濰坊大法弟子王升雲敘述父親王益新被迫害致死的經過


【明慧網2003年3月9日】我是王升雲(大法弟子),男,39歲,初中文化程度,農民,家住濰坊市坊子區溝西鎮郭家村。

我們一家五口人:父親王益新(已被迫害致死),母親王之合、妻子唐修美、孩子王心偉和我,都是97年得法的,得法後一家人身體得到了健康,思想境界都有了很大的提高。父親得法前身體很不好,腰椎盤突出,骨質增生,手上還長了個骨瘤,修煉大法後,這些病都沒有了。妻子得法後性情變得溫和了,一家人也和睦了。

從99年7.20開始,在江XX對法輪功「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 和「打死算自殺」的邪惡命令下,我們一家被迫害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

99年7月20日那天,鎮黨委副書記宋長春就命令派出所把我父親抓到鎮政府關了起來(7.20以前父親是我們鎮的輔導站站長)。下午,我妻子也被派出所抓到鎮政府關了起來,第二天上午,把我也抓去了,家中只剩下62歲的母親和十歲的孩子,也被鎮政府派人整天輪班看著。當時在鎮政府非法關押了我們一個星期。

2000年3月份我妻子到北京上訪,被抓回後,宋長春命令派出所的惡警把我也抓到了派出所。當天晚上,610的惡警對我們夫婦進行非法審問,當時我對它們說了一句:「我們煉法輪功沒有錯!」一群惡警一擁而上,把我打倒在地,一個惡警用腳踩著我的頭,一個惡警踩著我的脖子,那幾個惡警對我拳打腳踢。他們打完後把我銬在連椅上,惡警蔣恆貴對著我的臉左右開弓打耳光,嘴裏說著:「我叫你煉,我叫你煉!」就這樣對我們夫婦折磨了兩次。這次被非法拘留關押50天左右。

2000年6月份,我和母親去北京為大法上訪。被惡人抓回後,對我非法審問,在審問期間,他用掃地用的新笤帚打我,直到把笤帚疙瘩打爛為止。還用涼水往身上澆,用手銬銬在鐵椅子上折磨了一上午。這次我被刑事拘留三十天,母親被治安拘留十五天。我被釋放後,宋長春命令派出所的人把我又關進了他私設的私人監獄,又關了一個月,一直戴著手銬,後來我們絕食才把我們放了。

每次非法拘留,惡人們都強行索要現金300元所謂的生活費。

我父親沒有上訪,也被關押在宋長春私設的臨時監獄裏,被非人的折磨。宋長春命令那些看守往水泥地上倒水,叫我父親在水泥地上睡覺,它們用麻袋把我妻子和其他功友裝起來進行拳打腳踢,用棍子打。我妹妹不修煉,去看父親。父親身體被迫害的極度虛弱,妹妹回家拿了一塊塑料想讓父親鋪在身子底下,也被宋長春扔了出來。一個善良的看守見父親身體太虛弱,向宋長春請求把父親放了吧,也遭到了宋的拒絕。又過了幾天,人已奄奄一息,宋長春怕承擔責任,才把父親放回了家,因父親是65歲的人了,身心都遭受了巨大的迫害,回家後一個多月後,就離開了人世。

就在這種情況下,歹徒們仍未放過我們,父親去世後第七天,惡人又把我和妻子綁架到洗腦班。我們憑著對大法的堅定,第三天從洗腦班堂堂正闖出來,至今流離在外。每逢所謂的敏感時期,惡人晚上十二點便翻牆而入,妄想綁架我們,搞得家人不得安寧。

以上我和家人所受到的種種迫害,都是江澤民一夥人間邪惡敗類們直接造成的,這種對法輪功群體滅絕和法輪功學員人權的侵犯,也是對全人類每個種族與每個人生存尊嚴的侵犯。在此呼籲全世界善良人士伸出正義之手,制止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