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情者敘述王新中再度遭綁架和丁立紅被迫害致死的經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2月24日】我是石家莊大法弟子,因堅持信仰,我多次受迫害。我曾親身見證了大法弟子王新中再度被綁架、和丁立紅被迫害致死的經過。

我與幾名堅定的石家莊大法弟子後來漂泊到了山西,在那裏和當地功友一起做講真相的工作。山西省資料點在證實大法中發揮著越來越強大的作用,救度了眾多生命。邪惡勢力非常害怕,2002年10月1日組建了由太原市萬柏林公安分局三十名刑警成立的「101專案組」,專門針對大法資料點。10月中旬至11月中旬,我們所在資料點的大法弟子幾乎全部被綁架,我也是其中一個。11月17日到12月17日,我絕食絕水抗議迫害長達一個月,身心受到極大摧殘,在就剩最後一口氣時被釋放,到家後學法煉功,身體逐漸恢復,再次體驗到法輪大法超常的神奇力量。

下面是我所知道的全部。
10月中旬,小郭(化名)、吳為(化名)2名當地功友被綁架;
10月26日,石家莊大法弟子欒福生(51歲,河北省政府房產科電工,2000年12月流離失所)與40多歲的仇麗華(井陘縣6410軍工廠職工,曾被判勞教以保外就醫被放回)、大毛毛(化名,當地同修)、小毛毛(化名,當地同修)、黃秀萍(40多歲,石家莊郵政局助理工程師,2002年夏再度流離失所)被綁架;
11月初,王博的父親王新中與石家莊大法弟子何文(化名,2002年春被抓,絕食被放)等在汾西市被綁架;
11月1日左右,丁立紅在去同修的住地時被綁架;
11月17日半夜,惡警用萬能鑰匙強行開門而入,我與石家莊大法弟子周立(28歲,北京大學生物係2000年碩士生)等6名同修被抓。

我被劫持到太原市萬柏林公安分局。我拒絕配合惡警的一切命令,遭二根電棍同時電擊,直至沒電,被迫害得昏迷不能動。後被非法關押在太原市萬柏林看守所(太原市第四看守所),我絕食絕水抗議15天,期間被邪惡管教等指使的犯人強行灌水灌食迫害。當時聽惡徒們說:「還有一個男的也絕食,把他綁到死人床上(強行灌食輸液)!」

在看守所,我被殘害得血壓都沒有了,又被送至太原市109醫院(即公安醫院)迫害。12月初剛到時,就聽黑心醫生議論:在這之前,就有一個外地絕食的法輪功沒「搶救」過來,死了。萬柏林分局惡警吳長安(音)、王健(音)等把我銬在床頭,強行輸液,後來嫌麻煩,竟將導尿管、胃管、輸液管都插在身上,長期不拔。我被關進109醫院的第二天(12月2日左右),聽見惡警與醫生一陣哄亂,護士喊:「哎呀,他甚麼(心跳、脈搏、血壓、呼吸)都沒有了!」「叫甚麼?」「丁立紅。」後來是填寫表格的聲音。丁立紅的死撼動天庭,當時天降鵝毛大雪,太原奇寒無比。

最後我被迫害得腿部肌肉萎縮,輸不進液,瀕臨死亡。惡警們這時才找到我的家人,但仍不放人,並企圖利用親情動搖我的意志,逼家人勸我配合邪惡。我不為所動,最後被送回家,灌食的胃管到家時才拔。萬柏林分局還無恥地將自己殘害人的犯罪行徑做展覽,對外宣傳,唯恐世人不知其邪惡。

他們此次共綁架了百餘名法輪功修煉者,山西省資料點遭到嚴重破壞,在太原市萬柏林看守所至今還非法關押的同修有:小郭、吳為、欒福生、仇麗華、大毛毛、黃秀萍、周立、老李、小毛毛等,他們中有的已被迫害致死(據可靠消息說這次被害死的不只丁立紅一人),有的已被轉捕,而王新中至今下落不明。

天理昭昭,善惡必報,法網恢恢,罪惡難逃。2003年2月2日,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已將王新中再度被綁架一案立案追查。在此我向「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對所有參與破壞山西省資料點的犯罪分子提出控訴,如需要,我本人隨時可以作證,懇切希望所有正義之士關注此案,聲討所有罪犯,呼籲知情者提供更多證據,早日將危害社會的江澤民犯罪團夥徹底繩之以法。

犯罪分子及相關單位(太原市區號:0351):
山西省公安廳總台:4044778;
太原市政法委:2020178;
萬柏林公安分局 辦公室:6064083 ,「101專案組」惡警吳長安、王健等;
萬柏林看守所(太原市第四看守所), 地址:太原市濱湖路,電話:6075974;
太原市109醫院(公安醫院,特邪惡,絕食抗議的大法弟子都被送到這裏殘害),辦公室:7042363。

(註﹕為避免迫害,本人已流離失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