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析中國駐愛爾蘭大使關於劉鋒的說辭


【明慧網2003年12月31日】最近中國駐愛爾蘭大使沙海林在致一位都柏林市民的信中說原留學愛爾蘭的大連法輪功學員劉鋒目前在勞教所外就醫。沙海林信中還稱劉鋒本人不想再出國念書。分析此信,迫害事實更加清楚,劉鋒的情況實在令人擔憂。

劉鋒劉鋒的學生證
楊方楊方的學生證

愛爾蘭大眾對原留學愛爾蘭的大連法輪功學員劉鋒和瀋陽法輪功學員楊方表示了廣泛關注和支持。
• 愛爾蘭國際特赦成員今年初向愛爾蘭外交部遞交了五千封致外長Brian Cowen先生的明信片,呼籲愛爾蘭政府向中國交涉劉鋒和楊方的問題。
• 另有數萬人都柏林居民簽名,要求中國政府停止對無辜學生的人權迫害,允許劉鋒和楊方回愛爾蘭念書。
• 一月前,愛爾蘭幾所主要大學的學生集會呼籲中國政府停止對兩位學生的迫害,允許他們返愛繼續學業。
• 全愛爾蘭大學生聯合會等八個愛爾蘭大學生協會組織聯名上書愛爾蘭總理Bertie Ahern先生,要求總理先生關注中國的人權問題及兩位學生的狀況。

在愛爾蘭人民的廣泛關注下,中國駐愛爾蘭大使不得不做出回應,最近在一封致都柏林市民的信中沙海林說:
「他(劉鋒)因違反有關法律擾亂社會安定被警察拘留。2002年6月被送勞教兩年。在勞教期間,工作人員發現他(身體)狀況不好,把他送入了醫院。他由於醫療和人道原因2003年6月被允許所外就醫。他現在在家恢復,他自己說沒有再出國念書的打算。」

從信中看,首先沙海林承認了劉鋒被拘捕和勞教。至於原因,沙顯然無法說清到底劉鋒的甚麼行為違反了法律。實際情況是,劉鋒在1999年底回國休假期間因遞交了一封致中國總理的信而被捕。2002年六月要返回愛爾蘭之前在購物時再次被捕,後被勞教(沙海林在信中說被判兩年勞教)。楊方在2002年在北京機場準備登機返回愛爾蘭讀書時被捕,後被沒收了護照,至今不能返回愛爾蘭繼續學業。他們沒有任何違法行為,對他們的拘捕才是違法的。就像所有被無理抓捕的法輪功學員一樣,江氏集團都冠以「擾亂社會秩序」的罪名。可是今天,中國江氏集團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事實已被眾多人權組織、聯合國等第三方機構報告所證實。顛倒黑白的謊言已再也迷惑不了公眾。

對於此類無理拘捕,聯合國人權委員會「關於無理拘捕的工作組」2003年1月24日提交的報告(E/CN.4/2003/8/Add.1)中包括了愛爾蘭三聖學院學生趙明的案例。該工作組認為趙明被迫害的案例是屬於無理的剝奪自由,並向中國政府提出質疑。在該報告中針對於中國政府的回應和解釋,該工作組最後做出的結論中說,
「(中國政府)沒有給出任何滿意的解釋為甚麼他(趙明)的護照被沒收,以至於他不能繼續學業。除了他以合理的方式實踐自己的信仰和觀點自由之權利的事實外,(中國政府)沒有給出任何理由說明他為甚麼被拘留。」

第二點,沙海林在信中證實劉鋒身體狀況不好才被允許離開勞教所。對此,曾在北京團河和新安勞教所被迫害了近兩年現已返回愛爾蘭的留學生趙明說:
「對所有法輪功學員的拘留、勞教本身就是非法的,勞教所惡警所做的一切都是想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然後通過新聞造假欺騙公眾,從沒有過真的由於法輪功學員的身體原因而給予所外就醫。所外就醫的都是由於遭受酷刑和進行絕食抗議而瀕臨死亡時,勞教所為了逃脫致死的罪責才趕緊以所外就醫的名義讓家人領回家。所以劉鋒的身體狀況非常令人擔憂。」

目前已核實的八百多例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案例中,有很多例是屬於這一類被釋放後不久死亡的。例如:
• 吉林白山市江源縣林業局法輪功學員38歲的張啟發被勞教所折磨至瀕死,渾身上下都是傷,於2003年1月18日被送回家,第二天即死亡。

• 歐陽偉,男,32歲,甘肅蘭州法輪功學員。於2002年10月16日被魏英其劫持到甘肅省第一勞教所(平安台),歐陽偉在平安台勞教所遭毒打,10月24日晚魏英其將歐陽偉送至家中,10月26日凌晨歐陽偉停止了呼吸。

• 河北省保定勞教所以活活憋死人的灌食方法致使法輪功學員張義芹死亡。50多歲的農婦張義芹迫於勞教所的非法迫害,不得已絕食抗議,遭非法灌食,致使原本非常健康的老人被折磨得呼吸困難,劇烈的咳嗽讓她蜷成一團。絕食期間張義芹要打坐煉功,獄警竟把張義芹以雙盤姿勢連續捆綁三天三夜。後張義芹被醫院檢查出兩片肺葉潰爛、脫落,保定勞教所女大隊才被迫將張義芹放出,張義芹回家不到一個月便離開人世。

• 唐鐵榮,撫順新賓縣大法弟子。在吳家堡教養院被一夜暴打後抬回家,次日唐鐵榮就含冤離開了人世。惡警極力封鎖消息,教養院為推脫責任,說唐鐵榮不是被打死的。

• 劉玉清,女,40歲,遼寧省撫順市大法弟子。劉玉清在2001年2月15日被望花區樸屯派出所三名警察綁架,在撫順市教養院遭酷刑、毒打、刑訊逼供、剝奪睡眠等種種肉體折磨和精神摧殘,內臟被嚴重擊傷。家屬聽說後去教養院要人,2001年4月11日被接回家。 2002年4月13日,劉玉清睜著眼睛,半張著嘴,含冤離開了人間。

第三點,中國駐愛爾蘭大使沙海林的信中說劉鋒自己不想再出國念書。

劉鋒是否決定出國念書是個人問題,作為中國政府官員根本無須急於替他聲明此事。劉鋒在2002年6月被捕之前是正準備回愛爾蘭繼續學業的,完全是由於無理的拘捕和勞教耽誤了劉鋒的學業。難道聲稱劉鋒不想回愛爾蘭念書就可以隨意迫害了嗎?不允許海外留學生出國繼續學業恰恰體現了有關當局害怕非法拘禁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行徑被曝光的恐懼心理。

到今天,在國際法律界風起雲湧的起訴江澤民的全球性法律訴訟行動中,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的完全非法性和其坑害欺騙全中國人民的邪惡實質已昭然若揭。

最初中國政治局常委絕大多數人都是反對發動這場迫害的,是江澤民的個人意志利用權力高壓把法輪功問題和各級政府官員、社會各企業領導的職位和經濟收入掛鉤,並以殺人栽贓的最卑鄙手段導演了「天安門自焚」從而挑起全國人民對法輪功的仇恨,挑動人民互相整,把這場迫害擴展到了全社會。公安和國安系統不管社會治安,全力用於整無辜的法輪功學員,導致全國治安狀況日益惡化。中國各級政府官員、駐外使館工作人員宜看清真相,著眼未來,不再為這場迫害推波助瀾。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