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州教養院的凶殘暴力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26日】我是98年10月得法的,當我看到這《法輪功》本書時猛然驚醒,原來這是一本教人向善、做好人、講道德、講修養的書。書中要求我們遵紀守法,做事先替別人著想、處處想到別人,放下個人利益、不做一點壞事,這多好啊?如果人人做到這點,我們的國家、社會和家庭該有多麼美好。

自從得法以後,我身心受益,思想境界得到昇華。沒得法以前,我小病不斷,每年打針、吃藥都得花幾百元錢,卻沒有結果。得法5年來我沒吃過一片藥、沒花過一分錢,身體一直很好。可是這麼好的功法卻遭到了邪惡江××的瘋狂迫害。我本著善心與千百萬大法學員一樣,依據憲法賦予的權利到北京上訪。2000年10月,我準備到北京反映自己修煉大法後身心受益的情況,想為大法為師父說句公道話。於是,我先到了天安門廣場,警察和便衣到處都是,四面八方都有警車和囚車,惡警個個氣勢洶洶的。時間不長就有兩個女警察過來問我是煉法輪功的嗎,還讓我罵師父,我就喊起來:「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同時有幾個男警就堵我的嘴、按脖子、擰胳膊,把我拖上了車。我一看車裏面都是被抓的大法弟子,後來把我們拉到一個地方。那裏的惡警開始單個提審我們大法弟子,不知用甚麼卑鄙、殘酷滅絕人性的手段把一個女大法弟子折磨得慘叫聲不斷傳來,陸續又帶走了幾個進行迫害,當天夜裏把我們幾十名大法弟子拉到一個看守所。

三天後,當地派出所幾個惡警開始對我一頓毒打,連夜把我送到本縣看守所,在當地看守所受折磨一個月,後被非法勞教三年。把我綁架到錦州教養院迫害。在這個邪惡的黑窩裏,惡警用偽善、欺騙矇騙。我由於學法不深、沒有在法上認識法,所以我也上了當,後來我的本性一面漸漸的清醒,然後我寫了嚴正聲明。之後惡警用偽善的方式對我講一些它們認為的理,替我著想早點回家過好日子,妻子、兒女都在盼望我回去等等,我知道它們講的是騙人的,可我礙於面子撤回了嚴正聲明。後來,沒幾天,我認識到這樣做不行,這是被情帶動。它們的目的不是關心我,而是想毀了我,它們真的關心我就不會勞教我們,也不會攻擊大法了。所以我第二次聲明,聲明後它們就給我加了六個月期,而且整天坐凳穿馬甲,我們更沒有自由了。我們的一舉一動都得被惡警和犯人控制著,我想這樣下去不行,這是在消極承受,所以我開始抵制迫害,我就不穿馬甲、不坐凳。惡警韓建軍開始對我一頓毒打,然後用電棍電我,它問我為甚麼不遵守院規隊紀,我說我們是好人,不允許這樣迫害我,我們大法弟子一點壞事也不做,你們還利用偷摸打砸搶的社會渣子來看管、迫害我們,你們不管壞人,還利用壞人管好人,你們是執法犯法。惡警們強制把我用手銬銬在凳子上。從上午六點坐到晚上九點,天天如此,像這樣的事情反覆過多少次,也多次遭到惡警馮子賓、張春風、才永生(現已被開除)、李松濤等惡人用電棍電我並拳打腳踢。這些惡警先用偽善的言論迷惑一些學員。如果矇騙不住,就開始露出邪惡的真實面目。惡警們對大法弟子肖鵬多次用電棍電擊身體、敏感部位並不斷恐嚇等卑鄙、惡毒手段折磨,把肖鵬迫害精神失常,後來肖鵬在精神失常狀態下死亡。同時還有李凱、劉永生、劉長平、容剛、劉品等等這些大法弟子都遭到了惡警馬勇、李松濤、馮子賓、張加彬、楊庭倫等惡警在精神與肉體上的殘酷迫害。

2002年8-9月間,錦州教養院開始對堅定的大法學員進行殘酷的、滅絕人性的、長時間摧殘折磨。把我們帶上手銬,強迫長時間站立,不讓睡覺,最後站到筋疲力盡,頭暈目眩,惡警和流氓輪流看守並讓犯人把我們按到地上扒開衣服用電棍電,一根不行,兩根、三根,多次電,用床板、木棍打,把人銬在凳子上用火燒,用膝蓋頂前胸後背,用拳頭往喉嚨部打,打得吃飯喝水都困難,每天多次折磨。邪惡之徒們隨時對師父、大法及大法弟子破口大罵。王玉泉、陶猛、郭仲民等均遭到以上的迫害。

在錦州教養院二大隊,有很多大法弟子都是被第二次非法勞教的,其中有:劉永生、劉長平、張寶石、左中右、梁玉棟、石寶東、張旭東、張旋等許多人。

在這個黑窩裏,犯人們在交流著犯罪經驗,惡警也和它們研究,有時還教它們技巧,研究的都是怎麼偷、怎麼搶、怎麼陰、怎麼毒、真是狗苟蠅營,人間渣滓的百醜圖。

﹝編注﹞署名嚴正聲明將歸類發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