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護身符──薩斯病的啟示


【明慧網2003年4月26日】薩斯病從去年11月開始,逐漸抓住了越來越多人的注意力,目前已經成了全世界每天關注的新聞焦點。這場瘟疫到底將如何發展如何了結尚難以預測。人們在積極尋找抵禦瘟疫的良策的同時,一些人回到了人生問題的基本思考:人生到底是怎麼回事?人到底應該怎樣活才不枉來人世一場?這場從天而降的瘟疫,將把我們帶向何方?

在過去五個月左右的時間裏,也許很多人還沒有足夠的資訊使自己看清江澤民在製造和擴散這場薩斯災難中所起的罪魁禍首作用,但人們大都看清了自私貪權的江澤民大權在握時,中國政府是如何對待人民生命安全的,也都看清了一個政府在重大問題上能夠撒謊到甚麼地步。除此之外,我們還能得到甚麼積極的啟示呢?

出於深切的掛念,近來和大陸的親朋、網友通信頻繁,在互通疫情信息、與表面上看起來很家常的鼓勵與叮囑後,昨日收到一位素昧平生的大陸網友的來信,讀後減緩了心中的沉重,因為看到了新的希望。以下幾段是這封信的摘抄,願意拿出來與更多的網友分享,這位網友說:

薩斯提醒我們生命的無常和脆弱,它給了我們這樣的基本健康的年輕人一個機會,一個以往不多的機會,把自己推到生命的邊緣來考察自己的一切。以往,我們總覺得「離去」距離自己很遙遠,至少在七十歲以前的每一天都是屬於我們自己的,我們還有「那麼長的一輩子」要走。其實,即使沒有薩斯,我們中又有誰可以保證自己一定會有明天?

在這個大背景下,我們會發現我們許多的假設都是不成立的,我們為了一些瑣碎的東西去傷害或者追逐,我們不停的推遲幸福為未來去積攢甚麼,我們把對別人的愛隱藏起來不去表達,因為「未來還有的是機會」,我們拒絕原諒同我們不一樣的人和事,因為「這是個原則問題」,我們對自己的熟人是一種態度,對陌生人是另一種態度,因為「他同我有甚麼關係」……

薩斯告誡我們人的渺小,在科技如此發達的今天,號稱能「征服自然」的人類卻面對一個疾病束手無策,……薩斯教會我們感謝,感謝在危機中看到的友愛與平和,……我們真的應該去做點甚麼,去[為別人]貢獻一些甚麼。

這位網友還在信中提議大家都從今天開始為生活做一些改變,其中包括「更多的寬容和理解,不要苛求別人」、「首先去理解別人,再讓別人理解自己」、「更多的善意,悄悄做一件幫助他人的事」、「給父母多打幾個電話,讓他們知道他們對你很重要」,以及「少一些抱怨,成為解決方案的一部份」等等。這封信讓我有種久違的感覺,因為在這碌碌鬧市和這場奪命危難中,這封信的字裏行間流露著人性之尊嚴,人生的思考中閃爍著真誠、善良、包容的光華。

這幾天我還聽到兩個小故事,一個故事說,有位農村大嫂長期有病,好幾年了甚麼硬東西也不能吃,就喝點小米稀粥,燒火做飯餵豬都是丈夫和侄媳婦幹的,有人跟她嘮嗑時教她記住「真善忍」、「法輪大法好」,說閒著沒事就背。不到一個月大嫂跟人說:我能吃乾飯了。咋治的?沒咋的,我黑夜沒覺就背,做夢時還背呢,大法真神呀。還有一個故事,說有位姑娘在和同事一起觸電倒地的危急關頭,猛然想起有人告訴過她,說危難時刻可以虔誠誦念「法輪大法好」,於是她馬上在心裏平靜地動了一念:「法輪大法好」。奇蹟發生了,幾位同事都受傷了,只有她有驚無險,老闆問清緣由後大為驚訝。

和一位身在大陸的老朋友通電話時,向她轉述了這兩個小故事。朋友聽了說,我雖然沒學法輪功,可這麼一回想,覺得我這一生其實就是在努力按照這真善忍這三個字做人的,只是你沒講這兩個故事以前我自己沒這麼明確地認識到這一點,……你說我能度過這場危難嗎?我答:能啊,我相信你。這話不是為了安慰她,我真是這麼想的。長年以來,務實的生活讓人很少有機會不談生意不談家務只談人生和理念了,現在如同時光倒轉,災難的壓力,讓真誠、無私、善良、寬容、耐心、平和,這些古老道德教育中的好東西,又在我們心中重新佔據了重要的位置。感謝命運的警示,朋友將有一個活得更明白、充實的美好人生。

我相信人的精神力量是巨大的,真善忍這三個字包含的正氣更是不可估量的。古人認為瘟疫是邪氣太盛所致,又說邪不壓正,故此,在當前全球、特別是大陸疫情仍在兇猛發展的情況下,我寧願把乘著真善忍之翼的精神的飛躍,看成口罩、洗手、中西藥保養之外更能承得住我對生命善良希望的根本良方。

願我在大陸的所有親戚朋友,以及他們所有的親戚朋友,都能從分享這篇文章中得到生命的護身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