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敬師敬法與我們修煉、正法的關係問題的一點認識


【明慧網2003年4月1日】寫這篇文章的目的,是因為我悟到、看到,我們的損失已經發生了。大家都還記得師父在《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和《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解法》講到過一個敬師的問題,剛學法到這一段時一定有當頭棒喝的感覺吧。也講出了我們整體上一個很大的有漏之處。

從明慧網看到,近段時間以來,正法中發生了一些緊急的事,一些大大小小的事,我們許多大法弟子也遇上了一些集體的或個人的麻煩和困難。如李祥春事件、林文蓉事件等等。以及近段時間還是有很多大法弟子被綁架。最近明慧網上報導的迫害案例增多,我想也是其中一方面。常人中也發生了一些所謂的大事。就拿我自己和自己周邊的同修,以及我們的修煉環境來說,也遇上了一些很大很大的干擾。主要是浪費了極其寶貴的20多天的正法講真相的時間,和損失了一些金錢,以及其它很多麻煩。

這些事的發生,都嚴重的干擾了我們的正法,干擾了我們的正念正行,也使我們的講清真相的工作受到各種不好的影響,甚至影響了學法。先讓我們看一段師父最近的講法:

「問:聽了師父上午的講法,心裏很難過。想問師父,是超前為我們講了些法理嗎?

師:不是的,很多事情我現在都不管,因為你們得自己走好自己的路。每個人都這樣,那就是你未來圓滿留下來的、也是在樹立威德的機會。做好了就是你證悟的一切,把其整理出來,去掉糟粕,留下來的精華就是你的成功之路。我上午講的這些法,實際上是當整體上要出現偏差的時候我才講的。個別現象影響不大的時候,我就不講,很快學員也會把它做好。就是上午我講的這個事情,我知道,你們最後也會認識好,可是呢損失會慘重,我會失去幾個大法弟子,所以我要講。」(《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解法》)

長期以來,我們總是在說大法弟子正法,我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這個過程中強化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力量,同時也有意無意地摻進了一些共同的個人理解,形成在法上的偏離。因此一些學員中在不斷地強化著「我」這個觀念,卻因為原來每個人的自我執著和思想的不圓容,最終忽視了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真正在正法的只有師父,師父才是我們一切力量的根本。可是這種執著是令人不易察覺的,它的危害卻又是最大的,在我們執著於「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在正法」的本身,我們已執著於「私」了,已在不知不覺的遠離了法,遠離了師父。舊勢力不就希望我們這樣嗎?

我悟到,舊勢力有一點根本的企圖,就是讓我們遠離師父,把我們與師父隔開。從法上,從我們日常的思想上,和世間的距離上,這一點可能以大陸大法弟子更為明顯。我們很多人都感覺到,99年7月20日以後,我們對自己的要求沒有那麼嚴格了。這是我們自己想要這樣的嗎?我想不是。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舊勢力想盡辦法隔開我們和師父、我們和大法、我們和自己修成的一面。

那麼近段時間以來,出現了如師父在《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解法》講的「再有一個問題,就是在個別學員中最近出現了一些不正確的狀態,問題也是很嚴重的。也是因為多種原因造成的。其中有一個主要原因,大家層次提高了,師父講了你們將要成就的果位,膽氣也壯起來了,覺得自己硬實起來了,我只能用人這很低下的語言形容,因為沒有恰當的語言去形容。所以有的人就提出我們不用尊重師父了、我們只要遵照法就行了。以法為師。」我們怎麼看這問題呢?

也許有些同修會說「我是尊重師父的」,而不是真正將自己放在這段法中衡量。就像我剛才講的,強化自己「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能力,其實就強化了自己的「私」。那麼你還尊重師父嗎?「學員有很強烈的執著時、嚴格地說那時的行為根本就是魔性的表現、是感情帶動下的行為、不是理性的、所以邪惡才會出現。」(《理性》)我們執著於自己時,思想和行為就已經不在法上了。那又怎麼談得上「以法為師」、「遵照法」呢?

我悟到,當我們過分強調自己的正念的力量時,當我們覺得現在的一切都可以自己用自己的力量解決時,就已經是不尊重師父的表現了,因為我們忘記了自己的正念來源於法、來源於師父,而只有我們真的嚴格遵照大法去做自己才能有正念。(參見《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

在《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和《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解法》都談到了敬師敬法與我們修煉、正法的關係問題。希望同修們也能好好去看一看。

那麼,在正法的今天,我們也要將一切的正念和正行,扎根於對師父的正信上,對法的正信上。遇到每一件事,我們要想一想,師父會要我們怎麼做。如果師父就在我們身邊,時時提醒我們,我們會怎麼做。(事實上原本就是這樣啊。)明白以後還要一定做到。99年7月20日之前,大家都感覺到在遇上困難時就會想到師父的,可是近些年來卻想到的少了,多是強調以自己的認識解決,很多情況下只是借用著「正念」這個詞。自己儘量保持強大的正念本身是對的,只是我們要知道,最終的一切困難都是師父為我們解決的,我們只是有了一顆正信的堅定的心,我們之所以正信和堅定,也是因為師父的存在啊。

在正法的最後,我們還是要依靠大法和師父強大的力量打開一切的鎖。在正法中遇到真正的困難時,我們也必須要想到除了自己必須努力之外,還有師父。很多複雜的情況,僅僅以我們大法弟子的正念,以我們大法弟子的力量是不夠的。只有師父才能破除舊勢力最後的一切因素。下面讓我們再看師父的一段法。

「問:自正法以來狀態時好時壞,求安逸心一直不去,心裏很苦惱。
師:師父可以幫你,但是你要知道上進就行。(鼓掌)
……
「問:師父說我們修好的一面在一個人修煉中是隔開的,現在到了正法的後期,如何衝破這種間隔?
師:因為最後的因素也都是最大的因素,它們的間隔是非常大的,那只有在法正人間時師父強大的正法之勢過來時才能全部清除。那種洪勢過來的時候才能解決這一切,一過來一突破那就是法正人間的開始。我們換個角度講,你們目前所做的這些事情能夠使你們同修、大法弟子互相之間少受損失,還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但是你們在證實法中會帶來一個狀態,一部份世人會變善,會救度更多的世人,會使邪惡惡不起來,但是那不是結束。」(《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解法》)

自己的一點體會,在表達時又不能將悟到的更好的表達出來,說出也只能是悟到的一小小部份,而悟到的又是無窮法理中的小小一粒子,不足之處請同修們指正。謝謝大家。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