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太證實大法的神奇故事


【明慧網2003年12月4日】當我看到明慧週刊93期徵文啟示,一下就提醒我在這幾天經歷的小故事。10月18號早晨我出去貼自己寫的真象小資料,因為我們點兒近來資料很缺。幾年來我一直是這樣堅持做的,只要對大法有利我能做的我就去做,不等不靠,我知道這是大法弟子的神聖職責。

我一邊往前走,就看見前面電線桿上有污衊大法的標語,又往前走看見街門上也有,再往前走前面電線桿還有,好大的大黑字。我想這是邪惡最後的掙扎,堅決把它擦掉,我是大法弟子一定得維護法。這時天還下小雨,我也顧不上,回家找塊抹布沾上水就去擦,怎麼也擦不掉。

回家想辦法,不擦掉我是不罷休,想啊想啊,忽然,想起了我家在七、八年前買了一小筒白油要刷窗,窗也沒刷,油可能變質了,又一想打開用了吧,又怕孩子知道後不滿意,怎麼辦?正在心不定的時候,想起師父說:「大法弟子做甚麼事情啊,都要以法為大,擺放任何事情的時候你都要首先考慮法。」(《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講法》)

第二天是禮拜天,孩子們都來家,街上人又多我也沒出去。20號早晨5點發完正念,5點半天還不亮,我急忙將油筒蓋打開,出去把標語全部塗掉了。回家看看兩手都是白油,洗也洗不掉,用鋼絲球加白貓也洗不掉,孩子回家看見怎麼辦?我想起來我求求師父加持,讓我手上的油掉了吧!果然奇蹟出現了,我一洗手上的油子全掉了,可是手指頭還粘著,我又求師父加持讓我手指頭別粘,我又洗,手指頭馬上就不粘了。當時我激動得不知說甚麼好,就知道師父時時都在慈悲關照著我們呀。

我以前也有兩次看到大法神奇的展現。那是在2000年春季,同修們為證實大法到天安門去,我也想找個伴兒去北京,可是這個同修家我還不太認識。我一邊走一邊想,忽然看見前面一個明亮的大法輪,我知道是法輪領我去,一直領到同修家。

還有一次是在2001年一天中午,我從同修家出來往家走,身上還有幾張真象標語,我一邊走一邊貼,正好最後一張,正撕掉雙面膠要往牆上貼的時候,從我身旁來了一個十七八歲的女子,她說你幹甚麼?我沒說話,她一邊看著一邊叫人,這時來了七八個人,可我手裏的標語就像有人一下把標語拽上天空,在七樓頂上直打轉轉,我看得清清楚楚。那些人說貼的東西在哪兒,女孩說在她手裏,我把手給她看甚麼也沒有。他們又叫110給拉到派出所也沒問出甚麼就算了。以後我悟到這是師父的慈悲替我排解了這一難。

甚麼是超常的科學,師父在《轉法輪》開篇的《論語》中就告訴我們:「「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如果開闢這一領域,就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否則,宇宙的真象永遠是人類的神話,常人永遠在自己愚見所劃的框框裏爬行。」

我以前還不明白甚麼是超常的科學,超常的科學到底是甚麼?通過這次的小故事我才明白。雖然這個小故事沒甚麼驚天動地的事,可是他能使我明白好多法理。現在是正法時期最後的最後,我想寫出這個神奇的小故事也許能給同修們一點啟悟,讓我們共同努力徹底去掉人的固有觀念,正念正行跟著師父回家。

我是個老太太,今年八十三歲,眼瞅著八十四歲了,沒念多少書,不會寫文章,可能有不妥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謝謝。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