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清真相體會(二)


【明慧網2003年2月19日】(續上文)

第二章 如何講清真相

智慧從法中來

那麼應如何講清真相呢?師父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中講:「那麼也就是說,我們在講清真相中還得去符合現代人的口味去度他,因為今天的人哪,他信神那個底線很低,他的道德水準的底線也很低,他明知道是壞的他都去幹。」那麼我個人認為,在講清真相中首先應該認清並找出對方對大法誤解的癥結所在,然後再找出造成這一癥結其背後的觀念和執著是甚麼,以此為突破口,針對其觀念和執著採取「先順後破」或「邊順邊破」的辦法,循序漸進地向其講清真相。當然在有些情況下也可以採用開門見山等直接方式,一般都能達到預期效果。

師父在《法輪佛法(在長春輔導員法會上講法)》中講:「這法他絕不是常人社會中的任何一種理論。你翻遍所有古今中外人類的知識也找不到。但是我們又結合著現在人的思想,結合著現在人的觀念,能夠盡可能地叫大家明白。因為每一個人都有一個固有的長期在社會中形成的觀念,也與他自己的工作或者是他自己所從事的專業有關係。你比如說,有搞科研的,有搞軍事的,有搞政治的,有做生意的等等。每個人對他自己的成就也好,對他自己形成的對世界的認識也好,形成了一個固有的觀念。你認為真理就應該是這樣的,那麼他認為真理就應該是那樣的,每個人都有一個固有的觀念。……過去初期一直到前一兩年吧,你們得法的時候,很多人都是被自己後天形成的觀念在擋著。有的人用實證科學來衡量這個法如何;有的人就用這個唯物辯證法來衡量這個法符不符合唯物辯證法;那麼有的人就用他自己在商場中形成的世界觀來衡量法,就是不同階層的人都有一個障礙。我為了破除這個障礙,我就儘量地符合現在人的思想觀念和現在人的思想方法來講這個法。同時我在講法中也在破除著所有障礙你得法的一切因素。大家知道,有很多人一看我的書,第一遍覺得我在講科學,其實不是的。我們是用現在人的思想方法破除你那個觀念,讓你去認識……我們都是用講道理的方式,用人能夠理解的這種觀念破除你的障礙這樣的一個辦法來講,讓你真正認識宇宙的理。」

由以上我更加認識到在講清真相中,對對方的許多方面根據不同情況有不同程度的了解是極其重要的,直接關係到能否救度這個人。這些方面包括性格、脾氣、專業、愛好、興趣等。在條件允許和必需的情況下,這樣細緻地順其觀念和執著講,就避免了出現講真相剛開始他就因觀念和執著的阻擋而拒絕了解的問題。

觀念分析

在這裏有必要針對被講對像的許多方面分析一下,找出造成其不能認識真相的觀念障礙。

我們都知道中國人是最複雜的,觀念形式也是比較多樣的。先從兒童談起。兒童沒有多少觀念,政府對其的宣傳他們未必明白,但往往其親人的態度卻能直接左右他們單純的思想。

少年,從小時候起就接受了那種XX主義少年先鋒隊的宣傳教育,一上學就被紅領巾套上了,紅旗矇蔽了少年的雙眼,視野裏看不到世界的廣闊藍天,因此政府和XX黨在他們心目中是最神聖的,加上他們的幼稚和單純,政府怎麼宣傳就怎麼相信。

年輕人,不懂得文革等政治運動的教訓,從小受洗腦教育,同時受現代文化衝擊比較厲害,逆反心理比較強,相當數量的人對政府一貫具有的誇大其詞、過於粉飾的虛假宣傳大多都持懷疑態度。無論甚麼,只要政府過於玩弄輿論轟炸的伎倆,都會引起年輕人的反感和排斥,甚至逆反心理。國家越是禁止的,他們越想參與,但同樣他們也反對一個群眾團體相信任何某一種東西,包括某一種氣功。他們只相信自己遊浮不定的生活態度,只相信自己的價值理念和是非判斷標準,有的說「玩的痛快就是生活的目的」。

有些高級知識分子,包括哲學家、律師、科學家、文學家等見識比較廣,視野比較開闊,有自己對事物獨特的判斷是非標準的能力,在重大是非面前能夠比較公正的看待,但對於法輪功問題由於被政府的造謠宣傳所矇蔽,加上他們思想中有中國國情比較獨特這樣一個定位,又會陷入從政府角度考慮問題的誤區,認為政府鎮壓法輪功儘管暫時看起來並不太合適,但從整個國家全局角度,也許是必然的一步,儘管侵犯人權,違反國家憲法,但中國歷史就是這樣,中國的國情就是這樣,也只能默認,無可奈何。他們也不一定相信政府的宣傳是真的,但即使是假的也不能說明任何問題,他們並不看重這件事情表面的真假,而重點看這件事情對國家影響的深層關係,他們寧肯相信法輪功就是義和團,默許當權者的這一不公正的做法。中國的極權政治是出了名的,他們也只能在此基點上去考慮問題。

中年人,文化高的經過了諸多政治運動,不會盲目相信政府的片面宣傳,但許多不明真相的人也並不會支持和同情法輪功,他會認為進入事態當中的哪一方也不好,都是站在自己的立場為了各自的利益而已,他會認為這是一場政治鬥爭,因此既然不能從這場「政治鬥爭」中撈取任何實惠和資本,那最好採取「袖手旁觀」或「坐享其利」的辦法。

文化低的中年人,在社會中下層為了溫飽而忙碌的人,如小商小販、小市民等,又會有另一種觀念,認為「小胳膊擰不過大腿」,在哪一朝哪一代同當權者立場保持一致是錯不了的,於己吃不了虧,因此他根本不去考慮孰是孰非。若誰考慮多了,他們會認為那是「吃飽了撐得沒事找事幹」,凡是政府反對的,他們也發自內心的跟著反對,而不只是表面。人就變異到這種程度,有些人骨子裏已經沒有對真理的堅持了,只有一條──「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當然還有些文化低的中年人,思想保守略帶迂腐,麻木不仁的在這苦海中生存著,他們對問題認識反應麻木,思考問題膚淺,沒有很強的辨別是非的能力,不願相信政府會欺騙他們。

當然還有許多各方面素質高的,眼界比較開闊的是能夠公正理性的來看待這件事情,但由於種種原因,他始終搞不清法輪功到底是怎麼回事,因此一直對中國發生的這件事情感到納悶,但他能夠明確的認識到是中國政府錯了,太邪惡了,法輪功是被迫害了,但他也並不了解也不支持法輪功,這樣的人比例也很大。

老人就理智得多,他不會盲目相信政府的宣傳,但也不認為法輪功好,他在冷靜地觀察,但也不過於關注。他最關心的是子孫滿堂,兒女平安,樂度晚年。

如此等等。還有許許多多的形態,表現複雜,那麼講清真相也就應充份運用智慧,採用靈活多變的方式方法,具體問題具體對待,順勢利導、循序漸進的,或開門見山的等方式講清真相,必會收到良好的效果。

師父在《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講法》中講:「講清真相是當前我們要做的事情。大面積地做,用你們能利用的一切智慧去做,只要能救度世人就去做。無論你是去揭露邪惡也好啊,採取各種多方面的形式啊,直接的間接的,或者是從側面的,只要能夠讓人能認識這場迫害,就是在救度他,就是了不起。」

我個人認為,講清真相要達到兩個目的:第一,認清迫害法輪功的邪惡本質;第二,讓世人不反對大法。下面我就如何針對不同的人的不同情況講清真相來研討一下。

1、 對待兒童或青少年。

從給他講童話或神話故事入手。

大法中有許多吸引兒童的神話童話,講這些神話童話可以引起他們對大法的興趣或好感,或者講大法中的好人好事,因為「人之初,性本善」,他聽了易對大法有親近敬愛感,你也不用過於宣傳政府中的邪惡集團如何如何邪惡,因為你很難一下扭轉他因受政府教育而對政府具有的無比信任感,還會引起他對你的反感,從而前功盡棄,因為他沒有那麼複雜的思想,一下接受不了。但你只講大法故事,儘管他沒有明確的思想意識,實際上他心裏已經認同了大法。小孩本來思想意識就缺乏理性,只是模糊的感性認識,因此展開的話題不要太多。

遇到學校辦的所謂的「反X教」橫幅上簽字,告訴他不要簽,因為有許多可愛的伯伯、阿姨、爺爺、奶奶還關在監獄,簽了字會給他們造成壓力,小孩一般都比較有善心,聽了以後會升起同情心,不願主動去簽字,有了這一念就可以了,可能情況就會出現變化。當然對待你熟悉的兒童還得順他的其它執著或興趣去講。

對待青少年就好辦得多,他有正義感,愛憎分明,講我們的善,講當權者的邪惡,他自會用公正心對待這一切,儘管他不一定有這樣明確的意識。

2、 對待那種吊兒郎當又非常自負具有叛逆精神的現代年輕人。

他只顧「玩樂和浪漫」,和他講道德,講佛道神,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是沒有用的,他會認為你迂腐,大笑你。但他有好奇心,有標新立異心,尋幽探奇之心,這是年輕人的共同點。你可以給他講「百慕大三角」,講「飛碟UFO」、講「金字塔」、講「域外文明」,然後講大法理論中的超常現象,由此為突破口講真相,也會使他很快明白,尤其講一講大法的洪揚在中國與國外的差別,這些自負的年輕人會在「外面的世界很精彩」的心理驅動下,反對中國大陸的獨裁做法。別看他吊兒郎當,一旦真正認識到真相,他甚至會比其他人表現出更大的熱情去幫助你宣傳,因為他以自己發現了眾多人還不知道的「秘密」而感到自豪。

對待這種人,你也可以以自己對某一領域的特長優勢取得他的「佩服」,去其傲氣,然後他會重新認識你,會奇怪:像你這樣有理性高素質的人,怎麼會學只有「愚昧者」才學的法輪功呢?法輪功必定不簡單。這樣你再講真相,他就會聽。當然年輕人的愛好興趣很多,有的愛政治,有的愛音樂等,都是突破口,如給愛好音樂的聽大法弟子創造的歌曲,由此而講清真相。

3、 年輕的大學生。

可以從科學角度和他講大法,然後再講真相。比如這樣說:「法輪功在一些老太太看來,她們只知道好,卻又說不出好在哪裏,因為多數老太太文化低,不會從科學角度講,只能從身體的獲得健康、道德上的昇華來講,因此給群眾的印象是法輪功只能治病,等等。其實法輪功並不像老太太所講的給人造成的印象。在有一定知識的人的眼裏來看,法輪功是怎麼回事呢?打個比方,西方有個‘文藝復興’,而法輪功就是‘東方文藝復興’,東方文化的全面復興,將給人類社會帶來比西方文藝復興更大的變化,但新生事物剛剛產生也必不會馬上被認同,當權者只能從自己一己之利益角度出發,對待這一新生事物。歷史上的基督教不是被羅馬暴君尼祿迫害嗎?今天的法輪功也是如此,為了堅持對真理的信仰而遭受了史無前例的迫害。只是在這個過程中,群眾要看清這件事情的真相得費一些時間與精力而已。」聽了這番話他會震驚,馬上會認識到認為法輪功是搞封建迷信活動的觀念是錯誤的。其實這時他已不太反對法輪功了,我們的目的也將要達到了。

大學生一般對諸子百家及佛道教理論感興趣,你也可以把大法暫時和世俗佛教掛鉤,講一些大法中的一些法理,如德與業力的轉化,可以借助「物質能量守恆定律」來說明等。他會震驚,在他看來「不起眼的、愚昧的」法輪功竟然如此令人耳目一新,內涵豐蘊,怪不得那麼多人反對鎮壓法輪功,這裏邊必定有不為人知的原因,因此不能盲目下斷言。在這種情況下,你再給他講國外的大法洪傳情況,他便也就多多少少能夠明白了法輪功被無辜鎮壓的實情。其實此時他已經有救了,因為他已不盲目反對大法了。若還有機會或情況許可,還可以深入地講並配以圖片,提供數據等方式,直至讓他對我們大法有好感,也認清了當權者的邪惡。這只是概括地講,實際情況就複雜得多,確實需要智慧與變通能力。

4、 對待高級知識分子,律師、哲學家、文學家等。

這部份人,有好多人是對政府打壓法輪功的不合理及迫害的邪惡一下子就能認清,但他也會用自己對政治的深邃的洞察力及敏感度去思考法輪功,經驗式的認為法輪功群眾是一些愚昧、易受騙上當的人,而歷來的群眾性活動都是為私的,為了自己集團的利益而存在而已。因此他不同意政府的做法,但他同樣也不支持甚至反對法輪功。有的還會從當權者角度來想問題。在中國,哪一朝哪一代統治階級不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而制定大政方針?作為當權者從長遠觀點、從戰略角度來看,打壓法輪功也不失為一保權上策,因此他能體諒當權者的「苦衷」,即使當權者用造謠的辦法也無可厚非,今天的社會就這樣,誰也沒辦法。其實他腦中仍然裝了法輪功不好的思想。

對此,你必須發揮自己的各方面優勢(包括知識),若知識優勢不如他,則發揮你其它優勢,如人生的閱歷、職業優勢等,先把他的這種想法一一揭穿,讓他明白,他所想的你也明白。這時他會奇怪:你對這件事評判的能力、心理基礎和他相同,甚至超過他,但你仍能學大法,而不是排斥,這是為甚麼呢?他會疑惑不解,由此你再給他講真相,他就會聽下去。

有這樣一件事,我在被非法拘留期間,號裏有個高級知識分子,正是年富力強之時,知道我是學法輪功的,非常自視清高。他看了許多宗教書,對宗教很了解,但他不認同大法。我明白他的癥結所在,他認為學大法的人都是知識狹隘,對宗教不理解,因而大法中出現一些宗教裏的內涵豐富、意蘊新穎的語句或故事,對於對佛教等宗教沒有深入研究、思想又簡單、認識問題膚淺的人看了以後,會感到很震驚很新鮮,因此一下子就學了,就「癡迷」上了。既然癥結在這裏,我也不急躁,不馬上就激進地非要說大法好,而是投其所好,和他大談宗教。

從釋迦牟尼到耶穌,從《金剛經》到《新舊約全書》,從道家到諸子百家等。我談了這麼多,看他心裏還不為我對宗教了解較多而心動,我又和他大談歷史、哲學、政治,談人種變遷、東西方文化對比等,他越聽開始越震驚起來,心想:這個「法輪功」頭腦並不簡單,非常具有辨別是非的能力,學法輪功的還有這樣的人?他開始推翻自己以前對法輪功人「簡單愚昧」的認識,最後他非常誠服地說:「啊,你了解的知識真不少,你比我知道的還多,我就不明白你這麼聰明的人怎麼能去學法輪功?老太太為了健身,分析問題也簡單,上了當可以理解,你這麼年輕、頭腦也不簡單的小伙子怎麼能去學這東西?」我一看時機成熟了,就把大法及近幾年的邪惡鎮壓的真相講清了,他大驚,滿目的對我敬意和謝意,他留下了地址和通訊號碼,說出去以後一定要本《轉法輪》看看。

我成功的破了他的癥結,若沒有其它情況,他真的有得救的希望了。

5、 對於擔任一定階層的領導或愛好政治的中年人。

這部份人愛用分析社會政治運動形式的辦法來對待法輪功被鎮壓這一事件,他們會認為法輪功的群眾是被政治分子所利用。對此我們可以從他們的分析政治形勢這一觀念入手來破他們的癥結。

有這麼一件事,當時有個大法弟子因證實大法,被單位書記關在單位內「受教育」,我和該大法弟子的母親去看望他,單位書記不知我是學大法的,他對其母親說此大法弟子(年輕的中學老師)頭腦如何幼稚簡單,不了解政治鬥爭的複雜,因此才受騙上當,又鑽了牛角尖兒了,「死不悔改」如何如何。當這位大法弟子反駁他時,他自負地說:「我論年齡是你的兩倍多,論經歷的政治運動,更是你從來沒體會過的,談政治我比你懂。」很顯然,他的觀念癥結所在是甚麼。

過了一會兒,情況所迫,我挑明了我的身份,義正辭嚴地和他談起「政治」,從十年文革的兩條路線的鬥爭,到人性的複雜與敗壞,從政治權術的詭詐,到政治運動中群眾的盲目追隨性,從政治運動產生的土壤,運動中群眾慢慢失去正確判斷是非的標準,從而被政治形勢所左右的必然,談到政治運動結束後,人們的反思回顧與總結……最後我說,我頭腦不幼稚吧?可為甚麼我也學法輪功了呢?假如一個小小的無名的我不足以說明問題,那麼那些老黨員、高級知識分子、哲學家、著名的社會活動家也學了總得讓你思考一下吧?他們的政治意識能比我與你的差嗎?他們為甚麼也學了呢?況且只是中國大陸一地在打擊,世界那麼多國家卻在洪揚,這不讓人值得思考嗎?聽到這兒,他震驚得目瞪口呆,愣住了。我看時機成熟,快速談了迫害法輪功始末及法輪功究竟是甚麼,還有在國外的洪揚情況,他無話可說了。

最後他問:「你見過李洪志老師嗎?」我回答沒有。他猶豫了,沉思了,他自言自語:「真了不起!」我心裏想肯定是指師父。

我又和他從科學角度談了大法中的一些宇宙的理,又告訴他善惡報應之說,他沉默了,不再講話了。從氣氛中感覺到,他為自己剛才淺薄的自負而感到慚愧。我隨和他觀念地說:「毛澤東曾說過,人民,只有人民才是推動歷史發展的真正動力,打擊人民的歷來沒有好下場,瞧不起人民的,認為人民頭腦簡單的,恰恰說明他本人是世界上最大的愚蠢者。」他連連說「是是是」。接著我又和他談了江XX鎮壓法輪功製造造謠誹謗的部份內幕,讓他認清了江羅一夥的邪惡本質及大法「真善忍」的金剛永存。最後他自知理虧,放了這位大法弟子,解釋說是上級命令,他也沒有辦法。其實這個人已經有得救的希望了,因為他儘管出於職務身份等不便明說支持大法,但他心裏的確是不敵視大法了。

6、 對於文化低,在社會上處於中下層,只為溫飽而忙碌的中年人。

他們是「牆頭草隨風倒」,認為「小胳膊擰不過大腿」,於是堅決隨中央政府一邊倒,不只是從表面,而是從內心反對大法,在他心裏沒有對真理的堅持,只有對利己的堅持。

對這部份人就得從他們的自私入手,從他們的溫飽等切身利益入手,這得需要像明慧網上有些文章一樣,有必要大談當今政治,尤其當權者的腐敗,如江XX出賣國土,為了保住權力不惜犧牲人民的利益等,講今天的普通百姓沒法生活,當官的是「天下烏鴉一般黑」等。談這個他愛聽,也跟著抱怨政府,抱怨當官的貪污腐敗。接著看時機成熟,迅速把其和鎮壓法輪功論題相連。

談法輪功的被鎮壓及當權者的邪惡本質,他逐漸的也就聽進去了。聽完了之後他會想:當權者這麼黑,人民群眾的生活簡直沒法過了,法輪功也挺讓人同情的,全國人都像法輪功這樣就好了,腐敗者將無法存在。即使他內心並沒有覺得法輪功多麼好,但也不會再反對法輪功。甚至以他的觀念想:真希望法輪功興旺發達,滅掉這貪官污吏。儘管大法不是為了這個目的,但由於他這麼想,卻有利於大法的洪揚與救度眾生。我們在這裏講的國家的腐敗事實,並不是參與政治,而只是實事求是的在利用人的政治觀念講真相,讓人明白是怎麼回事,我們沒有想推翻甚麼政府,只是讓人明白事實真相,救度眾生。

7、 對於社會上的弱勢群體,他們知識面狹窄,思想僵化,表現麻木,缺乏辨別是非的能力,思考問題膚淺,從他們身上能找到「少年潤土」的影子。

對於這樣的群眾,講得太高,講大道理是沒有用的,他會認為你浮誇,對你產生不信任態度。怎麼辦呢?用事實說話。

給他真相影片看,拿《轉法輪》給他看,對照中央對大法法理的歪曲,用身邊法輪功人員的事實作參照,講明大法在國外的洪揚,再就是揭露邪惡,告訴發生在他周圍的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事實。這些人往往更有同情心與公正心,其實向他們講真相並不難。也可從其生活職業等方面入手講政府的腐敗與當權者的邪惡,就講離他最近的身邊生活的事,可破掉其觀念,只要讓他感到疑惑,不能對大法盲目反對,這基本就快達到目的了。

以後對這樣的人可定期給他點真相資料看,靠次數頻繁來彌補他的辨別是非能力低。時間久了他自然就明白了。

8、 對待老人。

老人因為閱歷豐富等原因,他們不容易受政府造謠宣傳的影響,孰是孰非他能看得清。雖然對法輪功有同情心,但還是不理解:為甚麼這些法輪功這麼迫害還是堅持呢?那麼我們就必須讓他突破這層障礙。

對老人可以講神話故事,講善惡報應,甚至講佛道神,他都能聽進去。還可以講小道上的東西,如黃鼠狼附體等,中國老人都相信這東西。以此為突破口,循序漸進地,滲透式地向他講真相。明慧網有許多有關救度人的神話故事,如明慧網上有一個關於地藏王菩薩救度敬佛老婦人的故事,非常好。老人是能夠耐心的聽你講,一般就能接受。

對於讀過私塾的有文化的老人,可從中國古老文化講起,「潤物細無聲」潛移默化的向其講大法,最後告訴他我們被迫害的真相。

9、 對於愛研究周易八卦等小道的人。

他們由於沒有深入了解大法,只覺得自己所認識的小道東西了不起,他不相信大法會有多少內涵與超常之處,因此他們常常由於自己的一葉障目不相信大法,甚至反對大法。

我們大法弟子中,有很多人對小道的東西都了解一些,甚至有許多曾經研究過,那麼就好好利用好自己這個優勢,以此為突破口。有的大法弟子會說:「我不知道小道的東西怎麼辦?」那就講大法的體會,就講大法的超常之處,這樣的人就愛聽這個,保證能夠聽進去。然後講大法中相生相剋的理,講宇宙演化理論,結合著中國古代文化講,不管講得怎樣,僅因為在這個物慾橫流的社會,你具有這麼深邃的思想,能和他孤獨的心靈溝通這很少被世人所知的領域,就已在他心中很有地位了。其實大法中能講的法理很多,對這種人大可講佛道神,因果報應,緣分關係等,足可以說服他,再和他講真相,他就能夠明白。

有一次我碰到過這麼一個人,清高得很,根本不聽我講真相。我就講我所知道的簡單的《易經》之理,講人種分布的地緣關係,東西方文化的差別,講東西方陰陽關係的對應及其生活習性不同背後所蘊含的原因,講各次戰爭的地緣分布及勝敗其背後真正的決定性原因。他非常吃驚,認為我悟性很好,於是我再講真相他就心悅誠服地聽了。

其實只要堅信大法,智慧自會來。

(待續)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