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江氏集團暴徒的醜惡嘴臉──我的家庭三年來在恐怖鎮壓下的遭遇

【明慧網2003年3月29日】為了讓世人更清楚地看清江澤民這伙暴徒的醜惡嘴臉,特別說明一點:他們早就清楚法輪功修煉者是一群真誠、善良的人,而且是非常平和的。這反映在幾個片段中,從北京到豐台體育館一個多小時的途中,車上有六十多位法輪功修煉者,而押送的卻是兩個沒配任何武裝的武警人員;豐台體育館關押過約幾十萬名修煉者,而當時在場的公安和武警只有幾十人;從北京回來的途中,火車上有上百名的法輪功修煉者,而押送的只有駐北京辦事處的一名幹部;如果法輪功修煉者真是像江氏集團宣揚的那樣,那公安還敢這樣嗎?

* * * * * * *

我們全家人都修煉大法,並且全家人都受益匪淺。全家個個身體健康,幾乎沒用過公費醫療。特別是我母親,在修煉大法之前患有嚴重的哮喘病,自從修煉大法以後,疾病奇蹟般地好了。我們全家都堅信法輪大法,先後都走進了修煉,全家人都和睦相處,過著幸福而又寧靜的生活。

但風雲突變,1999年7月,在政治流氓頭子江XX的一手遮天的操控下,罪惡的政治流氓集團開始了對法輪大法無理的殘酷鎮壓。把我的家庭搞得支離破碎,全家人個個被關過看守所,我的妻子至今還在勞教承受迫害,受著煎熬。現在,我想把這三年多來我的家庭受迫害的經歷寫出來,揭露邪惡,呼喚良知。

1、7.20恐怖籠罩著北京城

1999年7.20以後,妻子首先自己去了北京,後來我也和幾位同修結伴到了北京,剛下火車就有幾個同修被警察攔住並帶走了。一種無名的恐怖籠罩著北京城,到處都是警察和警車,車上都是全副武裝的公安和武警。到了天安門,氣氛更是陰森恐怖,廣場上到處都是便衣,明的、暗的到處都是,隨時攔住遊人盤查,有許多老老實實的大法弟子還沒證實法就被帶走了。我和許多同修剛坐下來,幾秒鐘便開來了幾車武警,他們把我們圍成一圈。馬上又開來一輛大公汽,逼迫我們上車,對不願上車的修煉者,輕則扯頭髮、用警棍打;重則四個人抬著往車上扔,對年紀大的人也不例外。在我的這輛車上,一位十幾歲的小姑娘因喊了「法輪大法好」的口號,就被武警死死地卡住脖子,臉全都紫了才放開。他們把我們拖到豐台體育館,這裏已經關押了幾萬名法輪功修煉者。在這裏,我們整整呆了一天,沒有東西吃,沒有水喝,晚上就把我們押回。

在火車站,武警荷槍實彈,站兩排,我們一下火車,不由分說就被關進看守所。在這裏,為了讓世人更清楚地看清江XX這伙暴徒的醜惡嘴臉,特別說明一點:其實他們早就知道法輪功修煉者是一群真誠、善良的人,而且是非常平和的。這反映在幾個片段中,從北京到豐台體育館一個多小時的途中,車上有六十多位法輪功修煉者,而押送的卻是兩個沒配任何武裝的武警人員;豐台體育館關押過約幾十萬名修煉者,而當時在場的公安和武警只有幾十人;從北京回來的途中,火車上有上百名的法輪功修煉者,而押送的只有駐北京辦事處的一名幹部;如果法輪功修煉者真是像江氏集團宣揚的那樣,那他們還敢這樣嗎?所以江氏集團心裏很清楚法輪功修煉者是一群甚麼樣的人,但他們為了達到他們不可告人的目的,欺騙不明真相的世人,卻大肆造謠、污衊,栽贓,挑起群眾鬥群眾……

2、2000年家中四人被綁架關押

自從1999年7月份開始至以後,和千千萬萬個法輪功修煉者的家庭一樣,我們家就一直處於風雨飄零的境地。我們隨時都可能被警察叫走,扣押獎金對我妻子來說更是家常便飯。我妻子剛生下小孩一個月,到了七月份便是所謂的敏感期,他們把我妻子軟禁在縣幼兒園十幾天,大人和小孩天天受蚊蟲叮咬不說,還承受來自單位的沉重精神壓力。2000年11月底,公安惡警突然抄了全縣大法弟子的家,我家首當其中,在我家翻箱倒櫃地抄得亂七八糟,抄出一些大法書籍和傳單。這伙邪惡之徒認為抓了一條大魚,竟然把我父親(有三十年黨齡的老幹部)進行刑事拘留。把我家的電腦和打印機也洗劫一空。父親被抓後,使我全家陷入巨大的痛苦之中。母親和大姐同去北京上訪,沒過幾天,母親和大姐被押回關進了看守所。這伙歹徒仍不罷休,把我妻子軟禁在一個條件惡劣的旅館裏,家裏只剩下我和幾個月大的孩子。到了快過春節時,我父親的同事實在不忍心,就四處為我們求情,610辦公室邪惡之徒才在臘月二十九日把我父親放回來過年,年後正月過完後母親才被放回,妻子也才恢復自由。

3、母親因善良之舉再度被抓妻子為澄清事實被非法勞教

經歷兩次在春節期間家人被迫分離的痛苦之後,我們一家人終於迎來了2002年春節,本以為可以鬆一口氣,可以過一個團圓年了。可是江氏流氓集團良心盡喪,在中國傳統的節慶之日,大發淫威。大年初一凌晨一點多鐘,縣610邪惡之徒不問青紅皂白就把我母親強行帶到了公安局,使我們全家家庭團圓的新年氣氛蕩然無存。這伙邪惡之徒綁架我母親原因很簡單:我母親和其它幾位功友把一位因長期關押、導致雙腿不能行走的大法弟子帶回了家(她家人和法庭都不願意管她)。當時我母親付了車費。就這麼一個善良之舉,邪惡之徒竟然喪盡天良,大年三十晚上沖到各相關大法弟子家進行抓捕。後惡警實在是自知理虧,在家人的追問下,才把母親放回。

2002年三月份,我妻子上班時聽說當地報紙1999年曾登了一篇關於自己的文章,文章造謠說妻子修煉法輪功後,家庭關係緊張,矛盾重重,說妻子父母求她不要煉法輪功,她父母對她下跪等……。妻子聽後愕然,便寫了一封署名信給該報社,敘述她煉功後,身心健康,全家受益匪淺,沒想到此事激怒了那些邪惡之徒,當這封信轉到公安局主管法輪功的副局長手上時,他暴跳如雷。3月26日晚,他直接派來惡警抓走我妻子,隨後又抄家,還帶攝像機進行拍照,又把我母親抓到公安局,這時我的小孩才一歲多。第二天,邪惡之徒怕他們的惡行被曝光,就放了母親,把我妻子關進了看守所。三個月之後,沒有任何通知和手續就秘密、非法判我妻子勞教三年。如今她在勞教所承受迫害,受著煎熬。

我們一家的遭遇只是受迫害的千千萬萬個法輪功修煉者家庭中的冰山一角,更多的法輪功修煉者為維護自己的信仰自由而獻出了寶貴的生命,更多的家庭和單位受到牽連。在此,我代表我全家對以江XX為首的政治流氓集團提出控訴,控訴他們無視中國憲法和法律賦予人們的基本權利,隨意踐踏人權,製造國家恐怖主義和法西斯手段來迫害善良無辜的法輪功修煉者,無恥地捏造和製造謊言來誣蔑、迫害法輪大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