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民對話:法輪功這麼前赴後繼,江澤民他行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2月3日】下面的事發生在2002年12月22日,一個銷售通訊器材的櫃台前,這是筆者偶然聽到的警察與老闆的對話。

警察:餵!XX你忙著呢?

老闆:還行,不算忙。你怎麼不在班上呆著,怎麼出來溜達,你有啥事呀?

警察:不,沒啥事,隨便出來走走。XX,你過來,跟你說個事。

老闆:啥事,神神秘秘的。

警察:就在剛才(貼近耳根),我在辦公室看報紙,聽見有人敲門,我說「請進。」連說二、三遍,可沒人有動靜,我只得去開辦公室的門,可是辦公室外走廊裏靜悄悄的,連個人影都沒有,我覺得納悶,怎麼沒人,這時我無意低頭一看,門邊有一紙袋包的東西,我拿進屋後,翻出來一看,你說是啥?

老闆:(眼睛瞪的大大的)是啥?

警察:是法輪功。真厲害,大白天敢把這東西往警察眼皮底下的辦公室門口送,你說厲害不厲害。

老闆:是,是厲害,是了不起。我早看好了,江澤民整不過人家法輪功,法輪功這麼前赴後繼,江澤民他行嗎?我是看透了,他肯定不行。

警察:兄弟,前些日子我去俺們局X長家,他們家也正在看法輪功真相的影碟,碟名好像是《法輪大法弘傳世界》,你看人家法輪功說的頭頭是道,哪像江XX那樣一點水平都沒有,一發表講話,電台報紙就吹捧說是「重要講話」,這個重要,那個重要,那麼多重要講話,可為啥就解決不了工人下崗問題,為啥解決不了國家腐敗問題,為啥就解決不了那麼多亂七八糟的問題,所以說江XX的這個重要講話,那個重要講話全都是扯蛋,那些都是給咱們老百姓看的,他是想把咱老百姓全都變成阿斗,好讓你我好好聽他的話,好好聽他的擺弄。

老闆:對、對、對,真是那麼回事,(瞅瞅左右)可哥們說話還是得小心點,別讓別人聽見。

警察:聽著,兄弟,我不怕,聽見了也不怕,啥都不怕就像你我現在這樣,嘮嘮真心話,說白了就是對這個國家現在制度及某些看不慣的不正確的事情,說一兩句不滿的話。發發牢騷,就把你抓進去,就把你弄殘廢,你說這個國家正常嗎?根本就不正常,你說是不是。

老闆:是不正常,現在不少人都憋著一肚子火,等著說話的機會。

警察:是啊,是都等著「說話」的機會,可是等到啥時候是個頭兒啊。就說目前,你想說你找誰說呀,說了又有誰聽呀,聽了誰又能給你解決問題呀,咱們國家真是無能,真是個無能政府。

老闆:(沉思狀,默默無語)

警察:(自言自語狀)現在最可憐的是法輪功,法輪功的人僅僅因為說了一句真話,說了一句「繼續煉」或是句「法輪大法好」或家中有一本法輪功書籍,就把人家抓去扔進監獄,或者強制性勞動教養(實際是非人的折磨)有的甚至連命都沒了,咱們市就有好幾個死了的。

老闆:是,我聽說過,可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再怎麼的,國家不可能草菅人命吧?

警察:兄弟,哥跟你說句實的,那都是真的,我能跟你撒謊嗎?我們內部人都說,事做的太絕了,我聽說後頭髮都直往上立,心驚肉跳,所以說咱們國家(作者註﹕其實是江澤民)現在是瘋了,我們X長早就說法輪功的事情遲早會擺正過來,遲早會算清這筆賬的。

老闆:哥,那你說,抓、打、殺法輪功的你們那些警察……。

警察:別你們警察,你們警察的,我跟他們不一樣。

老闆:我、我、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那些警察不怕有朝一日法輪功平反之後,法輪功的家屬們找他們算賬?特別是那些被害死的那些人家屬不得把他們的腦袋砸開瓢呀?(註﹕大法弟子遵循真善忍,絕不會任何人使用任何暴力。)

警察:(沉思狀)現在的警察有幾個有頭腦的?他們是見錢眼開,啥事都敢幹,給錢就行,沒良心喲,特別是歲數小些的,更是天不怕,地不怕,因為沒見過世面,他們不清楚中國曾經有過多次運動,其中包括有「文化大革命」,有過粉碎「四人幫」之後的撥亂反正,有過「89學潮」,因為他們有著太多的不知道,因而他們「不知道」地幹著很多很多自己也說不清楚的事情,所以說咱們國家(作者註﹕其實是當權者江澤民)瘋了,所以說這樣下去離完蛋不遠了。

老闆:我說大哥,現在中國就這樣,你我小老百姓還能有啥轍,能吃口飯就不錯了,大哥,不是我對國家的現狀沒想過,是咱們一兩個人想這事沒有用,中國人不齊心吶,明明知道自己在上國家(其實是當權者,下同)的當,在吃國家的虧,本應是合理合法應受保護的,可就是大傢伙你瞅瞅我,我望望你的,沒有一個人勇於站出來,向這個社會吶喊一句,這就是中國人,說保守,麻木,還是太愚,我也說不清楚,可是,可是,咳……,今個兒就別再往下嘮了,行不,你就把你剛剛收到的影碟借我看看唄?

警察:先等一天吧,等我今晚回家看完後,明天給你送來,但我得先說明,借你是借你,可別給我弄沒了。

老闆:真小心眼,能給你弄沒嗎?絕對不會,明天可一定給我送過來呀。

警察:行,一定,明天一定給你送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