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疾女悲苦人生 修大法身心巨變


【明慧網2003年12月28日】

  一、悲慘的人生經歷

  正逢「三年自然災害」時期,桂花降生在一座破廟裏,不幸的命運也伴隨她來到人間:父親在她出生前已離開了人世,柔弱的母親生下了先天嚴重殘疾的女兒,不幾年也因病撒手去了。家裏僅剩下比桂花大4歲的哥哥和她相依為命,嚴重的殘疾使她幾乎無法行動,頭部歪向後肩,口腔常年潰爛,口水直流,她的前胸衣服一年到頭被口水浸泡著,脖子被淹的又腫又大,右胳膊彎曲變形,右手指伸不開,右腿不聽使喚,走一步劃一圈,瘸的很厲害,左腳踝骨常被右腳踢得血肉模糊,兩腿無法保持平衡,走幾步,跌一個跟頭。經常碰得鼻青臉腫。嚴重時,只能在地上爬行,因大小便失禁,她的腿上常常裹著又髒又濕的褲子,可憐的桂花成了村裏的孩子們追逐打罵的對像,甚至是成年人也取笑她,平日裏,兄妹倆過著衣不遮體、食不果腹的日子。好不容易哥哥成了親,嫂子進了門,破敗的家似乎有了生機,但不幸的命運又降臨到桂花頭上,哥哥結婚不久,嫂子就把桂花當成了累贅,白眼加打罵,嫂子常常不給她飯吃,最後狠心的哥嫂竟把她鎖在一間小屋裏,幾天幾夜也不給她吃喝。多虧善良的鄰居發現及時,幫她逃離了出來。

  十九歲的桂花,在別人的撮合下,匆匆嫁給外村一個比她長二十多歲的男人。總算有個自己的家了,桂花心裏稍微踏實了些,但好景不長,成親的第六天,丈夫就動手打了她,桂花含淚忍受著,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時間長了有了感情,丈夫就會好好待她的。桂花想錯了,從一進門就嫌棄她的婆婆,老看她不順眼,常因一點小事就破口大罵,一次桂花推磨(農村一種古老的碾米方式),因右腿右手不方便,只好用左手和肚子頂著磨棍磨糧食,走路都極困難,還要轉圈用力推,一不留神磨棍的另一頭翹起來,糧食被掘了一地。婆婆發現了,就沒頭沒臉的大打出手,桂花的眼淚只能往肚子裏咽,家裏婆婆當家做飯,從來都是做兩樣飯,婆婆和丈夫吃細糧,給她吃粗的,他們吃新的,給她吃剩的。

  桂花懷孕8個月時,丈夫因一點小事瘋狂的把她打的大出血,她和腹中的胎兒十分危險,狠心的丈夫竟沒送她去醫院。母子倆卻奇蹟般的活了下來,臨生產的前一天,桂花又被婆婆趕去地裏幹了半天活,生孩子時,丈夫不在身邊,婆婆故意到街上玩。村裏幾位好心的大娘為她接生,還好,母子平安,丈夫被人找回來,見生下的是男孩,態度才稍微好了點。

  一年冬天,孩子還在吃奶,丈夫從外邊剛回家,婆婆就在丈夫面前誣陷桂花偷男人。不分青紅皂白的丈夫,上來就是一頓毒打,受盡屈辱的桂花徹底絕望了。肉體上的痛苦加上精神上的折磨,她覺得自己已被這個世界拋棄,她的存在,似乎就是一個錯誤。這個世界,除了孩子,也沒甚麼可留念的了,她親了親懷中的孩子,喝下半瓶毒農藥,她聽說喝酒能使藥物擴散得更快,又喝下一些酒,希望自己死得痛快些。然而命不該絕的她,幾天後被搶救過來,但她求死的心已定。第二次她就跳到井裏,第三次又跳進河灣裏,都被好心人救起,她想,自己活著這麼難,為甚麼死也這麼難啊!第四次,她來到離村子較遠的一片栗子林裏,在樹上繫好繩子,剛要往脖子上套,不知從哪來了一位老人,將她的繩子奪過去。這一切似乎沒有讓她的丈夫的暴行有所收斂,終於在一次遭受毒打後,實在忍無可忍的桂花從家中逃離了出來,奔到當地一家福利廠,她找到廠領導,哭訴了自己的悲慘遭遇,懇請廠裏留她在這工作,好心的領導當即答應下來,決定留她打掃廠區衛生,並為她安排了宿舍,第三天,她回家拿被褥時,竟遭丈夫拒絕,她說我得去賺錢為咱家還帳啊!你不讓我去,怎麼能掙錢回來?丈夫只好同意了。

  二、修煉大法 改變人生

  1996年冬至,和桂花一起工作的同事,介紹她修煉法輪功。她一聽,二話沒說,當即學了起來,桂花做夢也沒想到自己的命運從此改變了,因為右半身子嚴重殘疾,給她煉功造成極大困難,但桂花絲毫沒有動搖,當煉第三套功法時,她感到右手手腕被一隻溫暖的大手握著,使勁往上拽,整個胳膊熱乎乎的,很舒服。做頭頂抱輪時,感到一股強烈的能量流在兩臂上流動,半小時下來,殘疾的右胳膊竟一點不累。聽師父講法錄音帶時,她覺得皮膚下,仿佛有許多東西在竄動,渾身發熱,嘴裏口腔壁上,則好像有一窩蟲子在爬動,怪癢癢的。她明白,是慈悲的師父在為她調整身體呢。隨即潰爛的口腔變好了,不流口水了,歪著的頭也正了過來。修煉還不到兩個月,她家後鄰居突然失火,桂花甚麼也沒想,完全忘記了自己是個殘疾人,雙手提起兩大桶水向鄰居跑去,一到現場,連桶帶水,扔到火上,看見她的人都愣了,「桂花,你提了兩桶水。」「你的胳膊好了?腿能跑了?這是咋回事?桂花這才發現自己向上彎曲的胳膊能伸直了,右腿也好使了,她激動得半天也說不出話來,竟不敢相信在自己身上的奇蹟。

後來當地輔導站組織學法交流的時候,輔導員讓她發言,談談自己修煉大法後的身心巨變。發言時她伸出已能伸直的胳膊讓學員看,但右手的三根手指仍沒張開,輔導員指著她的手喊:「張開。」桂花有些為難,輔導員又喊:「張開。」她還是有點侷促,直到第三遍時,她才仿佛醒悟過來,堅定的答應了一聲,慢慢的張開了36年沒張開的手指。在場的學員親眼見證了這個奇蹟的發生,無不被大法威力所震撼,頓時全場掌聲雷動,桂花禁不住熱淚盈眶;36年的病痛折磨,36年的精神痛苦,修煉大法竟神話般消失了,桂花終於嘗到了沒有病的滋味,這是幸福的淚,這是感激的淚。此時此刻桂花的心情,用盡世上最美的語言也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感激之情。

  桂花變了,不僅身體完全康復,而且精神愉快,她明白了自己為甚麼遭受這麼大的苦難,明白了人生中許許多多想明白而不得其解的問題,她嚴格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事事處處為別人著想。在家裏,桂花不計前嫌,慈悲照顧年邁的婆婆,寬容對待專橫的丈夫,細心照顧孩子,把家裏家外收拾得井井有條,丈夫和婆婆對她的態度改變許多。容光煥發的桂花,準備回家看望多年沒見的哥嫂,當她走進從結婚後就沒回過的村子時,遠遠聽到一個人說:「這不是桂花麼?怎麼不像了?」另一個人說:「這怎麼會是桂花?殘廢的那麼厲害,恐怕早死了!」當確認真是她時,娘家人都驚的目瞪口呆。

  在工作單位,桂花更勤勤懇懇的工作,早來晚走,嚴格要求自己,一次騎車上班的路上,桂花拾到50元錢,儘管家裏生活困難,但她悟到自己是修煉人不能佔別人的便宜,丟錢人肯定很著急,就將錢交到廠辦公室,廠裏寫出大紅喜報表揚她「學雷鋒拾金不昧」,桂花立即找到負責人說明自己是因為修煉了法輪大法,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才這麼做的,同事們都對她肅然起敬。

  98年福利廠裁員,桂花下了崗,婆婆又患了老年痴呆症,她既要伺候生活不能自理的婆婆,又要照顧鄰居家一孤身老人,買回幾個火燒,桂花捨不得吃,給婆婆、丈夫、孩子和孤寡老人一人一個,自己卻吃窩頭。孤寡老人去世後,她住的房子裏,又搬來一對80多歲的老夫妻,二老平時無人照料,善良的桂花義無反顧的承擔起照顧他倆的責任,端水,送飯,洗衣,幾年如一日,比親閨女還周到,直到二老去世,因家境貧寒,加上給婆婆治病,丈夫也病倒,請醫買藥,欠債不少,為還清債務,她承包了九畝地(包括四畝半栗子林,四畝半莊稼),外加兩畝菜園,開了一家磨坊,一人頂幾個人用,大法的超常,在她身上充份展現出來,每天幹幾個人都幹不完的活,晚上回家照常學法煉功,第二天照樣精神飽滿,又開始一天的忙碌生活。更神奇的是,有一次聽完師父講法,她關上錄音機,拔下電源插頭,準備到河邊去拾柴禾,但耳邊仍是師父講法的聲音,清晰有力,不是幻覺,而且一直講到她拾完柴禾。

  99年邪惡開始對大法迫害,桂花家成了派出所警察光顧的重點,威脅,抄家都沒嚇倒堅強的桂花,一警察問:「你說,‘法輪大法好’,好在哪裏?」桂花說:「修煉大法,使我這個殘疾人變成了一個健康能幹的人。你看我頭也不歪了,胳膊也能動了,腿不瘸了,口水也不流了,你說大法哪點不好?」警察無言以對,多次騷擾,桂花都跟他們講自己修大法後的身心巨變,桂花的正念正行震懾了邪惡,再也沒有人來騷擾。

  今天桂花依然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向人們講清真象,揭露邪惡的迫害,她知道自己的身心巨變就是最好的真象。她希望自己的故事能讓更多的人知道,讓更多的人得救!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