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是這場迫害,我們的家庭會多麼幸福


【明慧網2003年4月4日】我是1997年5月份得法的,今年40歲。我當時是抱著一種治病的心態走進這個法的,就在我得法的第十天,我身體所有不適的症狀全都不見了,為此全家人都為我高興,從這以後,我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不再像以前那樣稀裏糊塗的度日了。

當我們全家人沉浸在幸福的歡樂聲中時,江氏政治流氓集團下令禁止學煉法輪功。我想,這麼好的功法,教人向善,修煉真、善、忍,怎麼就不讓學呢?真是讓人不可思議,現在的人真是好壞都分不清了。1999年7.20以後,真是鋪天蓋地的邪惡來了。當時由於學法淺,真有點招架不住,電視上整天放污衊大法的材料,鎮上又來家進行騷擾,我們簡直失去了人身自由。

2000年6月25日,我和其它功友們踏上進京的列車,當時的心情無以言表。到了北京,我們走上了天安門,不一會功夫惡警就把我們弄上車送回了本鎮。回來後,鎮上邪惡之徒把我們全部關進一個屋,叫我們面對面站著,不許說話、不許睡覺、不許吃飯、不許喝水,更不許上廁所,還不時輪流叫出去打罵,還讓我們曬太陽,從上午10點-下午2點半,每天被曬的都幾乎要昏倒。回到屋裏那種曝曬後的滋味,是無法用語言表達的。陰天的時候,就把我們鎖在屋裏,十幾個小時都不給敞門,日復一日,就這樣在裏面度過了41天的非人生活,最後每人被逼交上一萬元罰款才出來。

出來不久就到了國慶節,鎮上又把我們騙來,說開個會馬上就回去,不料到這兒就又把我們關起來,一關又是半個月,又強迫每人交500元。在這期間,他們逼迫我們掃大街、清理垃圾,還口口聲聲說我們是「反革命」,就是要把我們「搞臭,像以前的地主、反右一樣。」

轉眼又到了元旦,鎮上邪惡之徒又把我們關起來。不料老天下了一場大雪,他們就叫我們掃了一整天的雪,直到臘月十五才叫我們回家。剛過完春節,又強行把我們弄去洗腦班強行洗腦,又是半個月。

就這樣家人可受不了,說這日子沒法過了,丈夫提出要離婚,好好的一個家就要面臨著被拆散。這一切的後果都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團一手造成的。要不是它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這些犯罪政策,要不是這場邪惡的迫害,我們的家庭會多麼幸福,說不定我們全家都修煉了。所以歸根結底就是江XX一手造成了今天的這場浩劫,使眾多的眾生不能得救,使眾多的家庭不能團圓。我們要將這筆債全記在江氏集團頭上,最終把它送上正義的審判台。我相信善惡終有報!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