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動學好法 主動被歸正


【明慧網2003年4月12日】學法,可以說是我們與其他生命最大的區別。「因為大法弟子是在學法,是在主動地同化法。」(《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解法》)

學了新經文《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解法》,想起過去有人還把我們和舊勢力分不清。其實,我們與其他的世人,萬事萬物,和宇宙不同空間的其他的神和生命都有一個很大的區別,就是我們在主動學法、同化大法。

主動學好法、主動被歸正

宇宙中的一切生命都在師父的正法之中,當然也包括我們的生命在被歸正,都要被正法。但是,我們被正法,我們與其他生命被歸正的形式不同,那就是:我們在學法,在主動地學法,在主動被歸正,從微觀到宏觀徹底被歸正,這也是我所理解的經文中「大法弟子」背後的一層內涵,我們更微觀下的生命已經在99年7.20前被歸正了,並且被斷開,那就是我們修好的那一面,那完全是新宇宙的標準,現在我們的正法修煉是剩下的一部份沒修好的在同化法,如果這時做不好,修不好,是無法和微觀下的生命合併在一起的,那就不是大圓滿了。除了師父任何生命都看不到我們的真實修煉情況,因為我們通過學法在大法中修好的那一部份是達到新宇宙的標準的,是斷開的,完全由法從微觀上造就的,完全不同於過去舊宇宙法理上的修煉,現在舊宇宙的生命根本看不見我們修煉的真相,無論其層次多高,因為那是屬於新宇宙的。我們現在所做的都是為了讓我們剩下沒修好的一切都達到標準。

法都是講給我們聽的,不要忽視向內找

學法是我們與宇宙中其他生命最大的區別。有一段時間,老是想經文是在說別人,看別人這不好,那不好了,忽視向內找。還有一種情況,師父說:「我為度你們就更難」(《法輪佛法──在歐洲法會上講法》),我理解為,是說師父慈悲,師父為弟子操盡了心,師父不容易。現在看了新經文,才知道也是說學員自己的,為甚麼說師父度我們很難,是說我們有時候太執著了。我們在過關時有多執著,在遇到正法的魔難面前正念有多麼不強,那師父度我們就有多難。就像給常人治病的例子:「大法弟子有的時候會經常看到眼前像一個很亮的金星在劃過,那就是。它們變得很小,可是密度卻相當地大,它們密密麻麻集中在一起,就擋著那個病灶的部位。其實它們是擋不住我的,我可以一把把它抓下去,我也可以把它打下去。」「可是呢,它們為了維護宇宙的那個舊理,新宇宙的理他們看不到,它們就死死地擋在那兒,去掉一批又來一批,不斷地補充。師父不忍心哪,我不能夠因為只慈悲於一個常人,毀掉那麼多神哪,儘管它們不理解正法這件事情。」「當然,在這次正法中學員們如果做的正就不存在這些問題。我留在宇宙這邊的,留在三界之內的功、能量做事時,學員做的不正,舊勢力就會抵觸,就會出現阻礙的狀態。」

如果當時被治病的人堅定修煉,那問題就好說了,但是他就是要治病的,治好病也不一定修煉,到現在大氣候一變說不定還要走向反面,問題難就難在這裏。現在也是,我們如果都能在任何情況下做得很正,師父做甚麼都不會難,也就不會出現阻礙的狀態。師父所說的難的原因,其實都在我們這裏,都是在說我們的,法永遠是講給我們的。

把世人都當成親人,去向他們講清真相

我的父親今年60多歲了,由於我這三年多的遭受迫害,給他的精神帶來了巨大的傷害。今天,我想要給我父親打印一些適合他的大法真相資料。於是,我仔細挑選起來。在這個過程中,我突然想起師父經文《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解法》中「我告訴大家,全世界所有的世人都曾經是我的親人,(鼓掌)包括那些最壞的,否則在這個時候就不可能有當人的機會。歷史是他們走過來的,是他們自己選擇的。最可惡的是舊勢力,它們敢利用邪惡隨意殺戮我的人,因為人不屬於它們。師父的心裏裝著的是所有的人。(鼓掌) 」在這句話的背後,在我的理解層次中,包含的是師父對所有世人的慈悲,就是現在師父還把所有的世人當成親人對待,包括那些現在邪惡地中傷誹謗師父的……。

我真的被溶化了,被這種慈悲溶化了,看看自己,我現在應該怎樣對待講清真相的工作呢,對自己的父親就精挑細選,難道對別人就可馬馬虎虎地傳些傳單而不顧其接受能力和各種背景嗎?是不是應付一下公事就算自己做好了講清真相的工作了?這樣不正是私心在起作用嗎?在這些心左右下的工作怎麼能算是「用慈悲去洪法與救渡世人」呢?不正是我應該修去的東西嗎?今後,我對每一個世人,都要像對待我的親人一樣,像對待我父親一樣去向他們講清真相。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