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立正義和人的尊嚴 德國法輪功學員就江氏訪德期間發生的人權侵犯事件遞交訴狀

【明慧網2003年4月3日】鑑於2002年江澤民訪德期間,憲法賦予法輪功修煉者的基本人權受到德國聯邦刑警和柏林警方的侵犯,日前德國等不同國籍的法輪功學員針對聯邦刑警的侵犯行為向柏林等地的行政法院遞交了起訴狀。這項行政起訴狀的目的旨在確認2002年4月江澤民國事訪問時他們的基本權受到侵犯,以防止今後再度出現此類事件。

這是江澤民第三次在歐洲引起法庭風波。前兩次訴訟的起因都是因江澤民怕見抗議人群並通過當地警察侵犯海外民眾、人權組織的基本權利,而招致當地民眾、媒體、甚至議員的憤怒。95年原告為大赦國際和99年涉及多個團體權益的兩次訴訟均以判被告違法為結局。英國警察公開向原告道歉。德國巴伐利亞州行政法院當時在判決書中明確指出:「任何政治利益及經濟利益都不能高於憲法。」

自1999年7月中國對法輪功非法迫害以來,法輪功修煉者自身的遭遇表明,全球投入維護普通人權是何等重要。去年4月,在江澤民,這個對迫害法輪功負有主要責任的人訪問德國期間,法輪功修煉者試圖表達他們的心聲。遺憾的是,當時在5天之內,德國發生了多起德國安全部門、有時連同中國保安人員一起對基本人權侵犯的事件。

為了重新樹立起在這類事件中被損害的正義和人的尊嚴,法輪功學員的代表和律師曾多次努力通過與德國內政部和柏林內政部等有關部門對話來澄清導致2002年4月基本權侵犯的行為,以杜絕今後此類事件的再次發生。柏林內政部接受了對話請求,並在對去年4月所發生事件進行調查的基礎上,承認了柏林警方當時一些做法的違法性,但聯邦內政部則堅持當時的做法沒有錯並態度強硬地拒絕對話。

據了解,一方面,柏林州內政部部長柯廷博士(E.Koerting)率私人助手及公共安全秩序部負責人一起就四月份柏林州警方針對法輪功學員採取的行為兩次邀請法輪功學員代表與律師進行會談。在會談的基礎上,經調查核實,柏林州內政部於2002年12月20日給法輪功學員的律師回信。信中寫道:「綜述調查結果,警方的措施基本上是適度的,但具體細節上可能有過激反應,如不必要的勒令離開場地、衣服檢查。警察局長及我們市政府對此深表歉意。今後警察將特別注意,即使在國事訪問一級警備中,我們也應特別注意保障對法輪功學員不作出過激的反應。」經律師確認,柏林內政部的措辭明確表達了對當時事件中柏林警察有違法行為的確認,起到了澄清事實和杜絕後患的作用。另一方面,針對德國聯邦刑警在去年四月針對法輪功學員的行為,聯邦內政部在2002年10月24日給法輪功學員的委託律師的回信中提到聯邦刑警當時的做法沒有錯,但在信中明確指出「基本上可以肯定,國事訪問期間法輪功煉習者申報的集會、遊行一直是和平進行的,沒有問題。」直到今年3月13日,聯邦內政部一直拒絕接受法輪功學員的對話請求。

今年3月13日德國聯邦內政部邀請法輪功學員代表及律師就聯邦刑警去年四月的行為進行了會談。在會談的基礎上,聯邦內政部接受了法輪功學員遞交的個案,並表示將在短期內與聯邦刑警署對這些個案進行調查。隨後,聯邦刑警署對上述個案進行了調查, 堅持他們當時的做法並沒有違法,聯邦內政部沒有對聯邦刑警署的此項陳述表態,但向法輪功學員聲明,希望繼續保持和法輪功學員的對話,並希望通過對話達到杜絕今後再次發生此類事件的效果。

在上述情況下,法輪功學員對於聯邦內政部的對話態度表示歡迎,但由於德國聯邦法律關於此類案件訴訟期限的規定,近日,德國等多國法輪功學員及德國法輪大法學會決定保持通過法律途徑解決的權利,因此在繼續與德國聯邦內政部對話的同時,針對德意志聯邦提交了行政訴訟。原告表示,如果下一步對話能得出一個令原告滿意的解決方法,原告方可以撤回訴狀。

針對布蘭登堡州(Brandenburg)、薩克森州(Niedersachen)和下薩克森州(Sachsen)警察在江澤民所到的波斯坦、德雷斯頓、格斯拉等城市針對法輪功學員的侵犯人權行為,法輪功學員多次要求與上述各州的州內政部進行會談,但上述各州沒有表示會談意向。基於這種情況,德國等多國法輪功學員也向各地州行政法院遞交了起訴狀。

德國法輪功學員代表表示:「人的尊嚴和正義是構成正常社會不可缺少的基本要素,然而它卻在江澤民到訪時受到了侵犯。希望此事通過這次對話和行政起訴得以澄清,並杜絕這類事件的再次發生。」

4月3日上述德國三個州同時就此事召開了新聞發布會。

針對去年江澤民訪德期間帶給德國的種種不正常現象,德國國家電視一台(ARD)於2002年4月12日晚間以「狂妄:江澤民的獨裁專制在德國土地上」為標題進行了專題新聞報導。報導中說「本週在德國作客的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是一個奇怪的人物。每當他的眼睛看到黃顏色他就犯急。黃顏色是法輪功成員衣服的顏色,犯急是因為這位共產黨人容忍不了任何一種反對意見。越是想躲還偏偏越是躲不過。即使是在德國的領土上,中方也竭盡全力,使他們的國家主席眼不見心不煩。我們電視台駐北京的記者Stefan Nieman 對此早已習以為常。但這可是在德國。這下可熱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