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獄中同修攜手講清真象、揭露迫害、救度眾生


【明慧網2003年12月3日】大約是2002年的11月末,聽到消息說,一位被關在勞教所的同修正念很強,做得非常好,就要被釋放了。當時我們只是為這個同修高興。過了一段時間,還是說快回來了,我們一直在期待那一天。

幾個月過去了,我們打聽到這個同修已經被迫害得不能起床了,這時我們覺得自己不對了。馬上我們都行動起來,有同修撰寫揭露邪惡勢力迫害此同修的文章,上網呼籲全社會關注此事,並通知全市大法弟子為該同修發正念加持。有的同修製作真象材料揭露邪惡。另有同修把這一切及個人在法上是如何認識的寫成條子送到該同修手中,正念突破封鎖。這同修看到後,很受感動,並及時和同勞號的同修切磋,堅定正念。不久,這個同修和另一個同修(一起被抓的)相繼闖了出來。

這件事,使我們認識到,外面同修更要全面細緻地做好該做的事情。接下來的事,大家都主動地去做。有的往裏抄送經文,有的寫修煉體會,大家發正念,克服了重重困難創造了奇蹟。多數收到了很好的效果。裏面的同修也做的很好,寫一些揭露迫害的事例,幾經輾轉,有的捎出來已有半年之久,有的破得幾乎成碎片,有的是幾句話不成文章,但是外面的同修十分珍惜,耐心地細緻地整理綜合成一篇篇揭露迫害的文章。很多信息一經傳說後,我們便主動核實配合。

一天很晚時聽到一個消息,勞教所次日要對堅強不屈的同修動用酷刑,強迫放棄信仰。次日清晨,我們已經通知到所有能通知到的同修齊發正念。還有一些同修在獄中被迫害嚴重的、被迫害得生命垂危被搶救的,同修能直接接觸的就直接接觸,不能直接接觸的我們儘量找到家屬向他們講清真象,希望家屬正念配合。 同時全體同修正念鏟除另外空間的邪惡。就這樣形成一個整體,陸陸續續地有數個同修被營救出來。

實修的過程中,我們對講真象救度眾生就是正法修煉的重要使命這一點有了更深的體悟,我們有同修主動配合,下載有關網站關於本地區惡人迫害事例,製作真象資料。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本著求真實、不憑猜測和記憶下結論的嚴肅原則,我們幾經反覆,與各片同修核實調查,最後決定以揭露勞教所的迫害為開始,但對勞教所的這部份人,也是不能統一而論。那些能有改過的或減輕迫害大法弟子的,我們把他的名字拿下來。有的我們本著救度的善念,親自通了電話,告訴他要善待大法弟子。告訴他:我們已經把你的名字刪掉了,是因為大家認為你有改過之心。對方感到了我們的善心,表示不再幹壞事了,後來有事實證明,他真的不再迫害我們的同修或減輕迫害了。

為了更深入細緻地做好通過揭露迫害來講清真象這件事情,我們與很多從勞教所出來的同修切磋,在法上提高認識,決不走常人的形式用錢買出同修,要純淨我們的場。

大家都拿起筆來寫自己被迫害的經過,寫所見到的被迫害同修的經歷,不侷限在被勞教所迫害的。還有的互相配合,你說我寫,還把過去很久沒寫過的事例公布出來。這樣從裏到外,迫害真象源源不斷並及時上網。我們每星期針對本地情況製作一期真象材料,全體同修都積極參與。有的把勞教所的惡人榜貼到大街小巷,有的把這些材料發到市區及外市縣,我們把邪惡曝光在方方面面。

據一知情人士無意透露,一次,十幾個惡警圍著看我們的傳單(上有圖片)。有惡警問:「這是我們給法輪功學員用的小凳嗎?」一惡警回答:「是。」十幾個惡警都再也不說話了,平時的猖狂勁兒消失了,若有所思的慢慢散去。

但是在這樣的一個修煉過程中,也是有干擾和障礙的,也就是說需要我們都能在法上認識,純淨我們的心態,走正我們的路。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