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哥哥的變化

【明慧網2003年12月28日】我哥哥原先在市公安局當警察,在99年初卻調到另一系統當警察。我是大法弟子。真是一人煉功,全家受益。想一想,如果他不調走,會因迫害法輪功造下多少罪業呀。

哥哥雖然調離該系統,可頭腦中受媒體宣傳影響,對我繼續學法煉功十分惱火,每每我放假回家見到我或打電話就說一些非常不好的話,造了很多口業。剛開始,由於自己也有一些迷惑的地方,雖然知道大法好,但不知如何去講,常常或與之爭辯,或暗自垂淚。後來,當自己在法理上逐漸清晰,正念日漸強大時,意識到他也是自己應該救度的眾生中的一員,所以在考慮如何給他講清真相

機會來了。一天哥哥給我打電話,說明天到我所在的城市出差,但當晚就要坐飛機趕回,因為時間關係,就不來看我了。放下電話,我心想,一定要趁這個機會給他講講真相,所以當晚發正念時加了一念:為了讓哥哥知道真相,一定讓他明天來找我。第二天中午,我正要下班時,接到了哥哥的電話,說他在家門口等我一起吃午飯。我知道這是師父慈悲的安排。

見面時,才知道是哥哥的一個同事送他來的。我們便一起去了一家小餐館吃飯。因為哥哥是個非常好面子的人,我在考慮怎麼提起這個話題。我們先隨便聊起了家常。突然,他同事的手機響了起來,他聽完後,很快吃完了飯,說:「你們聊吧,我還有點事。我在車裏等你。」等他的同事一出去,哥哥就很嚴肅地問我:「你還在煉嗎?」我說:「當然。」然後一邊清除他背後操控他的邪惡因素,一邊結合自身的變化給他講真相。在講的過程中,可以感覺到他背後不好的東西越來越弱,而在人的這面的表現是邏輯混亂。最後他說:「你不要讓家裏人擔心就好了。」 我說,我可以體會到家裏人承受的壓力,我自己也會注意安全的。臨走,我跟他說,如果你把我講給你的話講給你那些警察朋友,你可是積德了。他沒有說話。

此後,他有時打電話來會告訴我要多加小心。

暑假回家,一次閒聊,他突然問我:「你們老師也是佛吧。也許有一天我也要跪在他面前的。」那時,我再次感到了師父那無以言表的慈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