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國會送江××訴訟起訴書

【明慧網2003年4月12日】江××被告上法庭是一件人間的大事。身為在位的頭兒,犯下如此嚴重的罪惡,難逃法網。這無論在人間和正法進程中,都是一件重要的事。我決定到首都去向政府官員送這個訴訟案的起訴書,因為我感到除了每天學法和發正念之外,講清真象也是非常重要,是我這樣非法律專業的人可以對這場重要的訴訟案直接貢獻力量的部份。

本週的一天,我和同修一起專程去華盛頓DC的政府機構發送有關江××被起訴的文件。事前我擔心我不是法律專業人員,如何對人解說與法律相關的事情?但又心生一念,按照人間的法律,行使受害人起訴的權利是我們天賦人權的一部份,我何不照實告訴他們為甚麼江××被告?群體滅絕的罪行是江××為首的邪惡集團對每一個法輪功修煉人的迫害。我自己就是這場群體滅絕罪行的受害者,就是這個群體起訴可能的原告人之一。更何況,向世人講清真象是我們做任何事的根本部份。不能讓社會充份認識江××邪惡集團的罪行,這個案子不可能順利進行,人們也不能真正了解迫害真象。果然在這一天之中我們得到了許多講清真象的機會。

我把自己真的當作可能的原告之一,從內心深處講出江××對人類的侵害和犯罪,而不是背誦其它弟子寫好的發言要點。我的心中始終充滿著救度世人的慈悲。通過江××起訴事件,我們要讓美國人民和政府直接從訴訟中了解江××的嚴重迫害信仰真善忍的人們,不僅是對這些人的迫害,也是對世界上所有善良人民的挑戰,對崇尚天賦人權的人類良知的挑戰。想到這裏,我立刻變得信心十足,有著長篇大段的話要跟政府官員說了。何況接受文件的人都是法律專家和學者出身的民意代表,能向他們講清真象,就可以調動他們在人間的知識和權力,有效地主持正義,堅持人權原則。邪惡是最怕曝光的。

每當我們走進一個辦公室,告訴工作人員:「能否請你將這份法律文件轉交給國會議員?這是有關起訴中國卸任領導人江××的訴訟文件。江××對‘法輪功’犯下了群體滅絕之罪。」那些工作人員的臉上先是震驚,然後充滿了正義。都很痛快地接下文件並告訴我們:「我一定會很快為你們轉交的。」

還有一位代表說:「他終於被繩之以法了!正義伸張了!」

一位秘書告訴我,「國會議員今天下午回來,我會去機場接他,我會在路上親自把這份文件交到他手中。」

某個非政府組織的兩個人在國會的走道上連續碰上我們三次。他們反覆的告訴我們,也許他們可以和我們一起做甚麼事,讓我們一定要去找他們,同他們保持聯繫。

一天下來,我們不僅把訴訟文件交給了我們自己州的議員辦公室,還去到一些其它有緣接觸的辦公室提交文件。人們有興趣的聽我們講述訴訟的內容,揭露江××如何觸犯法律,難逃天羅地網的最終命運。他們的熱情的表情和積極的反應,讓我們清楚地感覺到,人們正在等待我們向他們講清訴訟案的內容,希望等待了解該訴訟的真情。我們所到之處,充滿了我們正義的心念和法理上的信心。相信由我們訴說的真象將幫助人們建立起人間的正義能量場,抑制邪惡,清除邪惡,贏得這場歷史性的訴訟。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3/4/12/482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