天目逐漸開了,就像師父講的那樣,眼前出現隧道,有山、有水、有大海、飛天。通過學法煉功,我原來很嚴重的關節炎好了。想到這麼好的大法,應該讓更多的人知道,就在99年7月17日回到原籍老家,向自己的親朋好友弘法。可惜的是,我剛到家,邪惡頭子江XX就開始鎮壓法輪功,電視裏成天播放誹謗大法的文章。正如師父《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中說:「由於當初邪惡是鋪天蓋地而來,就使我們講清真象的工作難度很大,好像人都聽不進去,實際是那場邪惡抑制了人。人們偏聽偏信了那些邪惡的一言堂的謊言之後,帶著那種聽信了謊言的思想、疑問,加上邪惡利用人這種不正確的思想,使人更不能正確地認識我們,也看不到這場迫害的真象。」也由於當時學法不深,不知怎麼辦,不知怎麼給別人講真相,沒辦法只好回來。回來後的第三天晚上,我剛合上眼,突然聽見有雷聲響,然後就像從很遠的地方亮了一個燈炮似的,接著眼前出現一個電視機,電視機裏師父又在講法,好像這是在悉尼講法,聲音像在大禮堂講話一樣,講完話就隱去了。我悟到:學法煉功不能動搖,要經得起考驗。自此,雖然沒有了集體學法煉功的環境,但我對大法的堅定信念一點不減,而且不斷地尋找機會向身邊的人講真相,不斷地鼓勵其他功友堅定修煉。以後我們有了真相光盤,我就在家裏放給同修和其他的鄰居看。

    有一次,一位在我家看過真相光盤的人向派出所將我舉報了,2001年7月6日來了十幾個警察抄了我的家,連我女兒剛買的新皮箱也被它們撬壞。它們把我帶到公安分局審問,想到師父的經文《正大穹》「邪惡逞幾時 盡顯眾生志 此劫誰在外 笑看眾神癡」心裏一點都沒有害怕,反倒覺得那些被邪惡頭子欺騙、驅使的警察可憐,我就利用這機會向他們講真相,中午他們端來飯菜,我不吃也不喝,只要有人就不斷的講。整個過程除了一個副局長叫囂他「死也不信」,其餘的人都是在認真地聽,有的還提出一些問題讓我解答。到了晚上11點,惡警轉向恐嚇和欺騙我的女婿及親家,讓他們交了1000元的保證金後把我放了出來。儘管一整天沒吃沒喝,卻不感覺餓,回家的路上覺得身體輕飄飄的。

    這件事發生後,我更加深刻的領會到做得好與不好,關鍵在我們那顆心。而且經過我們的引導,有幾個人接受了大法,走入修煉中來。更有一大批人認清了真相,不再相信邪惡的造謠。

    現在,我們都在全身心地做「三件事」。我們相信有師在、有法在,真正按師父講的「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去做,就能克服一切困難,就能不辱使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