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富裕縣勞教所暴行囂張

【明慧網2003年4月21日】近年來中國黑龍江省富裕縣勞教所無視國法,打人致死、致殘事件不斷出現,重傷、輕傷者更是不計其數,尤其是勞教所不法人員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已達到無法無天的程度。

2001年6月中旬,四大隊長賈維軍指使刑教人員毒打法輪功修煉者,多人被打得鼻青臉腫,大法弟子潘本於當時被打得滿嘴流血,馬勇、謝振洲等人被打得鼻青臉腫。賈維軍常說:「勞教所死幾個人算個啥!」他在指使打人時說:「你們給我整,出事我負責。」賈親自用電警棍電法輪功學員王寶憲時間長達30多分鐘,還叫囂:「就電你們了,愛哪告哪告。」

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一日,富裕勞教所上演了一場毫無人性、凶殘至極的醜劇。當時,所裏惡警為阻止法輪功學員要求煉功的要求,抽調其他大隊的「刑教」人員數十人,找來富裕縣公安局的刑警大隊的警察數十人加上本所的惡警,合計六十餘人,對大法弟子大打出手,當場打倒在地的有二十餘人,慈海、羅永金、李齊、劉晶明、武鴻君、蘭紅軍、高德永、張兆華、夏雲吉、謝振秋……有的被當場打昏在地,有的打的鼻青臉腫,眼眶上的青腫有的像雞蛋一樣大。惡警佟忠華、王喜、汪泉、黃殿林等人將大法弟子夏雲吉(黑龍江省北胡鐵路列檢所工人)打得當場休克、人事不省,嘴鼻流血滿地,它們還幾十分鐘不聞不問。事後,惡警指使「刑教」人員將夏雲吉拖進監所內,既不給醫治,也沒有體檢。從此,夏雲吉頭疼不止,漸漸的下肢麻木,到二零零二年春四月,醫生已確診其小腦萎縮,而且醫生當場就指出一定要及時醫治,保外就醫。然而,惡警汪泉、黃殿林還不在意地說:「沒事,死不了」,根本就不把法輪功學員的生死放在心裏。直到二零零二年底夏雲吉已失去自理的能力,就在一切手續都辦理完畢、準備保外就醫時,勞教所獄醫還要勒索好處錢,人都要死了,還關了一個月有餘。黑龍江省富裕勞教所惡徒的人性何在?!

從二零零二年四月下旬之後,由於大法弟子不斷地立掌發正念,惡警汪泉、黃殿林等人用手銬長期吊掛大法弟子,長則五個多月,短則十幾天,每天除吃飯、方便外,都被吊掛在高約兩米的雙人床頭上,而且還惡意的將手銬別緊、減少活動空間。大法弟子王平發(納河市人)的胳膊就被惡警黃殿林和另一個惡警掰傷,十多月後解教時還不能活動自如。大法弟子周樹友的手腕被黃殿林用手銬卡破出血。被吊掛的法輪功學員還有:羅永金、劉晶明、夏雲吉、珍亞臣、付志宇、張化彬、黃利岩等十幾人,惡警對周樹友、珍亞臣、付志宇、羅永金的迫害更為嚴重,直到十月一日的前兩天方解下手銬。由於長期站立,他們的腳腫得令人慘不忍睹。每天站立時間最少的都在十二小時以上。有一天周樹友被掛到半夜一點鐘,張化彬、高林軍有幾天被掛到夜間十點鐘。後期,惡警們將付志宇從高處掛扣到低處(離地面20釐米)暖氣管上,雙手被這樣扣著,由於長期被這樣迫害,解除體罰後不久,付志宇便不省人事,送醫院第二天即離開人世。惡警們明知付志宇年初體檢時血壓高達二百多,依然進行殘酷的迫害。二零零三年三月三日,富裕勞教所惡徒毒打大法弟子的事件更是殘酷。惡警中隊長韓紹坤喊號指使汪泉、黃殿林、佟忠華、陸警鋒、楊雪峰等惡警毒打大法弟子,而勞教所科長數人在場無人制止,大法弟子被打倒休克後,還被強迫綁在刑具「鐵椅子」上。

大法弟子高振江被大隊長賈維軍找碴強行關在一個不足兩平方米的鐵籠子裏七天,並將其暴打一頓,還問:「服不服?不服就整死你」等等。這種體罰非常殘酷,將兩手反背用手銬扣在鐵籠子的鐵筋上,腳跟不能落地,幾乎無法活動。惡警還指使「刑教」看著,有時不讓睡覺。我們看到高振江的手腫的像饅頭一樣,腳走路也很艱難。

富裕縣勞教所草菅人命,對大法弟子的迫害行為已是無法無天,惡警汪泉、黃殿林等人常叫囂:「對你們不講法,讓你們怎麼的就怎麼的。」強取強要是他們的拿手戲。生存,是人類最基本的權利。而富裕勞教所就是這樣對待人的生死的,惡警像土匪一樣地奉行 「打死你們也沒人知道」、「整死你們就是玩」的囂張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