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彌補過去的警官們;老人的遺憾;「定」;保護我們


【明慧網2003年2月13日】
〈一〉

一個警官因受江氏謊言的矇騙,對大法弟子犯下了罪行。由於長期與大法弟子接觸,心存善念的警官感到了內疚,開始善待大法弟子。不久,她升了職,調管別的工作,已不接觸迫害法輪功的事情了。

臨近冬季的一天,天突然變冷,下午還下起了小雪。警官知道大法弟子不允許接見,很多人可能還沒有棉衣,就把自己的棉襖讓人捎給了大法弟子。她知道大法弟子不輕易收別人的東西,就告訴捎棉襖的人,說這是領導的命令,必須收下。這位大法弟子還是不想留下棉襖,我就勸她收下吧。如果惡警假情假意為誘騙我們,送我們東西當然拒絕,而這位警官有善念,不要拒絕她,不要不給她懺悔的機會。

〈二〉

一個警官剛接觸大法弟子時,受謊言欺騙,對大法弟子也曾打罵,通過大法弟子不斷講清真相和大法弟子的善良,使這個隊長明白了真相。再也不聽從上邊的邪惡命令,再也不迫害大法弟子。

因這個警官曾參與迫害我,一次,她找到我,向我道歉,看我因被迫害身體虛弱,還曾給我買過補品。看我沒有鞋穿,還從普教學員中給我找了一雙鞋讓我穿上。在她的職權範圍內,給過我們很多幫助。以彌補自己的過失。

一次,警官看到一個大法弟子的衣服破舊,就把自己的衣服送給這個大法弟子。

還有一次,她看到一個大法弟子正看一個小本子,她接過去看了看,上面寫著「洪吟」的題目和經文,她把本子又還給大法弟子,並笑著說:「你是不是怕時間長了忘記,所以寫在本上?」大法弟子點點頭。警官又說:「要注意點。」後來這個警官也調管別的工作,而且升了職。不接觸迫害法輪功的事情了。

〈三〉

一位大法弟子的丈夫曾把他的奶奶接到家裏,這位大法弟子就帶著老人去煉功點,於是七十八歲的老人也開始修煉。老人只呆了一個月,抽了一輩子的煙也不抽了,多年的氣管炎病,每天必吃藥,這時藥也不吃了,而且五套功法全部學會。一個月後,老人回家了。

後來老人沒有過去關,放棄了修煉。一年後,老人病危。臨終前,大法弟子來看望她。在彌留之際,老人已不會說話,眼睛始終半睜半閉,但雙手卻不斷地舉起來,做法輪功第二套功法的頭前抱輪動作,因已無力舉手,雙臂不斷顫抖,實在舉不動才放下,一會吃力地還得舉起來,一直不咽最後一口氣。因為家人見過大法弟子煉功,老人的一位不煉功的親人說,我看她是在做法輪功的動作,大法弟子也看出,對老人說:「奶奶,你是不是想修煉,是不是後悔當初沒堅持煉到底?」可老人只有一息氣息,不能回答,雙手還是不斷吃力地顫抖著舉起。這時大法弟子又對老人說:「奶奶,你已經學過大法,就聽師父的安排吧,如果還有機會,一定吸取教訓,珍惜機緣,如果再沒有修煉的機會,你若不嫌棄我,等我圓滿後,你可以去我的世界,我會要你的。」大法弟子說完後,老人放下了手,不再舉了。沒多久便咽了氣,但眼睛半睜著,並沒有合上。修煉人知道,老人多半在彌留之際看到了另外空間,知道了修煉大法的意義,後悔自己沒有珍惜,帶著痛悔和遺憾,臨走都沒有閉上眼睛。

〈四〉

兩個老年大法弟子,都已六十多歲。為講清真相,出去貼真相小橫幅。兩個阿姨一邊走一邊貼,其中的一個阿姨被特務跟上,但阿姨只顧貼了,沒有發覺。當阿姨貼上一個條幅,手剛拿下來,特務就到了跟前,問阿姨這條幅誰貼的。阿姨還沒反應過來,隨口說「我貼的」。特務拿出手機準備叫警車,阿姨立刻搶手機阻止特務,特務是個年輕男子,阿姨沒有搶到手機,但她立刻發正念,說了一句「定!」然後轉身就走,連頭都沒有回一下,邊走邊發正念。另一個阿姨看到這個阿姨遇見特務,就站在不遠處發正念,幫助阿姨。特務沒有發現她,整個過程她都看得非常清楚,那個阿姨的一句「定」,就真定住了特務。特務站在原地一直不走,這位阿姨看那位阿姨已脫險,就把手裏剩的條幅繼續貼完,也安全返回。

〈五〉

一個大法弟子被邪惡之徒盯上了,她給親人打電話,告訴家人把大法書籍和真相資料放起來,以免損失。家人覺得東西放在家裏不安全,就拿到了大法弟子不修煉的叔叔家。嬸嬸不在家,叔叔就忙著藏了起來。嬸嬸回來後,叔叔把此事告訴了她,嬸嬸一聽藏的地方,忙說,藏那可不行,下大雨時不得弄濕了嗎,她又找了一個好地方。大法弟子被綁架後,叔叔家的別人說要把東西燒毀,以免落入惡警手裏,成為邪惡迫害大法弟子的證據。嬸嬸說甚麼也不同意,她說,出事我擔著,燒毀可不行。孩子〈大法弟子〉把這些東西看得比甚麼都重要,可得給孩子保護好。後來大法弟子正念闖出看守所後,來到叔叔家,跟他們講真相,告訴叔叔嬸嬸他們做了一件多麼神聖的事情時,叔叔嬸嬸很高興,大法弟子拿出師父的照片給他們看,嬸嬸拿著師父的照片,愛不釋手。大法弟子要把東西拿走時,嬸嬸說,放在這吧,放這安全,我一個老太太怕它甚麼,出事我擔著,你師父是佛,還能保護我們呢。以後你再有這些東西,都放我家來,你家不安全,我一定給你放在最好最乾淨最安全的地方,保護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