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淘沙中正念認識「傳銷」的變異與敗壞


【明慧網2003年12月25日】中國大陸一些地區長期以來存在一種營銷形式:傳銷(現在又有人把它叫做直銷)。這是從國外引入的一種營銷模式,但在中國尤火。96年底、97年、98年年初曾達高潮,辦班、講座、大報告,甚至有的「上家」被崇拜、被包裝,在利益的驅動下人們趨之若鶩,整個報告會場烏煙瘴氣。

常人社會中人們都在做出各自的各種選擇,那是常人社會的事。這裏想做的是,對曾經接觸過修煉、或者認為自己現在還在修煉的學員鄭重提出:傳銷這種追名逐利、不勞而獲的行徑在人間就是不正的行為,就如同炒股票、賭博、詐騙一樣。在正法中,這種行徑更是邪惡的干擾,干擾大法弟子修煉,更干擾大法弟子救度眾生。大法弟子不求世間的任何名利,做生計也都是採取正當的職業形式,因此是嚴禁涉入這種組織及其行為的,明慧上其實也不止一次提到過修煉人嚴禁參與傳銷這個大方向。

傳銷98年被政府全面取締,然而相當一段時間以來政府卻突然默許,據說現在還準備「立法」,使之「合法化」,並從中抽稅。假如只是常人牟利倒也罷了,一切都會在法正人間時期歸正。然而,應引起我們立即警惕的是:這支龐大的逐利隊伍正不遺餘力地向大法學員伸出魔掌,不遺餘力地拉攏、遊說、勸誘法輪功學員和以前學過但後來接觸了洗腦的人加入他們的其中,尤其是一些剛從魔窟寫悔過出來的、心態不穩的、主意識不清的、出現較大魔難長期闖不過去關的、以及一些剛有機會接觸大法的新學員,更是他們狂熱拉攏的對像。

因為筆者也是被「傳銷主力」重點遊說的對像,通過大量交談及本人的多渠道調查,更主要是通過與大法的嚴謹對照,已對這項活動的實質有了較清醒的認識。我的看法很簡單:當前中國大陸那些刻意拉攏法輪功學員的傳銷組織,實質上是另外空間邪魔爛鬼想徹底毀掉那些有機會接觸大法、卻長期不知道珍惜、對學法沒有正念的人。傳銷在種情況下不過是610和特務們使用的消磨人的意志、轉變人的注意力、耗費人們時間的一種特殊手段而已。

正是傳銷的營銷模式,掩蓋了另外空間邪惡生命利用其所要達到的真正目的,一些學法不深執著較重的學員就以為「不過是一份常人中的工作」,受身邊「前學員」的遊說,以「解決生計問題」為目的加入其中,追求利益,逐漸不能自拔,直至背棄大法。有樂此不疲的人自稱「我並沒有放棄法啊」,但卻沒有想想,一個真正的修煉人,會那樣熱衷所謂傳銷這種現代社會的變異產物嗎?那種樂此不疲的心態本身,就已經是落入泥潭的表現啊。──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爭分奪秒,因為這時間是師父給我們開創的,完全是為了我們在法上走向成熟、通過修煉更徹底地從舊宇宙中脫胎出來而開創的。把這麼珍貴的時間拿去發不義之財,無論如何也是和修煉人的心性要求背道而馳的。

至於傳銷者那些混淆視聽的「理論」,我想簡要地說,其一,常人中的任何學說都是常人的東西,無法使人產生在修煉中能夠發生的本質上的變化──從心性到本體的內在變化,直到全部轉變,成為高級生命。其二,真正的修煉是講放棄世間一切執著的,大法修煉更是如此,講放下對世間一切名利的執著;而傳銷組織的一切理論和指導思想都是圍繞著掙錢和達到社會上的甚麼目的,與修煉沒有任何類似或者相同之處。

更主要的是,很多積極拉攏法輪功學員的傳銷組織,其頭目都是國安、公安、610背景的,都是和勞教所串通好的,偽善的笑容背後有著陰暗、邪惡的目的。

* 以下從幾個方面具體揭露這類傳銷組織的本質。

第一,沒有其他任何一種營銷模式如此強調精神上的網絡性和紐結性,並把這種精神網絡上升到「信仰」的高度,並宣稱這種「信仰」能夠為人類尋求出路;然而,這種精神網絡卻是建立在物質利益基礎上的。試想,假如「人間最後的淨土」是一個營利團體,那麼人類就真的到了該銷毀的時候了!以營利為目的的「善」和「改正缺點」,是真正的善和覺醒嗎?有一天不能營利了是不是就善念無存了呢?一個滿腦子惡念的人為了錢完全可以做到在客戶面前表現的善良體貼,不抽煙不喝酒並舉止大方,但那是發自內心的道德昇華嗎?還有的人竟然被「我願意為了他人的幸福捨棄生命」之類的鬼話感動地熱淚漣連──但你們應該知道啊,當初說這些話的那夥人,不也發誓「如果我背叛大法就請師尊讓我形神全滅」、而後來邪變後「揭批」地比誰都惡毒嗎?你不用讓他奉獻生命,你買他一批貨不給錢看看他甚麼反應?

我們知道,只有大法能從本質上改變人心,因為真善忍是造就宇宙的法,造就了一切的宇宙眾生與無限繁榮的時空及對應生命的生存方式,「佛法是宇宙的特性,是造就物質本源的因素,是宇宙產生的原因所在。」(《精進要旨》《證實》)因此,只有大法在人間的粒子──大法弟子通過學法、實修和證實大法所構成的正的環境、正念之場,才是人間真正的淨土,而「大法弟子已經成為眾生得救的僅有的唯一希望」(《正念》)。除此之外,就連曾在歷史上為指導人們的個人修煉、為維繫人類道德起到重要作用的一些正教,如基督教、佛教等都走向末法而「無力回天」──「大家看到了,宗教在當人類道德走向沒落的時候,在社會上起到的作用是甚麼。它度不了人還敗壞著人的正信」(《2003年加拿大溫哥華法會講法》)──更何況這個建立在牟利基礎上而否定大法的邪惡怪異的團伙,怎麼可能是像他們宣揚的「將來真正挽救人類文化」呢?這不明顯是被邪惡生命控制說的魔話嗎?

還有,大法弟子的善,是發自內心的善,煥發自宇宙真理的善。多少人為了說句真話而家破人亡卻無怨無悔,多少人為了世人的得救而流離失所乃至遭受凌虐。而無論環境多麼險惡他們從來都是堅持以一顆善心面對世人。比如,2003 年9月5日明慧網《從全面無漏的考驗中走過來》(二)一文中所講的小故事:大法弟子鄭毅堅(化名)因所內煉功而被徹夜毆打,然而當隊裏「改善伙食」分發豆漿、並說不夠的可以再盛時,他帶頭把剩下的豆漿讓給不煉功的常人,自己實際上一口也沒喝;此外一年到頭沒有人見他加過一次飯或倒過一次飯……。這種善,是連自己的生命都沒有保障時都依然閃爍的善,代表了大法弟子的偉岸。比較之下,「傳銷骨幹」們所自我吹噓的善,是以營利為前提和目的,是偽善,實質上是邪惡。

第二,它的根本目的是干擾人們的正信,從而迷惑尚未深入學法的學員,破壞大法弟子證實大法、救度眾生。它讓人做好人,只能在利益的驅使下裝扮出外在行為的假象,不能根本上改變人心。然而更嚴重的是:這些「改變」還是以遠離大法為代價的,它使學員放棄大法,有緣人沉浸其中難以接觸大法。拉攏大法學員的傳銷團伙直接攻擊大法,明確讓人遠離大法,可謂邪中之邪,但貪財而又不想踏踏實實勞作的人往往就容易落入這種陷阱。

不用說大法的救度是世人得救的唯一希望,就連單純意義上的修煉來說,它也使人走入歧途。它的那些說教,能不能帶動我們本體與功的演化與提高?它們有哪個天國世界可以度你?那麼那些信了它那些美麗卻邪惡的說教而逐漸遠離大法的人,「它安排的,所以你將來就歸它管」(《轉法輪》第五講)。那些破壞大法的特務、610邪惡之徒的唯一歸宿就是下無生之門、萬劫不復,那麼,它會把你帶到哪一步上去呢?可不可怕?

第三,他們大搞個人崇拜,瘋狂盜用大法詞彙,妄圖用它們的邪說代替大法在人們心中的正信。「傳銷骨幹」們最喜歡組場搞大報告,如果僅是講解產品性能和傳授保健知識倒也罷了,事實上在上述內容的背後他們大肆灌輸所謂的精神信條,表面上是讓人做好人,實質上讓人背棄法;同時宣揚自己,利用各種手段強化在「下家」心目中的偶像作用。有相當一批「傳銷骨幹」已成為許多老百姓心中的精神支柱,甚至遇到精神問題一概向其傾訴,生活中按照「骨幹」們的「指點」去做。而在這批「被崇拜者」中,一部份主體正是原來學過法輪功而後來被洗腦的人,或者裝扮成這種情況的人!在「崇拜者」中,竟也有很多被執著驅動、被主意識不清的狀態阻礙的人。

極具欺騙性和破壞性的是,「傳銷骨幹」們在拉攏那些接觸過法輪功但因為個人的執著放不下而不得要領的人或者被洗腦的人「個別談話」時,幾乎處處盜用大法詞彙,卻刻意歪曲其本來意思,灌注進它們的邪說。很顯然,誰信了它們的,也就是在跟著它們走了,徹底偏離了順應正法的自救救人之路。

* 除了以上分析,再提醒被迷惑的人思考以下幾點:
1 為甚麼傳銷幾乎成了邪悟者、出賣他人者的「首選」職業?
2 為甚麼江澤民一夥最忌諱法輪功學員「集中」,而對於這麼多人打著法輪功學員名義聚集很多人、還在一起串聯一種職業它們就不聞不問?
3 為甚麼最懼怕過多人緊密聯繫在一起的中國政府在98年出於這一原因取締了傳銷,現在卻突然默認了它的存在甚至要為其立法?
4 為甚麼在國外傳銷只不過是一種商業手段,到了中國卻披上這麼多精神控制色彩,並對法輪功學員這麼感興趣?

最後,我們要正告那些國安、公安和610特務,以及跟著他們瘋狂拉學員下水的邪悟者:「如當眾宣說,話一出口,罪業即成,重者,深重如山、如天,如何修?如有竄改大法,另搞一套者,其罪大之無邊,生命在還惡業時,層層被滅盡的痛苦是永無終盡的。」(《精進要旨》《定論》)

我們還要嚴正提醒迷惑中的學員:「人修起來難,可是掉下去太易了,一關過不去,或太強的常人的執著放不下就可能走向反面,歷史的教訓太多了,掉下來時才知道後悔,可是晚了。」(《精進要旨》《大法不可竊》)

正法到了最後的最後,舊勢力的黑手已經被銷毀得越來越少了,剩下的數量雖少,但本質很惡、很壞,師父在《轉法輪》和過去的講法中預示過的種種魔變、從內部干擾的現象也都一一出現了。在這樣的歷史關頭,每個人如何選擇未來,是每個人的自由。但我們希望所有已經有機會學法的人,都冷靜地思考一下自己的過去、現在和將來,在理智中確立自己在法正人間時刻到來時的去向。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