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省法輪功遭受迫害綜合紀實(之一)

【明慧網2003年12月28日】(明慧記者正鳴綜合報導)甘肅,因省境內的古甘州(張掖市)、肅州(酒泉市)而得名;又因境內的隴山為歷史名山和史上曾稱「隴右」,故又簡稱隴。甘肅位於中國西北內陸腹地,黃河上游,面積45.4萬平方公里,人口2254.66萬(1990年計)。甘肅省省會為蘭州市。甘肅歷史悠久,是馳名中外的古「絲綢之路」的重要信道,也有不少名勝古蹟,包括著名的敦煌莫高窟以及天水麥積山石窟、炳靈寺石窟、嘉峪關城樓、拉卜楞寺、武威西夏碑、東漢銅奔馬、平涼的崆峒山(中國道教源地之一)等等。

1900年,敦煌藏經洞的發現使世界為之震驚。這裏不僅珍藏著書籍、織錦、畫像等文物,還有五萬餘件佛教經卷。從此,敦煌藏經洞和敦煌壁畫、雕塑一起,名揚中外,蜚聲世界。修煉的人都知道,敦煌千佛洞之所以流芳千古,除了它具有的珍貴的歷史、考古、藝術價值外,最主要的是它記錄了歷史上佛、道、神的修煉故事。

在藏經洞發現近一百年後,法輪大法穿透了千百年歷史的封塵迷霧,照亮了敦煌,照亮了千佛洞,照亮了甘肅善良人的心。人們「倆倆相繼而來,入道得法」,修者日眾,不計其數。他們中有引車賣漿的普通民眾,有身居要職的政府官員,有目不識丁的農村老嫗,也有博學多才的教授學者……隨著法輪大法的日漸深入人心,千百萬修煉人在遵循「真、善、忍」的修煉中獲得了身心健康和道德歸正,甘肅,這個敦煌古地,社會民風也隨之有了改觀。

1999年江澤民在膨脹的權力私慾和小人妒嫉心的驅使下,完全違背人民的意願,於7月20日對法輪大法和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們開始了殘酷的迫害。一時間全國上下報紙、電台、電視台對法輪大法的誹謗和誣蔑鋪天蓋地。從中央到地方,利用軍、警、特務大肆非法抓捕和折磨法輪功學員,大批法輪功書籍被毀壞。整個國家都充滿了恐怖……

1999年6月10日,在江澤民的個人意志和淫威下,成立了凌駕於國家憲法和法律之上的全國性恐怖組織「610辦公室」,1999年7月20日之後,江澤民又命令「610辦公室」系統性地對數以千萬計堅持「真善忍」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實行「名譽上搞垮、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江澤民集團不惜動用四分之一的國家經濟資源來迫害信奉「真善忍」的老百姓。

據不完全統計,1999年7.20以來的四年中,通過民間途徑能夠傳出消息的已有849名法輪功學員無辜被迫害致死,迫害致死案例分布在全中國30多個省、自治區、直轄市。截止到2003年12月,甘肅省已有20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在江氏集團的迫害中被奪走了生命。這20位法輪功學員是:

蘭州市(8人):
袁江(29歲),歐陽偉(32歲),尹永江(37歲),張曉東(30歲),萬貴福(57歲),耿翠芳(48歲),姚寶榮(52歲),張鳳雲(42歲)
武威市(4人):
董金蘭(38歲),宋彥昭(31歲),黃星瑾(43歲),劉蘭香(40歲)
隴西縣(3人):
黃志義(60歲),劉俊明(32歲),李發明(52歲)
天水市(2人):
程桂蘭(63歲),王生貴(35歲)
金昌市(1人):
侯有芳(48歲)
積石山縣(1人):
何學華(積石山縣)
莊浪縣(1人):
孫軍賢(29歲)

然而,這並不是現實的全部。據早在2001年10月底中共官方內部統計,拘捕中的法輪功學員死亡人數已經高達1600人,全國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6000人,被非法勞教的人數超過10萬人,數千人被強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壞中樞神經藥物的摧殘,大批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各地「洗腦班」遭受精神折磨,更多人受到所謂「執法人員」的毒打、體罰和經濟敲詐。

在江澤民在中國製造並推行國家恐怖主義的過程中,眾多法輪功學員被打死打傷、妻離子散、流離失所,億萬法輪功學員的家屬、親朋好友和同事受到不同程度的株連與洗腦。

下面給您講述一個發生在敦煌的真實故事。

公元2001年8月30日,在甘肅省敦煌市附近,距聞名世界的千佛洞不遠,一輛公共汽車上,一位儀表堂堂、氣度非凡的青年被警察非法綁架。他,就是清華大學畢業生、蘭州市供電局局屬公司副經理袁江。


袁江在修煉法輪功之前身體多病,曾經因病休學一年,但自從他修煉法輪功以後,身心都有了很大改變,病痛沒有了,精力旺盛,道德昇華。

94年8月,清華大學一教授參加了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在哈爾濱講法傳功班後,在清華大學裏建立法輪功煉功點,袁江成為前期煉功點的幾位法輪功學員之一。大家每天清晨自發地聚在一起,在清華園裏煉功。傍晚,大家在一起看李洪志先生的講法錄像或聽講法錄音。就這樣,清華有了第一個固定的法輪功煉功點──北門小樹林煉功點。熱心的袁江與幾位法輪功學員買來法輪功書籍,總是耐心教來學煉法輪功的學生和教工。他默默地為法輪功在清華大學的洪傳做了很多事,總是面帶慈祥之意,樂呵呵的袁江給人留下的印象很深。

95年7月,袁江畢業了,他完全有條件出國或到沿海經濟發達城市施展自己的才華,但是他想到的不是自己的名與利,而是如何能讓甘肅的父老鄉親們知道法輪功、學煉法輪功而身心受益。他毅然決定回到蘭州。據知情人說,他回蘭州時沒有帶北京的特產,也沒有帶自己的行裝,而是帶了一個偌大的箱子,裏面裝的全是法輪功的各種資料。

99年7.20江氏集團公開鎮壓前,袁江幾年中不畏酷暑嚴寒,騎著摩托車,穿梭在青海、寧夏、甘肅三省(區)間,無私地為西北大地善良的人們提供學煉法輪功的方便條件,黃土地上灑下了他的汗水!他的工作收入頗豐(每月三千至五千元),但他把工資大多都投入到洪揚法輪功中去了。98、99年,西北地區學煉法輪功的人數激增,法輪功書籍、資料奇缺,袁江經常用自己的工資買來,又托運、郵寄出去。法輪功講法傳授錄像帶一直供不應求,他用自己的積蓄買了幾百盤帶子,錄好後一一送出去,他不知買了多少盤錄像帶、錄音帶,無償提供給大家用(據說這也成為不法之徒誣蔑袁江「辦公司賺錢」的「罪狀」之一)。這樣下來,袁江常常連自己的伙食費都沒有著落,以致後來被非法通緝流落在外時,竟無一分積蓄,僅靠朋友的接濟。

1999年7月20日後,袁江曾被非法抓捕關押半年,但他始終沒有放棄自己「真善忍」的信仰。

2001年1月間,袁江不堪忍受當地「610辦公室」及公安的騷擾,被迫流離失所,遭非法通緝。2001年9月30日,袁江在敦煌不幸再次被捕。按照公安要求的條件,省郵電管理局提供了在蘭州市白塔山後山的綠化基地。據悉,公安迅速聚集到該地,光刑具就拉了兩車。據知情人士透露:公安對袁江進行了刑訊逼供,所有的刑具都用上了。袁江因堅持「真善忍」信仰,被以「大」字形吊銬,並遭到毒打,直到看他確實不行了才放了下來,但仍然戴著手銬腳鐐。在那裏,他被酷刑折磨了近兩個月。

2001年10月26日,一個奇蹟般的機會的出現,使袁江艱難地潛出了猶如魔窟的基地。由於長期被瘋狂迫害,他遍體鱗傷,加之長期絕食抗議迫害,身體極度虛弱。在西北十月末天寒地凍的荒山野嶺,他耗盡體力,爬到一山洞裏,昏迷了四天四夜。

而山外,袁江從迫害基地的成功出走,震動了蘭州市、甘肅省,不法之徒集中了數千警力進行地毯式搜索,嚴守各交通要道、車站進行非法盤查,翻遍了蘭州的大小旅館,非法搜查了蘭州市幾乎所有法輪功學員的家,並波及到其他縣、市。據可靠消息,為封鎖消息,他們將幫助過袁江的所有人士全部秘密非法綁架關押。老百姓感慨地說:「抓一個法輪功的人就這麼兇狠。99年那個連殺4人的殺人犯跑了,都沒這麼興師動眾呢!」

四天以後,袁江幾乎是爬出山的。他摸黑到了一位法輪功學員的家。一位當時目擊了袁江被迫害現狀的法輪功學員,在給明慧網的悼念袁江的文章中這樣寫到:
「你10月29日從魔窟中走脫後,大家急切地都想知道你的下落。當我得知你的消息後,我想我無論如何也要見你一面。在同修的帶領下,我進到一個房間裏看到了你。這時的你已經是皮包骨,瘦得幾乎脫了相,要不是同修指引我怎麼也不會相信這就是你。這時的你兩眼微睜、口鼻流血、一動不動躺在那裏。此時此刻我腦子一片空白,淚如泉湧、心如刀絞,我強忍著悲痛,摸了摸你的額頭已冰涼,拉了拉你微發硬的手,再看看你的腿,我幾乎昏過去。你的右腿膝蓋以下竟然呈黑色的。小腿肚處有手掌大一塊和腳的右側也有一根手指大小的地方都沒有了皮肉,整個一條腿就像乾癟了的枯樹枝……真是慘不忍睹,慘不忍睹呀!怎麼會成這樣呢?這哪裏是我記憶中的你呀!這難道就是「人權最好時期」一個善良生命的結局嗎?這究竟為了甚麼?你不就是為堅持自己崇高的信仰,為堅持做一個符合‘真善忍’標準的好人嗎?江氏犯罪集團及其幫兇們竟把你迫害得這麼慘!」

逃出迫害基地的袁江傷勢很重,高燒昏迷,顯然有內傷。袁江堅強地挺著,一直挺到11月9日,終因多處內傷發作,不治而去……

袁江去世後,公安開始了大搜捕,參與過掩護、救助袁江的十幾位法輪功學員相繼被捕。袁江年邁的父母雙親也遭嚴密監控(其父為西北師範大學教授、系主任;其母是某學校高級教師)。

袁江的故事只是無數被無辜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中的一個,也僅僅是甘肅省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中的一例。一個追求按照「真善忍」做好人風華正茂的年輕人,在江氏犯罪集團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中被奪走了生命,難道做好人有錯嗎?!

2002年元月1日正午,離袁江被捕地不遠的敦煌城內,晴空萬里,人群熙熙攘攘。忽然,天上出現了幾朵奇花,隨著清風徐徐飄動,接著,奇花下顯出了黃底紅字的條幅──「法輪大法好!」「還法輪功清白!」「真善忍好!」等大字金光四射、熠熠生輝。同時,法輪功的真相傳單也走進了千家萬戶。這是新年第一天,法輪功學員送給善良鄉親們的珍貴禮物。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