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西人弟子:覺醒


【明慧網2003年4月4日】最近我經常在凌晨醒來後就無法入睡,這種情況幾乎每天都會發生。昨天又再次佔據我的精神,而這次我可以看到我不能表現得像真正的大法弟子的原因。我看到不正的思想、錯誤的觀念、慾望及追求在我腦海中翻滾。我看到當時我是如何衡量那些狀況、我的感覺以及我期待做那些事所能達成的慾望。縮在舒適被窩裏的我,在寧靜的夜晚我看到我的行為所導致的那些令人不快的結果,我清楚地看到邪惡勢力、惡魔是如何利用我的空子,抓住我的執著及觀念,並將之擴大,導向負面結果。

我無比沉重地躺著,淚珠在靜謐的晨曦中滾下來。見證自己不符合大法的標準的痛苦,使我希望自己不要醒來,希望自己表現得更好。

只有前一天我做得比較好的時候,才不會在清晨受到干擾。我沒有做好的部份在我意識清醒的清晨急促地敲著門,就像是對著我說:「你自認是大法弟子嗎?真的嗎?看看你昨天的所作所為!而且不是第一次做那個事!那麼你未來會如何做呢?」

我負責翻譯捷克文師父經文的工作,我覺得這個工作很重要並且需要承擔重責,但我經常擱置停擺而無法完成,我知道我並沒有做好。

我開始每天讀《轉法輪》三講,我的睡眠時間縮減為每天四或五個小時,我開始了解到我必須以不同的方式思考。

我認識到,如果我看著其他學員並說:「那個人表現得不像大法學員,不管如何他的心性一定很低,這也是他行為不正而且表現得如此不好的原因。」那麼在那一瞬間我已掉下來了。

為甚麼我掉下來?因為我沒有先看自己,沒有先內省。我先檢視他人,那麼在當下,我已表現得不像學員。問題是:「我為甚麼先看到其他學員的行為?」如果和我無關,我會看到嗎?它也不致於會那麼急切地出現在我面前,我也不會那麼注意到它。一定存在著甚麼東西需要我去看到它,以使我有所改變,並且讓我自己先做到像個大法弟子的樣。

我不應只注意別人,而應先注意自己。我必須向內找,並且有所改變。我應該善心對待他人。當我堅持這樣做時,開始體驗到我們修煉的巨大力量,指引著我先向內找。現在,我的力量指引著我向內找、改變自己,這讓我在任何狀況下都可以取得一個不可想像的能量。我有改變自己的力量,不論外在環境的變化,而且也與其他人的行為有關,並且我有力量改變環境。

所以現在我看到其他學員所說或所做的事情,我覺得不對或無法接受時,我會問:「我是否也是如此?如果答案是肯定的,會接著問自己是否需要改變它?我是否需要去悟甚麼或放下甚麼?或我是否需保持不受影響、慈悲對待一切?

我會去糾正自己的行為,減少因為我尚未改變而加重相同的錯誤行為的負擔,進而使得我世界裏的眾生不被淘汰。由於我改變得不夠,以致還要延長同修們在勞教所受苦多長的時間?當我注意到其他學員的不正思想,我是否也同樣有這些思想?我的正念是甚麼?我是否運用我的正念消滅我的空子?有多少的大法工作,只因為我認為是不恰當的而不給予支持?還有多少學員我不想幫助?我考慮到整體了嗎?這個現象我還要拖延多久呢?」

當我回到我的翻譯工作時,我開始意識到,要繼續翻譯並按時完成任務,就時刻向內找。

有時我可能並沒有注意到某個想法是不是正的,但我會馬上認識到我被那個想法置於一個困難的形勢之下。一個不正確的想法會使我在翻譯一句或一段話時卡殼好長時間,最終也只能取得很少的進步。同時,翻譯的完成不斷地推後。結果,我越來越懷疑自己的每一個想法。當我人的觀念少時,我翻譯很快,而且質量高。

我開始理解,在做大法的工作時,我自己的想法並不重要。不管我的想法是從經驗中還是從觀念中來的,我都不能去執著它們。

我認識到,我只要盡我所能地將每句話、每個字的表面意思如實地翻譯出來就可以了。我對自己說:甚麼是正念?我所做的和想的是不是正的?當我做每件事時都這樣想問題,我開始看到我能做到慈悲的正行多了,做得不好的時候少了。

我對師父在波士頓講法的一段法有很深的印象:「每當發生一件事情的時候、出現一種情況的時候,哪怕一件小事,我的第一念首先想到別人,因為已經形成自然的了,我就是先去想別人。」(《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

當我這樣想的時候,強大的法光將我從裏到外都照亮了,幫助我提高並讓我看清我哪裏做得好和哪裏還有修的不好的地方。

一次,我去中國駐倫敦的大使館前並告訴人們有關迫害的事情。我們決定一個人講的時候,另一個人發正念。這樣做結果效果很好,和我們交談的人變得更友好、合作並願意提供幫助。

不久前在英國發生的一次事件中,許多學員在各方面做了大量的講真相工作。大量的學員打了很多電話。一個友好的非政府組織提醒道,他們認為大量的電話不一定能真正起到幫助解決問題的作用。我們小組決定,最好的辦法是告訴所有的學員暫時改變這種作法,並且鼓勵大家學法和發正念。這件事後來得到了善解,英國學員在這個過程中向成為一個整體又邁進了一步。

(2003年歐洲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交流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