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發腦血栓症狀 發正念排除干擾


【明慧網2003年12月23日】2003年9月29日,我正在給小孫女梳頭,在往孫女頭上別最後一個小發卡時,我的手竟突然不聽使喚,胳膊發僵。我的手就這樣一上一下艱難的移動,想努力把發卡別上,可就是別不上。我心裏著急,嘴光哆嗦卻說不出話來,老伴在一旁嫌我:你這樣來回照量甚麼?一下別上不就是了。我想告訴他我的手不管用了,也說不出話。

我的姐姐正好來我家串親戚,她看到我表情發木,樣子不對勁對老伴說:他姨夫,我怎麼覺得事不好哪?老伴說,她可能有點冷,說著就去床上給我拿來厚衣服,他讓我穿衣服,叫抬左胳膊我就抬起來紉進袖子,再叫我抬右胳膊,我就是抬不動。不光這個,我同時還嘴歪眼斜,老伴的臉一下子嚇得變了顏色。姐姐明白是得了腦血栓,趕忙催著老伴打電話送醫院,老伴很沉著,想我是煉法輪功的應該沒事,老伴首先把我的事告訴了一起煉功的同伴。同伴來了之後,馬上決定發正念幫助我,並求救師父幫助。他們幾個人把我攙到床上,坐好,讓我盤腿,結印(法輪功靜功的開始動作),因我的右邊身體不聽使喚,做的動作也不標準,我就在心裏想,師父救救我!功友、老伴都在單手立掌發正念幫我,就連不修煉的姐姐也在求師父。

不到十分鐘,我在無盡感激中會說話了,我忘了自己開始說的甚麼,我記得第三句話我說:「哎呀,神了,太神了!」剎那間,我們的小屋裏滿面的笑容、無聲的淚水交織在一起,以前看電視認為法輪功不好的姐姐親眼見證了大法的威力與神奇,也感動得滿臉是淚。我們那種對師父不盡的感激無以言表!這種親身經歷,這種眼前的事實,叫我怎麼相信電視上的謊言?那種感受,那種神聖,那種常人聞所未聞的奇蹟,叫我怎能不堅修大法?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啊!

能說話後,我的右邊身體也鬆快了,一下子就好了,我馬上下地開始煉功。

聽說一般人得腦血栓時腦子先不清楚,很多都會摔一個跟頭,然後上醫院,輕者治療後還留有後遺症,有的回來後半身癱瘓不能自理,更厲害的會轉成腦溢血帶來生命危險。而我所幸是腦子一直很清楚,旁人說啥話我都明白,我清楚地聽見小孫女在大人焦急萬分時,還在不緊不慢地說:看,看,奶奶一個眼大,一個眼小,奶奶的嘴還歪了……

我的這次經歷感動了我的親朋好友,左鄰右舍,感動了所有聽說這事的人。

世人啊,不要再仇視大法了,不要再拒絕真善忍了,她真的是教人向善、祛病健身的好功法呀!只不過江澤民看著煉的人多了,就起了妒忌心,想盡辦法來對付這一群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善良百姓。希望以後你們在撿到大法弟子自費製作的真象資料時,千萬仔細看看,看看在電視上看不到的真象,聽聽在電視上不叫說的、法輪功學員的心聲。聽聽兩面之詞,誰對誰錯,誰正誰邪,自己去分析、去判斷。

法輪功學員正遭受殘酷迫害,江澤民已被告上國際法庭。請記住我良言相勸:善待大法一念,保準幸福平安!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