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惡警惡行錄

【明慧網2003年4月12日】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位於哈爾濱市東郊,鐵門高牆內能容納500多名勞教人員,地方不大,卻如納粹集中營一樣臭名昭著。

長林子勞教所因其血腥和殘暴受到江氏流氓政府的多次「嘉獎」,所長石昌敬、四大隊郝威、四大隊教導員王煜鷗、一大隊教導員楊金堂靠迫害法輪功成了尖子紅人。因迫害法輪功,所級幹警得「年獎金」5000元、隊長級幹警約3000元、普通警察2000元,等等。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用人民的血汗錢、四分之一的國民總產值支撐著這場慘無人道的迫害。

就在這邪惡的黑窩,2001年大法弟子受迫害引起長達數月的集體絕食在世界媒體曝光。2002年邪惡所長絞盡腦汁折磨大法弟子,很多大法弟子被折磨得傷殘、甚至死亡,每天上演:強制洗腦-放誹謗錄像-幫教-上刑,欺騙、謾罵、酷刑等一整套迫害程序。大法弟子在比納粹集中營還邪惡的地獄中受盡煎熬,真修弟子憑著正念正信,憑著對師父、對宇宙法理的無比堅信,頑強抵制迫害,使惡警膽寒。

下面是長林子勞教所的部份惡人的犯罪紀錄:

郭日成:惡警副隊長,身為警察卻有一套陰險邏輯,他說:小偷也挺好的,沒有他們警察靠誰養活。它對迫害大法學員格外賣力,它有一個所謂的「死亡之道」:不放棄修煉不讓睡覺、關小號、送嚴管隊(行刑)、數月不進食堂、數月不脫衣服、天天蹲四方塊,無休止的折磨,直到人一天天瘦下去,不行了就送醫院,所裏不擔責任。

竇建文:隊長級惡警,講法律課,矇騙大法弟子,誘導洗腦,給石昌敬當幫兇。

強勝國:年輕無知的惡警,邪惡至極,迫害法輪功陣陣少不了它,值班時必折磨大法弟子,體罰招數千奇百怪,內心惡毒。

趙爽:嚴管隊隊長,地痞流氓出身,用重刑摧殘大法弟子,一百多大法弟子多半受過他的殘害,他帶領惡警把人帶進密室,出來時則是抬著出來。大法弟子關春風被弄昏死過去,付銳華、徐振峰不能自理,行動艱難,數月未好。被上刑者個個帶傷,陳子群被多次迫害得住院,奄奄一息。大法弟子孫開清在嚴管隊被折磨數月,身體被惡人於富春、楊小東、孫權偉等折磨得變了形,天天上刑長達數月。岳寶學、佟文成等數位大法弟子同孫開清一起在魔窟裏,金鋼鐵鑄般地挺了過來。

孫慶雨:惡警,行屍走肉般迫害法輪功,毫無良心。協助王煜鷗、郝威等惡警幹部殘害四隊大法弟子。四隊對大法弟子的折磨僅次於趙爽的嚴管隊,三天兩頭逼迫大法弟子寫答卷、「揭批」,讓5-6個人擠在二張床上,從早是5點起床到半夜12點前除吃飯外都受到體罰,基本上沒有睡眠,四隊大法弟子被折磨得面目全非。

惡人崔冰、沈瘸子、姚興旺、洪委、吳迅德等仍在逞兇。

王煜鷗:四大隊教導員,30多歲,是邪惡所長石昌敬的得力助手。石昌敬策劃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惡性事件基本都是在四大隊。王煜鷗仇視法輪大法,惡事做絕。2001年整體捆綁毆打大法弟子事件發生在四大隊,大法弟子張林等被打得死去活來;集中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被關在四大隊,迫害力度不斷升級。它策劃整體折磨大法弟子,把已經就寢的四隊學員叫起來,調唆普教攻擊大法和大法師父,遭到大法弟子孫開清的抵制,然後惡人把十多名學員強行拖入小號折磨,多人受傷,上大掛三天三夜。後來四隊學員集體絕食才把這些大法學員要出來,受傷者月餘未癒,孫英悟、羅力等衣服被打爛,人被打傷,重傷多人。四隊成了石昌敬魔頭的實驗場,一切毒計都先從四隊開始。

郝威:四隊隊長,陰險邪惡,對法輪功學員不直接出面迫害,表面上偽善,誘逼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是他的根本目的。電視台給他製造節目,在鏡頭前,讓小偷換上服裝裝成法輪功學員,像拍戲一樣現場炮製,反覆說一句:「拿學員像親人一樣……」,裝腔作勢、令人作嘔,這就是國家「先進個人」的無恥形像。四隊普教人員成了二政府,專折磨大法弟子。三隊大法學員李立國轉隊到四隊後,被惡人打得昏死過去二天二夜,一隻眼睛當時失明。

劉隊長:二隊副隊長,部隊轉業,土匪式作風,黑社會作派。二隊主管小號,夜班時無惡不作,對大法弟子嚴管,新進小號倍受刁難。2002年秋,石昌敬指使四隊抓打學員,劉隊長親自接應,視法輪功學員為敵,在大法弟子被抓進小號途中,劉隊長喝令「拖」,當時大法弟子羅力衣服被拖碎,血肉模糊,於乃平腳後跟被拖爛,孫英悟等衣服被拖壞。入小號後,全體夜班惡警集中打一個大法弟子,在此事件中受迫害的有十名大法弟子,分別是:羅力、於乃平、孫英悟、閆德昆、孫開清、王東哲、邱立偉、孫志文、秦玉清、呂志凡。

夏井成、唐科長:此二人相繼擔任三大隊教導員,主管迫害法輪功學員。夏井成在任期間,對人表面偽善,也參與了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唐科長(原任教育科長),接替夏井成的職務,常提出官腔官調,對大法弟子冷眼相待。三大隊的諸多迫害,引起大法弟子多次絕食抗議,批捕二人:任國志和李立北;迫害致死者二人:是李洪斌和張濤。大法弟子在多次絕食抗議中,受惡警隊長王佔起打罵甚多,在絕食、灌食的折磨中,惡人(普教人員)彭立彬、杜銳、孟小亞、李勝利、於富春、劉影、李玲偉、孫權偉等極其邪惡,他們的雙手沾滿了大法弟子的鮮血。

姓馬的獄醫:披著人皮的惡醫,勞教所醫務人員。迫害大法弟子有很多毒招。2001年大法弟子長期集體絕食抗議,折磨死數人;2002年對絕食長疥的學員,馬與所長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形成一套系統,對灌食學員的迫害主要出自所裏獄醫之手,強行灌食折磨成了不用刀的屠殺,把大法弟子殘害得瀕死時往萬家醫院一推,從那裏得到開脫罪責的「正常死亡」報告單就完事大吉。灌食過程由大夫說了算。馬惡醫是殺害李洪斌和張濤的直接兇手之一。被重點殘害的大法弟子還有高科、宮文義、陳子輝、雲福起、李景成、岳寶慶等。它平時不斷到各隊巡視,只要被他們定為重點,迫害就開始了,法輪功學員呂志凡被迫害得精神失常。

楊金堂:一隊指導員,迫害法輪功非常賣力,別的惡警所幹的惡事成了他的「工作成績」,領功受賞。大法弟子呂秉貴在被矇騙下寫了「三書」,在按手印的時候,渾身顫抖,手在空中摁不下去,楊金堂急了,抓住呂秉貴的手拼命往下摁,還氣急敗壞地罵道:你三書都寫了,怎麼XX的反悔呢?……它對大法弟子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行。

石昌敬:長林子勞教所所長,普教人員稱之為「災星」。此人罪大惡極,陰險毒辣。此人經常倒背雙手,來回在院內行走,沒事找事,所規所制就在他的嘴上,加期、小號隨他說了算,是參與迫害的邪惡總指揮。2002年3月末,大法弟子雲福起,在三隊被惡人彭立彬、杜銳將肋骨踢斷,大法弟子李立壯向隊裏追究責任,遭到惡警隊長的壓制,未得到公平對待。4.25大法弟子絕食抗議,李立壯、任國志被強行禁閉(小號),大掛小掛達三個月之久,體重下降數十斤,受盡折磨,又被誣以「破壞法律實施罪」批捕。王洪斌被超期不放,也被迫害批捕。在「減期」大會上,石昌敬還假惺惺地稱其不願看到這些,事實上都是他一手製造的。鑫諾衛星事件借故抓四隊大法弟子10人,上大掛三天三夜,打傷多人。飯前飯後站隊借故抓三隊大法弟子十餘人進小號,無端摧殘十多天,引起三大隊大法弟子集體絕食抗議,李洪斌、張濤被迫害致死;九月份更是邪惡至極,石昌敬授意四大隊和趙爽所組成的行刑隊酷刑折磨大法弟子……凡此種種,難以盡述,以上僅為冰山一角。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