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大連晚報編輯:大連教養院以毒刑進行性侵犯

【明慧網2003年12月29日】

×××編輯:

看了《大連晚報》12月16日B7版,你轉載的關於葫蘆島教養院內8名在押人致同室在押人致死的報導,觸目驚心。我感到疑惑的是:在群毆的現場跟班的警察哪裏去了?在這種關押人的地方警察就是執行看押監管的責任,為甚麼在長達一個月之久的時間會允許一群獄霸為所欲為?草菅人命?

今天我要告訴你的是,這樣的事在中國的所謂「人權最好的時期」的看守所教養院監獄裏面數不勝數。在近在咫尺的大連教養院,這類的事件就很多,都是在警察的授意下幹的。就女子大隊來說,一些賣淫女吸毒搶劫犯就是警察豢養的一群打手,隊長(在押人對警察的叫法)授意其打誰她們就打誰。大連教養院副院長張寶林的一句話:「家裏養狗幹甚麼?看門咬人,教養院養你們幹甚麼?你們就是狗。」手銬刑具都在這些「狗們」手中拿著,想銬誰就銬誰,隊長們根本不管。經常有人被打一頓,再銬在床頭站一宿。2002年8月入教的黃金娥就是其中一個例。黃,五十歲因打麻將被抓,無任何理由被打手們銬了七個晚上,隊長都知道也不管,直到黃又遭到群毆被打得神智不清,失去記憶,患了高血壓。在被家屬知道來調查時,經過大隊部的軟硬兼施安排下,當事人都說了假話,事情不了了之。黃被安排到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中隊。

說起法輪功啊,大連教養院的法輪功學員們被迫害得更慘。警察指使打手們用最流氓下流的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們。她們用拖布把捅陰道,把辣椒掰碎往陰道裏塞,用鞋刷子刷陰部,不見血不算行,把人成大字形吊起來,兩腿各拴一根繩子,兩邊人把兩腿橫著拉開,下面放一把學生坐的椅子,人被一上一下吊起,用椅背的堅角撞擊陰部,鮮血淋淋慘不忍睹。法輪功學員仲淑娟被用過此刑,當時大流血,下身腫得像褲內塞個足球的樣子,兩大腿筋被重度拉傷,三個多月不能蹲,上廁所需要別人幫助,坐兩個便盆才能解手。

法輪功學員孫燕被拖布把捅過陰部,血順著腿流到地上,長時間不能癒合,被吊起來抻過,撞過椅背,腿瘸了一年多,五個手指被掰得不能拳手,這樣子還得繫海帶完成每天的任務,常學霞被用鞋刷子刷過,直到盆裏的水變成紅色,人昏死過去。還有陳輝,傅淑英,滿春榮,王麗君,范月等等,都被上過這種流氓刑。對法輪功學員上的這種流氓酷刑,在中國大陸很多關押法輪功學員的教養院、監獄裏都在進行著。

相信你一定記得《紅岩》小說中講述的「白公館」「渣滓洞」,與今天的中國警察相比真是小巫見大巫了。最起碼人家還沒有對女共產黨員用流氓手段殘害。而這些惡警暴徒卻用了如此流氓殘忍的手段。人誰家沒有父母?誰家沒有姐妹妻女?

法輪功學員是一群修煉的人,是用「真善忍」真理的標準使自己修煉成好人中更好的人。可是這樣的好人,江XX流氓集團卻用謊言和利益引誘勞教所的惡人對他們進行所謂的強制轉化,實際上就是用暴力來屈服別人。這樣一群好人被迫害得如此慘像,這社會還不需要公理來制止他們嗎?哪條法律規定可以隨便找個不成理由的理由把人關起來如此折磨?

你們新聞媒體也曾報導過大連教養院像「療養院」,「托兒所」的實況吧?其實你們都是為配合政治需要欺騙觀眾讀者編造一派謊言,老百姓誰不明白?誰都知道在獨裁國家裏,媒體是國家政權的喉舌。

最近法新社的一則消息說,聯合國法庭在審盧安達的種族屠殺案時,對其國的一電視台創辦人以用電視節目傳達仇恨訊息煽動屠殺的罪名判以重刑。江澤民一手發動的對法輪功學員的血腥迫害,到目前為止,已經造成了至少825名無辜法輪功學員死亡。其中很多人是被酷刑折磨致死的,儘管江澤民打著政府的幌子對法輪功進行迫害,但是江澤民代表不了政府,它只是一名濫用職權屠殺無辜的獨裁者。它已被多國人民告上了國際法庭,它被審判的日子還會遠嗎?到那時國際法庭也一定不會放過那些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媒體喉舌。那麼具體責任人一定是江的陪葬品。

法輪大法僅僅幾年的時間,就在世界60多個國家洪傳。法輪功學員個人受益,家人受益的事實已經證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每個生命都在擺放將來的位置。你如果有善心,有敬業精神,你就可隨時走訪曾被非法關押在大連教養院的法輪功學員,也可瀏覽明慧網站,就會了解到第一手材料。希望你一定走好。

大連大法學員
2003年12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