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大法弟子就丈夫被綁架事件給老同學的信:在欺詐與殺戮面前請不要保持沉默

【明慧網2003年3月6日】

老同學們,久違了:

本來這封信應該由王為宇來寫,現在只好由我代勞──王為宇於2002年8月12日被國安特務綁架,從此杳無音信,至今已經半年有餘。

99年中國江XX政府對法輪功迫害一開始,為宇和所有修煉人的生活就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在清華的時候,兩次被勒令休學,多次思想「教育」,洗腦,非法關押、流離失所……,為了生計,被迫休學後,為宇在一家外企找到了一份不錯的職位,很快獲得了公司的器重,事業蒸蒸日上。然而連他這樣已經離開學校,自謀生路的修煉人也沒有逃脫惡警的追捕,國安動用了多人,長期跟蹤盯梢,2002年8月的那個星期一,單位派他出差,在趕往火車站的路上,王為宇被綁架了。

沒有人給我任何消息,也沒有人通知他山東的家人。你們會問我他到底做了甚麼,一定是他做了甚麼觸犯了法律,才招來如此橫禍。我要告訴你們,現在中國沒有法律,所謂法律就是當權者的旨意,如果你令當權者不高興了,你就會被「有關部門」關照了。王為宇所做的一切,不過是把有關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告訴世人,正像以前大家還是同學的時候,他一次次地給你們介紹法輪大法一樣。

為宇遭綁架,我的感受絕不是傷心二字可以形容,一個活生生的人,早上離開家去上班,中間還通過電話,僅僅半小時後就沒有了消息,我不知道惡人故意隱瞞為宇的下落是又有甚麼不可告人的陰謀。他是我的丈夫,他是你們同窗五載(甚至九年)的同學,現在他失蹤了,沒有人知道正在發生甚麼,這是最恐怖的,這種恐怖每天還在不斷發生在不同的人身上。然而更讓人心寒的是當社會世風日下,災難已經逼近每個人的生活時,還有那麼多人被謊言矇蔽著,對這一切全然不知,還在為中國社會虛假的繁榮歌功頌德。

事情發生之後,對你們這些多年的老友,我一直想保持沉默,不需要太多的解釋,認識為宇的人都了解他的為人,而且回憶對於我來說無疑是件痛苦的事情。但是經過仔細考慮,我還是決定把我知道的一切告訴你們,我不希望因為我的沉默使得你們中的任何一個人繼續被謊言矇蔽,同時,你們畢竟是我們同窗5年的好友,深知我們兩個人各自在大學5年中截然不同的人生軌跡,所以,我也想把我們在大法修煉中的艱難與快樂講給你們,把這份人生中萬載不遇的經歷與大家分享,所以我懇請你們耐心地讀下去。

法輪功改變了我們兩個人,作為法輪功的親身受益者,我可以負責任地告訴你們,法輪大法確實是一部高德大法,他帶給我們身體的健康、身心的淨化。為宇和她的妹妹是同時出生的龍鳳胎,由於營養不良,兩個人都很瘦小,身體很差,從小是「藥簍子」,並且皮膚上類似粉刺的東西(一種皮膚病)常年折磨他們倆。身為醫生的母親帶著他們尋遍名醫、各種偏方都無濟於事,剛開始煉功不久,為宇臉上的皮膚就變光滑了,同樣身受折磨的妹妹因為沒有堅持煉功,直至現在皮膚還是當初的樣子(要知道雙胞胎身體各方面的素質是很像的)。為宇體重在兩個月內猛增了20斤,我對這事情印象如此之深是因為當時鬧了個笑話,我當時按照兩個月前量的尺寸為他買了一條新褲子,結果他竟然穿不上,再一量,腰圍多出來3寸,只好又去店裏換了一條大號的,還挨了店老闆一頓批評──「男朋友的尺寸都能搞錯3寸!」為宇從煉功開始,幾年來再也沒有吃過藥上過醫院。

至於我們在心靈上的受益更是無法言表了。我們這一代人,是深知權力、金錢的「妙用」的,在茫茫人海中,似乎也只有利益這東西是最看得見摸得著的,於是利益、金錢成了我們主要的話題和生活目標。如果我不是因為修煉法輪功,為躲避非法勞教而從公司辭職,現在我大概已經是車房齊備了。我們大家相識不只一天了,你們都知道我的經歷,相比為宇在老師眼中的所謂「又紅又專」,我在大學5年中,可算得上是個另類了,整日瘋玩、不問學業、徹夜不歸,生活軌跡大概比你們中的大多數人都要波動的更厲害。然而當我得到這部法輪大法,當我真的能沉靜下來,面對我自己,我終於明白,人應該認真的對待自己的人生,認真思考生命的意義。這是對自己、對親人真正的負責。

你們如果真的能看過一遍《轉法輪》,你就會明白我說的話,明白為甚麼修煉人這裏真的是一片淨土,沒有追名逐利,沒有勾心鬥角,一切教功、觀看錄像等都是免費的,大家掏出自己的錢為生活困難的修煉人買(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書、向不了解大法的人介紹大法,每個人都要求自己,想著怎麼對別人好,找自己哪裏做得不好,在工作其他環境中,我們都在努力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包括現在,我們為了告訴所有人真相而付出的一切花銷都是我們自己掏腰包,根本沒有甚麼「國外反動勢力」的支持。一到法輪功修煉者中間,人就能馬上感到那種祥和、慈悲的氣氛。

也許有人會說,現在打壓得這麼厲害,你們幹嗎硬頂,信點別的不行嗎?我想至少目前已身在海外的朋友們應該了解信仰意味著甚麼了,「要知道人一旦知道了真理和生命存在的真正意義,為其捨命而不足惜的。」記得99年迫害開始,王為宇被學校勒令休學,送到上海我父母家,不寫保證不予復學,系黨委書記王東生藉機出差到上海,貌似關切的告訴我父親,如果王為宇「不悔改」,還要開除學籍、黨籍,我的家人和我們一起承受著巨大的壓力,對一個一無所有的學生來講,這等於斷送了王為宇的所有前程。在突如其來的高壓下,王為宇曾違心的寫了一份滿是文字遊戲的保證,只求能回到學校繼續學業。當王東生得意洋洋的手拿保證,揚長而去,向上面邀功的時候,我知道為宇的心在哭泣。後來的一段日子也許是他一生中最黑暗的時光了(即使與現在相比),他告訴我,他寧願一天24小時都是黑夜,好讓他蒙頭大睡,忘掉發生的一切。

2001年末,中央台《焦點訪談》播出了美國永久居民滕春燕(法輪功學員)被採訪的新聞,這個優雅漂亮的美國女針灸師因把江XX利用精神病院摧殘法輪功學員的真相向世界曝了光,被扣上莫須有的「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國家情報罪」非法判刑入獄3年,經過一年半XX黨所謂「轉化」工作後,面容憔悴、體態臃腫地面對鏡頭表示她認為監獄很「快樂」,而且簡直樂不思蜀。王為宇看到這則報導後,對我和另外幾位朋友說,「你們相信嗎?在謊言的誘騙下,在高壓的威逼下,你是一個母親,要你承認你懷裏的幼子不是你親生的;你是一個丈夫,要你承認你鍾愛的妻子是屬於別人的;你是一個老人,要你承認你辛苦一生換來的養老金不是你的;你是清白的,要你承認你犯了無恥的罪行……,你會相信這是真的嗎?」聽過這一席話,我又一次深深了解了他當時違心屈服時的痛楚。

XX黨從來不曾放過被他們自己認作為敵人的人,從三反、五反、反右傾、到文革、六四,直至今天對法輪功的迫害,他們奉行的是完全一樣的做法,「把你打翻在地,再踏上一隻腳,叫你永世不得翻身」。當你說「不煉了」,那麼你要一次次去幹修煉人不能幹的事,比如罵人、抽煙、喝酒等,用行動證明你真的放棄了,然後,你被「邀請」去「轉化」別的修煉人,再後來,有人會請你上電視,在千萬觀眾面前「滿面春風」地講述你的「幡然悔悟」,還要痛心疾首的去擁抱那些曾經沒日沒夜折磨你的幫教、惡警,最後還要讓你揭批、咒罵你無比尊敬的師父。

一個人如果不得不放棄自己的信仰,他所要面對的是自己的心靈無時無刻不停的拷問。而當他已經不再痛苦的時候,那就是這個人的意志徹底被摧垮的時候。在很多人看來,一切的起因就是因為我們信仰「真善忍」,如果放棄了,就甚麼事都沒了。信仰「真善忍」有罪嗎,如果「真善忍」是錯的,那這個世界上還有甚麼是對的呢?如果我們的子孫都活在一個充滿謊言和欺騙,處處存在欺詐和陷害的環境裏,他們怎麼會幸福?假如文革再次發生,造反派宣布我們的老師是特務、反動文人,那我們是否還要像三十幾年前那樣撲上去砸爛他們的「狗頭」?假如在抗日戰爭年代,日本鬼子拿槍指著我們的腦袋,我們是否就有充份的理由可以放棄中國人的民族氣節去當漢奸呢?如果一有壓力就出賣良心,見風即倒,那人世豈不成了鬼蜮世界,世界上還會有正義麼?

值得慶幸的是,不久王為宇終於擺脫了這邪惡的桎梏,他鄭重的把自己的嚴正聲明交了上去,聲明一切不利於大法的言論作廢,決不放棄修煉。與之而來的是失去一切,再次休學。那時我已經碩士畢業回到上海工作,聽到這個消息,我沒有一點遺憾,而是非常欣慰,因為我知道為宇找回他真實的自己了,他失去了學業、前程,可是他保住了心裏那最神聖的領地,一個清醒的生命就是應該這樣面對自己的靈魂!

其實每個人都有獨立思考的能力,只要你看過李先生的著作,你就會馬上發現宣傳媒體所說的一切都是無中生有的造謠,你馬上就會明白江XX政府針對李洪志先生的一切宣傳都是最惡毒的誹謗,因為一個如同江XX所描述的人,是不可能寫出如此博大精深的文字,是不可能有如此高尚的品德,更不可能使得全中國千萬老百姓如此的敬仰。江XX也明白這一點,所以,在鎮壓的初始,就下令將所有法輪功的圖書音像出版物全部銷毀,然後極盡它們在數次政治鬥爭中練就的栽贓陷害的本事,對我們所信仰的「真善忍」和我們尊敬的師父進行大肆誣蔑,扣上各種聳人聽聞的大帽子。報紙、電視沒完沒了地誹謗、攻擊,學校、單位裏逼著你與法輪功決裂,儘快表明態度,否則就會失去學業、失去工作。在99年迫害剛開始的時候,法輪功已經在中國傳播了整整7年,在中國大陸就有7千萬修煉人,即使按照官方蓄意隱瞞的統計數字也有200萬人修煉法輪功,但是,在鎮壓之前,從來沒有聽說過類似後來層出不窮的所謂惡性事件。「自焚」、「傅怡彬殺親案」、「趙合襲警案」等等,這些觸目驚心的栽贓案足以讓一般老百姓把所有的法輪功修煉者當成異類、危險人物而敬而遠之。

與此同時,江XX集團無視憲法,剝奪了法輪功修煉者上訪、申訴等一切說話的權利,進京上訪、散發真相資料的人要遭被打、被抓,勞教、判刑,2001年年底又傳出密令對張貼法輪功傳單的可以「開槍射殺」,對堅定的法輪功修煉者「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可以「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單單我身邊的清華大學大法弟子,一群品學兼優的學生、教工,只要現在還在堅持修煉,都曾經或正在承受著流氓式的非人迫害。我自己2000年到北京上訪被非法拘留,絕食抗議7天,期間就曾經被殘忍的插管灌食,用小指粗細的硬塑料管強行從鼻子插入食管,強迫灌入液體,讓你無法掙扎,無法吞咽,幾近窒息,管子拔出時帶出的是插破鼻腔、食管流出的鮮血,有的人就這樣被活活灌死。這樣的折磨,只是因為我堅持我合法上訪的權利,不承認有罪,要求無罪釋放。

我不知道現在王為宇在哪裏,也不知道惡人們會如何迫害他,想從他身上得到甚麼。小時候我們從電影裏看到的渣滓洞的故事現在就活生生的發生在我們身邊。在難以想像的邪惡處境中,一個人需要無比堅定的意志才能闖過層層難關。我知道比咱們高一屆的清華畢業生袁江,在被江XX的幫兇們酷刑折磨了整整2個月後,帶著滿身的傷痕離開了人世。我還知道比咱們高三級的清華畢業生趙明,在北京的團河勞教所被非法關押了整整22個月,為了讓這個瘦弱的年輕人寫保證,說一句「不煉了」,它們用6根幾萬伏的高壓電棍一起電擊趙明,用連續十幾天不讓睡覺來摧殘他,用與世隔絕、生死不知來摧毀他的意志(趙明是愛爾蘭三聖學院的留學生,在同學、校長、愛爾蘭民眾、愛爾蘭政府乃至全世界的正義呼聲中最終獲釋),還有虞超、褚彤夫婦,被害得全家四分五裂,妻離子散,家人至今不知其下落,孩子長到4歲,與媽媽相聚的日子還不到2年;姚悅劉文宇夫婦,在被非法關押一年,受盡酷刑折磨後,以莫須有的罪名分別被非法「政策」宣判入獄12年、3年;賈小梅徐才錄夫婦,妻子被非法勞教,丈夫不堪重重迫害,不得不揮淚告別親人,到海外呼籲營救,留下鐵窗中的妻子,年僅13歲的兒子,還有年邁的雙親;柳志梅,被迫離開清華時還沒念完大二,當我再次聽到她的消息,她已經被押往山東,開始那黑暗而漫長的12年無端的牢獄生活,還有……還有……

我知道曾在十食堂邊的小樹林煉功的清華修煉人幾乎全都被非法抓捕,如今你們要是回到清華,再也聽不到清晨小樹林中傳出的寧靜清新的煉功音樂,再也看不到煉功人披著晨曦盤腿打坐的祥和景象了。他們有的被非法判刑長達12年,有的已經被非法拘押近2年,音信全無。他們的罪名是甚麼呢?只是因為他們把江XX集團醜惡的行徑向全世界曝了光,只是因為他們向身邊的人講明了真實的一切。打個比方說,如果你們中哪一位,將我今天的這封信上交給公安,那在它們眼中這已經足以忙活好一陣,當成個大案來偵察,定我個「洩露國家機密」的罪名,可笑不可笑?像這樣荒唐可笑又可鄙的鬧劇每天都在上演。

這是發生在我身邊的真人真事,我沒有必要騙你們。他們為了一句真話付出了高昂的代價。出自中國一流的高等學府的天之驕子尚且如此遭遇,你能相信這個流氓成性的江XX會對其他的修煉人手軟麼?

99年初,是我人生的一個階段性的新開始,法輪功學員因天津公安的抓人、打人事件,於4月25日到北京中南海上訪,總理接見了修煉人代表,事情得到和平理性的解決。大家都認為事情就此結束了。在五一勞動節的一個陽光明媚的日子,我和為宇在山東舉行了婚禮。碩士畢業、結婚、工作,等待我和為宇的全是美好的憧憬,只待我們攜手去實現。然而,不久,由江XX個人盜用政府名義發動的這場邪惡的針對法輪功的鎮壓就開始了。我們夫妻的生活從此籠罩在邪惡的陰影下。

這一切為甚麼發生的這麼突然,又這麼莫名其妙?一個擁有強大的軍隊和龐大國家機器的政府為甚麼要把法輪功這樣一個沒有政治目的,只為修心向善的民間修煉團體作為比貪污腐敗、經濟萎縮、黑社會更重要的頭等敵人來不遺餘力的鏟除呢?中國大陸文革式鋪天蓋地的「一言堂」,使你根本沒有機會了解法輪大法的真實情況。有人會想不明白,江澤民為甚麼這麼痛恨法輪功,這裏我引用一位江XX身邊的黨內高官(非修煉人)在海外出版的一本揭露內幕的書《Poisonous Deceit》(中譯本《欺世謊言》)裏的一段話,也許能讓你們明白個大概:

「……李先生的所作所為贏得了千萬法輪功學員的信任和尊敬。李先生這種獲得尊重的能力令江妒忌得發瘋,他不能理解李先生是怎樣做到這一點的。江的妒忌心大得不可想像。把李的高德同江的缺德相比,你就會看到法輪功事件的本質所在。事實證明是李先生把真善忍的準則培植於中國社會。法輪功的傳播至少使數千萬人努力做一個好人。這種現象自然導致社會的道德回升,犯罪率下降。我周圍的一些官員們曾在多次會議上把這種情況告訴他,但他發瘋般的妒忌心態始終使他頑固地堅持他的做法。最終他還是耗資幾十億元來迫害一個有助於我們社會恢復法律和秩序的精神運動。 」

從99年,中國大陸針對法輪功的邪惡鎮壓一開始,年紀大一點的人們都不約而同的想起了文化大革命,是的,一場浩劫又來了,只不過表面上它好像不是針對全國人民,而是僅對法輪功的打壓。當人們看穿了這場鎮壓的實質就會明白,它是一場前所未有的對全人類道德的邪惡摧殘。

是非完全顛倒了,全中國的人都在江XX的淫威下說謊,有的人甚至徹底被謊言矇蔽,善良的好人被當作惡魔,被肆意摧殘,而趨炎附勢的奸佞小人倒是因迫害法輪功而屢屢晉升。百萬中小學生、廠礦職工在國內媒體的造謠宣傳之下,在學業、公職被脅迫之下,在誹謗大法的橫幅上簽名,無知的學生在惡毒的煽動之下,情緒激動的咒罵法輪功,咒罵法輪功創始人。修煉人的家庭被強行拆散。因為知道大法修煉者無比敬仰師父,惡警就把我們尊敬的師父的照片放到火車站入口處的地上,逼迫人們從上面踩過去,逼迫每個路人用最惡毒的語言謾罵大法,謾罵大法師父,以此來辨認誰是法輪功……,江XX印製了幾千份誹謗法輪功的小冊子,到聯合國去散發給各國的首腦,以一個國家元首的身份去詆毀一個教人向善的民間修煉團體,同時謠言、誣蔑在極短的時間內被政府的宣傳機器散布到全世界。中國幾千年的傳統美德就這樣每天被無情的踐踏著。

就在這每天充斥著謊言的日子裏,為宇默默的用自己的行為向身邊的人證實著大法的純正,在他公司報銷的帳目上,看不到一筆公款私用的記錄,在一堆Taxi發票中,倒是總能找到不少公交車的票據,為的是節省公司的開支。在外企工作的他,收入很高,可是上大學時從山東帶來的秋衣秋褲卻始終不捨得扔,上班有著裝要求,他就將僅有的兩件西服、兩件襯衫換著穿,我知道勸他添置新衣是件非常困難的事情,所有的錢都用來接濟生活困難的修煉人,用在給人們講真相上。我唯一能做的,只有默默支持他,每天把襯衫洗好,以便及時換洗,始終保持整潔、健康的形像。他在公司是業務骨幹,經常極盡所能幫助周圍的同事,大家都喜歡他。

得知為宇出事消息,同事們驚呆了,他留下的工作沒有人可以接替,如果那天他不是被綁架,將要到上海去給一群公司的下級經銷商們做presentation(展示),為宇沒來,所有來自全國各地的聽講者無不動容,公司損失慘重。我相信你們一定看得明白,這場混亂是誰造成的。至少我知道,為宇的同事們絕不會相信江XX政府散布的謊言,因為公司裏每個人都切身體會過大法弟子的善,孰正孰邪已經不辯自明。

我不知道你們是否都相信神的存在,但是我希望你們都能相信在這個宇宙中,衡量萬事萬物的善惡有一個永恆不變的真理,那就是「真、善、忍」,符合他就是好的,不符合他就是不好的。人在甚麼時候幹過甚麼壞事,都會在或早或晚的一個甚麼時候用自己同等的東西來償還,這是宇宙的理。老人們講的積德、缺德,「善惡有報」說的就是這個道理。那麼即使你在做一件事情時不知道是錯的,但是你做了,那你就要承擔相應的後果,因為衡量好壞的不是甚麼人間的法律、命令(法令只是維護某些人或群體的一種形式),而是「真、善、忍」。天地間的萬物運行都要符合一定的規律,如果你違反他,終有一日會遭到報應。如果你們今天,由於受謊言的毒害,由於對大法的無知,而去殘害善良,或者心懷對教人向善的大法的仇恨,那麼他就是有罪的。作為修煉人,我們明白這一切之中的善惡因果,如果我們不去告訴他真相,以挽救他的靈魂,那麼,當真相大白的一天到來時,無法想像這個生命面臨的是怎樣的痛悔和可悲的下場!

這就是大法修煉者捨棄一切,不懈地向人們講真相的原因。當世界充滿仇恨、欺詐與殺戮的時候,人世間的一切功名利祿、愛恨情仇,都抵不上初生嬰兒的一聲初啼來得珍貴,一個人怎樣才能回歸生命的善良與純真,這是千古以來人類冥冥中始終在追尋的,然而隨著社會的世風日下,在每日的忙碌中,人們竟然忘記了這最終的主題。

其實,在任何道德社會中,任何正直的人都認同維護正義、不說謊、不背叛或出賣親人、朋友的善良原則,而江澤民則直接用金錢和權勢逼迫人們出賣朋友、效忠邪惡朋黨、出賣良心和正義。在這樣人妖顛倒的社會中,堅持一點對這些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的同情都會付出巨大代價,遑論人格高尚,品行端正!沒有真理,喪失判斷是非的能力,這樣的社會能有希望和前途嗎?當中國人民不再為道德是非呼喚正義良知,不再同情別人的痛苦遭遇,不再為他人維護正義英勇欽佩不已,不再為自己的基本人身自由和權力喪失而痛心疾首之時,就是江澤民的流氓專制全面得逞之際。正義善良的人群中,誰會希望有那一天呢?

一個經歷過文革的基督徒曾經有過這樣一段話:「為甚麼我會對教過我的老師的命運,那樣的冷漠,為甚麼會對別人的苦痛那樣地麻木不仁?……當人類的一部份受害的時候,如果我們甚麼也沒有做,在上帝面前,我們就都是有罪的。面對著別人遭受的迫害,如果我們無動於衷,我們在上帝面前就是罪惡的「同謀」。正是這種「同謀者」的罪感,使得我們時時反觀自己的內心,常常反思自己的過去。……回顧文革浩劫,面對文革中失去生命、失去自由、失去家人、失去青春、失去愛情、失去造物主公平地給予每個人的道心、失去外在的前途和內心的光明的無數無數的人,朋友,讓我們默默懺悔吧!正是這樣的懺悔,使我認定,如果我再一次遭遇文革,如果我再一次面對別人無辜地受迫害,我不會無動於衷了。如果"紅色恐怖"再一次籠罩頭頂,我祈求全能的上帝,給我以聰明和智慧,讓我分清善惡,給我以勇氣和力量,讓我的膝蓋不要彎曲。」

我們大家相識在清華園,為宇現在卻不知所終,我們在同一個操場上跑過圈,在同一間教室上過課,甚至他可能就是你睡在上鋪的兄弟,災難已經發生在你我身邊。那些作惡的人不敢透露他的下落,把它們對好人的迫害當作「國家機密」來嚴守著,是因為他們害怕自己的罪行被曝光。它們最希望的是,所有的人懾於鎮壓者的淫威,都畏縮不前,不去理會他人的安危,這樣,它們就可以在陰暗的角落裏放心大膽地作惡了。

如今法輪大法在世界60多個國家洪傳,《轉法輪》被譯為多種文字被各國的人們接受,99年鎮壓開始的三年多來,法輪功在全世界獲得的各國政府的褒獎達到1000多個,僅在台灣一地,至今已有30萬人加入法輪大法的修煉行列。然而在中國大陸,依然是一片淒風冷雨……

江XX為甚麼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勞民傷財,毫不掩飾自己對真善忍的嫉恨,在眾目睽睽之下耍流氓?那些走狗幫兇們憑甚麼敢把善良的人們踩在腳下?──請你們記住,邪惡之所以存在,是因為善良的人們都保持沉默!如果全世界的善良人都能站出來,譴責鎮壓者的暴行,那這場浩劫將會很快結束。

不要再讓這場迫害繼續下去了,請把我們的故事告訴你身邊的人,請把我的信轉發給所有認識我們的朋友,讓所有善良的人認識這場邪惡,這是我們現在能做的。為了為宇,為了所有與你同樣享有清華人稱號的修煉人,為了世界上千千萬萬還不願面對事實真相的人們,也為了你自己的良知,請不要保持沉默,當人們都從迷茫中醒來,陰霾終會散去,真理就在眼前。

友 晴
癸未年正月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