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山教養院惡警自供:脫了這身皮(警服)就是流氓

【明慧網2003年12月22日】龍山教養院直接受市610歹徒的操縱,和張士教養院串通一氣對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進行了殘酷的精神與肉體的折磨。

主管迫害法輪功的教長李鳳石揚言:「不轉化就不讓睡覺。」再不屈服,惡警唐玉寶就電炮加飛腳往頭、臉上踢、打,用電棍電,把人四肢綁在一起塞床底下或四肢分開成大字型綁在床上,蒙上被。甚麼軍蹲、頂牆、半飛機式等等,甚麼損招都使。一大法弟子被二大隊惡警唐玉寶打得頭、臉像大腦袋人。再不屈服,送張士小樓打得更狠。而龍山教育科長姜玉波再對外來參觀的人說甚麼黨的春風化雨呀,其實是暴力的腥風血雨。有個大個子惡警說甚麼一天不打人手就癢癢。

2001年龍山教養院由於迫害大法弟子有「功」,得了40萬元獎金。張士教養院得了50萬。惡警們平均每人分五千,剩餘留作福利。這還僅僅是年底。那麼他們每個主管迫害法輪功的大隊長所得外快呢,就更不知多少了。

二大隊的大隊長唐玉寶稱:現在法輪功在此,這時不發啥時發。對想回家的學員進行經濟勒索。他聲稱:「要回家五千是基數。」我們有個大姐因急於回家,給了他五千,他不僅事沒給辦,還嫌少,罵罵咧咧。唐玉寶稱自己:脫了這身皮(指警服)就是流氓。而院長李鳳石就愛用這樣的人。再看看一大隊大隊長李繼峰,他對大法弟子不親自動手打而是指使惡人打。說甚麼:跟她說不明白打兩下無所謂。他所說的打兩下是甚麼呢?有個大法學員以前有心臟病,就因不滿這些惡人和不妥協,而被惡人用大巴掌啪啪照心臟部位打去,當時這個學員就抽過去了。而李繼峰告訴猶大說:有事直接跟我說。其實他是利用猶大迫害大法弟子。李繼峰對想回家的學員說:「辦成事怎麼也得五千。」龍山有不少辦院外的,都是被勒索一萬至三萬不止才出去的。李繼峰不僅大發黑財,而且和普犯中的賣淫、吸毒小姐混得也很熟。在晚上值夜班12點左右,讓賣淫、吸毒小姐給他按摩,發出來的聲音驚動了「四防」值班人員。

再來看一看龍山一把手唐院長在五一放假期間,大家在外娛樂時,女普犯中有一個因吃搖頭丸跳搖頭舞的勞教人員跳起了搖頭舞,全院的幹警加科長、院長誰也不制止。白天沒看夠,晚上又再宿舍走廊擺起了場子。唐院長、魏科長、政治處岳軍,還有幾個隨從全來了。屬下人告訴搖頭小姐:換上嘎一點的衣服,結果這位搖頭小姐肆無忌憚、隨心所欲地讓唐院長及隨從們滿足了慾望。這就是龍山教養院這個改造人的地方所展現出暴、惡、醜的一角揭示。他們要暴力改造修真善忍的好人,而放縱那些吸毒、賣淫的真正壞人。

他們在修真善忍的好人身上發財,執法犯法填滿自己貪婪口袋。暴、惡、醜在這裏橫流,真、善、忍在這裏被扼殺。天理難容啊!國法也難容啊!善惡有報是天理,誰做了甚麼一定會有報應的。

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為了一己之私,利用謊言掩蓋了事實真象。要把國家人民推向萬劫不復的深淵。尤其充當江氏工具的勞教所的所有幹警,更是被謊言欺騙在利慾熏心地幹著毀滅自己及家庭的所有壞事。

醒悟的世人都知道大法弟子全是好人,他們為了所有的世人都有一個好的未來,告訴人們真象。結果被非法關押迫害甚至失去生命,為了甚麼?我們不求得世上的任何東西,只想呼喚著世人快一點覺醒,早一點看清這場邪惡,讓自己有一個好的未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